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当时宫女正要从床底下爬起来,突然听到这话,身子都吓凉了半截。

    宫里宫外谁不知道皇后给皇上生了一双儿女?

    女儿寿宁公主是皇后的掌上明珠,儿子是二皇子,是皇上的嫡子。

    皇后却朝崇国公夫人歇斯底里的吼说她这辈子就只生了寿宁公主这么一个女儿。

    杀了她的女儿,还要她宽恕,这是在拿刀子捅她的心!

    她这辈子就只生了一个女儿,就因为对南安郡王生了爱慕之意,顶撞了他们几句,他们就要把她送去和亲,他们何曾想过她?!

    当时,皇后的愤怒和哭泣,犹在耳畔。

    宫女吓的躲在床底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崇国公夫人走后,宫女嬷嬷们进殿伺候。

    宫女是打算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擦床底。

    可是别人没注意她,有一个宫女注意到了,就是之前打劫她被苏锦和杏儿看到的那个。

    那宫女见她脸色苍白,就猜到她定是听到了什么事,否则不会吓成这样。

    那宫女旁敲侧击,这个叫雪柳的宫女都没有透露半个字。

    那宫女就以这个把柄威胁她,如果她不把月钱给她,她就去禀告皇后,说那日她和崇国公夫人说话的时候,她没有退出去,就躲在床底下偷听。

    她不是偷听,她只是没来得及出去。

    雪柳怕她真的和皇后告状,只能把月钱都给她,以求她保密不说。

    前几日,那宫女失手打碎了皇后的玉簪,怕皇后怪罪,要她出来顶罪。

    雪柳没有答应,打碎玉簪,皇后会打她个半死,然后被送去做苦力。

    宫女威胁她,如果她不认罪,她就禀告皇后,拉着她一起死。

    当时皇后不在凤鸾宫,雪柳就趁机跑了。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偷溜出宫,她躲进了朝华宫,如果实在不行,她就面见皇上,告诉皇上她听到的事。

    当然,这是下下策。

    因为她只是听到一句,并没有证据证明二皇子不是皇后生的。

    捉奸捉双,捉贼拿赃的道理,宫女懂。

    她在朝华宫躲着,她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会来。

    好在苏小少爷他们进了朝华宫,给了她一线生机。

    宫女要禀告的其实就这一句话,但这一句话太重了,背后可能是血流成河。

    宫女觉得苏锦性子鲁莽,告诉她这么大的事,她肯定直接拉着她去御书房禀告皇上,到时候皇后反咬一口,她会被当众打死的。

    不告诉苏锦,而是选择告诉谢景宸,是想让谢景宸去查,有证据才能扳倒皇后。

    而她,也能求谢景宸看在她告知这么大秘密的份上,救救她爹娘兄妹,她怕皇后会对她爹娘兄妹下手。

    宫女跪在地上把这事说出来。

    屋内谢景宸,屋外苏锦和杏儿,还有暗卫都被震的不轻。

    二皇子竟然不是皇后亲生的?!

    如果不是宫女说这事,他们就是做梦也不会往这上面想。

    宫女说的是皇后这辈子就只生过寿宁公主一个女儿。

    可怀胎十月,是怎么蒙混过关的?

    皇上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可宫女没有必要骗他们,这更不大可能是皇后故意算计他们,因为这么大的事,没有确凿证据,他们是不会抖到皇上跟前,怀疑皇子不是皇上的骨肉,这罪名谁也承担不起。

    此事太过重大,难怪宫女谨慎又谨慎。

    杏儿望着苏锦,她要开口说话,苏锦道,“此事不可往外泄露一句。”

    杏儿连连点头,“奴婢知道,奴婢谁也不说。”

    杏儿说话声不小,宫女听见了,猛然往竹屋外看。

    但是,她什么也没看见。

    就在她收回眸光的时候,苏锦起身走了进来。

    谢景宸望着苏锦,“这事,怎么看?”

    苏锦道,“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

    谢景宸让暗卫把宫女带出府安置,另外去接应这宫女的家人,以防他们遭遇不测。

    这么大的事,谢景宸和苏锦不敢告诉皇上,但谢景宸还是决定告诉王爷。

    王爷听谢景宸说这事,也是震惊不轻。

    因为这事太大了。

    若不是东乡侯招安回京,打压崇国公。

    以崇国公和太后的势力,极有可能扶二皇子上位。

    要真成功了,这不是轻而易举的就颠覆了皇权吗?

    十几年前的事,王爷也记得不大清楚了,他隐约记得,“十几年前,齐王妃曾生下一个死婴……。”

    不过,齐王妃生产好像在皇后之前。

    过了没两天,皇后就生下了二皇子。

    皇上顾念齐王长子出生便夭折,太后心情不好,宫里就没有办宴会,君臣同欢。

    如果说二皇子是齐王的骨肉,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齐王膝下无子,还招兵买马,存谋逆之心了。

    因为这么多年皇上一直没有立太子的想法,大皇子记名在云妃膝下,皇上爱屋及乌,再加上冀北侯府相助,大皇子才有了和二皇子分庭抗礼的实力。

    如果将来,皇上真的立大皇子为太子,那齐王必定带兵攻打进京,扶二皇子上位。

    如果皇上立二皇子为太子,那自然相安无事。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刺客挟持九陵长公主和福清郡主,却是为了杀大皇子。

    那时候齐王还没有逃离京都,大皇子死了,皇上那么多皇子中,没有能和二皇子抗衡的。

    齐王看似输惨了,实则还是赢家。

    但二皇子是齐王和齐王妃生的,这只是王爷的猜测,没有证据。

    而且这事发生在十几年前,不容易查。

    不过不容易查,也得往下查。

    还有云妃的死……

    皇上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到什么,现在又多了一个二皇子身世之谜。

    宫闱倾轧,向来是阴谋算计最多的地方,果真一点不假。

    等谢景宸见过王爷回来,苏锦坐在那里走神,谢景宸见了道,“在想什么?”

    苏锦看着谢景宸道,“后妃有请平安脉的规矩,尤其是怀了身孕的后妃。”

    “如果当年皇后是假怀孕,肯定瞒不过给她诊脉的太医,我打算明儿进宫查查,当年是哪位太医负责给皇后诊脉的,或许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