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天,是谢景宸随王爷启程去边关的日子。

    苏锦打算送行的。

    结果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等她醒来,床榻边早不见谢景宸的人影了。

    杏儿端着铜盆进屋,道,“姑娘,醒啦。”

    “姑爷呢?”苏锦问道。

    “姑爷已经去边关了啊,”杏儿道。

    “……。”

    苏锦掀开被子要下床,只是双腿发软,根本站不住。

    她耳根微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回床榻,心底默默的问候了谢景宸一句,然后望着杏儿道,“为什么不叫醒我?”

    杏儿清秀的小脸上带了几分无辜。

    她想叫姑娘起来,是姑爷不让啊。

    “不过王妃也没有送王爷,”杏儿道。

    苏锦瞪杏儿。

    王妃身怀六甲,肚子都挺大了,她不送王爷没人会说什么。

    她又没怀身孕,谢景宸和王爷出征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能不相送?

    不过因为这回谢景宸和王爷是去送粮草,上回东乡侯出征,皇上亲自送到城门口,这回便没有兴师动众了。

    看时辰,谢景宸早不知道离京多少里了,苏锦便没起床了,反正起了也追不上。

    她又躺回床上,靠着大迎枕。

    杏儿端水来给苏锦漱口,苏锦在床上吃了一碗燕窝羹,又睡了个回笼觉。

    等她再醒过来,已经是吃午饭的时辰了。

    谢景宸离京了,但暗卫没有走。

    谢景宸把暗卫留下给苏锦使唤。

    虽然如今王府中馈归苏锦管,但南漳郡主毕竟管了十几年的王府,想那些人一下子背弃南漳郡主也不可能。

    苏锦不惧下毒,但要杀人不止下毒一种手段。

    只是苏锦觉得暗卫留给她使唤,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之前调制的药,一股脑的全部让谢景宸带去边关了,药房再一次空荡荡的。

    苏锦打算再调制些药丸备用,少了些药材,拟了单子让暗卫去买。

    暗卫前脚走,后脚王府出事了。

    碧朱火急火燎的跑进府,道,“世子妃,不好了,南漳郡主吐血晕倒了。”

    苏锦,“……。”

    苏锦暗翻了一记白眼。

    王爷才刚走啊,这就开始闹幺蛾子了?

    如今王府中馈是苏锦管,哪怕她再不喜南漳郡主,人家吐血晕倒了,她也得去佛堂一趟。

    而且不只是她,王妃也得去。

    苏锦毕竟小一辈子,南漳郡主是王爷内宅的人,要做什么,还得王妃出面。

    苏锦把手头活放下,带着杏儿去了佛堂。

    还未进屋,就听到谢锦瑜的声音传来,“快放开我!”

    “我要进宫向太后告状!”

    “父王才刚走,她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的要除掉母妃!”

    谢锦瑜的声音哭泣中带着愤怒。

    苏锦脑壳疼。

    南漳郡主这回晕倒晕的还真是时候。

    这王府和以前比,也没少多少人。

    但三房自顾不暇,二房是低调又低调,都快没存在感了。

    王府中馈,苏锦和王妃一人管一半。

    南漳郡主这时候吐血晕倒,传扬出去,难免会被人说是她和王妃没有容人之量,想趁着王爷不在把南漳郡主除掉。

    拉着谢锦瑜不让她进宫告状的是谢景川,“先冷静点,救娘要紧。”

    谢锦瑜咬着唇瓣,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

    苏锦迈步进去,谢锦瑜两眼瞪着苏锦,被丫鬟拉到一旁。

    苏锦走到床榻边,看了眼南漳郡主的情形,坐下给她把脉。

    不过把脉后,苏锦没说要开药方,只问道,“可查出是怎么中毒的?”

    李总管回道,“用银针试过,是郡主吃的饭菜里被人下了毒。”

    谢景川望着苏锦道,“我娘她……情况如何?”

    态度很好。

    但想到谢景川曾差点要了她的命,苏锦对他的态度可就没有那么好了。

    苏锦看了南漳郡主一眼,淡漠道,“郡主中的毒很棘手,需要尽快找到下毒之人拿到解药。”

    谢锦瑜拳头攒紧,眸光冰冷道,“什么需要解药?!我看分明是不愿意救我娘!”

    杏儿的小爆脾气,居然敢冲她家姑娘吼。

    腰板一插,杏儿眼睛一瞪,“再吼我家姑娘一句试试?!”

    “我家姑娘现在是公主,吼一句,二十大板都是轻的!”

    嗯。

    杏儿不止把镇北王府的家规看了几遍,宫规关于以下犯上的部分更熟读了几遍。

    毕竟苏锦现在是公主,比苏锦身份尊贵的找不到几个了。

    谢锦瑜被杏儿公然怼了,还说要打她二十大板,气的她娇容扭曲。

    苏锦看了李总管一眼道,“找太医来吧,免得我不开药方,就是我故意不救人。”

    李总管也觉得大姑娘太蠢了些,南漳郡主对世子妃又没有多好,当初进门还要给世子妃喝绝子药,要不是世子妃会医术,还不知道会如何。

    就这样,还指着世子妃宽厚救人?

    她不给南漳郡主下毒就已经够宽厚了。

    李总管忙道,“已经差人去请太医了。”

    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太医就来了。

    请的还是惯常给南漳郡主请平安脉的太医。

    太医把脉后,面露难色,默默的看了苏锦一眼。

    杏儿瞪他,“请来是治病的,看我家姑娘做什么?!”

    太医为难道,“这毒……我解不了。”

    苏锦嘴角微勾,“别看我,我也解不了。”

    “若是什么毒我都能解,我岂不成神仙了?”

    “……。”

    王妃坐在那里道,“还没有找出下毒之人吗?”

    李总管回道,“赵妈妈已经去大厨房查是谁在饭菜里下毒了。”

    正说着呢,赵妈妈就回来了。

    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丫鬟。

    那丫鬟被押着进来,看到苏锦,丫鬟挣扎道,“世子妃救我……。”

    苏锦脸色一沉。

    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赵妈妈给押着丫鬟的婆子使眼色。

    婆子脚一抬,丫鬟直接被踹的跪倒在地。

    双膝砸地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赵妈妈望着苏锦道,“世子妃,这丫鬟刚刚在大厨房招认,是您指使她给郡主下的毒……。”

    苏锦笑了一声,“这么拙劣的下毒伎俩,赵妈妈信了?”

    她要想南漳郡主的命,用得着丫鬟下手吗?

    下手了,还只是把人毒的吐血晕倒。

    完了,还要她亲自帮人解毒?

    这么蠢的事,她能干?

    自己蠢不要把别人也想的这么蠢行不行啊。

    心好累。

    苏锦坐下来,道,“接着审问吧,看我是什么时候指使丫鬟下毒的。”

    大厨房是归苏锦管。

    但苏锦只见过大厨房管事妈妈。

    这丫鬟敢污蔑她,就得把戏做全了。

    苏锦身边能使唤的丫鬟不少,但放心的让人去传话给南漳郡主下毒的丫鬟,满打满算也就杏儿一个。

    杏儿和她形影不离,污蔑杏儿的难度可不小。

    丫鬟见苏锦否认指使她下毒一事,急道,“世子妃忘了吗,就是在花园里,您叫住奴婢,给了奴婢一小药包,要奴婢偷偷放在南漳郡主的饭菜里……。”

    苏锦笑了一声,“确定我只给了一个药包吗?”

    “只有一个,”丫鬟笃定道。

    “那完了,南漳郡主没有解药,半个时辰之内必死无疑啊,”苏锦同情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