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还是那话,沉香轩就那么点大,搜查起来很快。

    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谢锦瑜就回来了。

    什么都没搜查到,怒气冲冲。

    没有搜出解药,不能证明苏锦是清白,在谢锦瑜的眼里,是苏锦把解药藏起来了。

    “沉香轩后院竹屋都空了,定是把解药藏起来了!”谢锦瑜脱口道。

    苏锦正喝茶呢,抽空斜了谢锦瑜一眼,“沉香轩后院竹屋里的药都让相公带去边关了。”

    “今儿才启程出发的,要带人去追,很快就追上了。”

    说罢,苏锦把茶盏放下,起了身。

    之前没让谢景川走,这会儿他也不让苏锦走了。

    他借着可谢锦瑜低语的机会道,“搜大嫂的身,不妥吧?”

    谢锦瑜都有点懵。

    苏锦暗笑一声。

    他们母子三人在她眼里的形象都一样,用得着装吗?

    不过搜她是假,借机再搜一遍杏儿是真。

    杏儿跨包里东西多,翻一遍麻烦,杏儿实在不情愿。

    不过她不情愿也不行,人家就是要搜她。

    只是杏儿那发自肺腑的不情愿给了谢景川一种错觉,觉得药就藏在杏儿身上,当众搜出来,倒是比去沉香轩搜更具有说服力。

    可惜——

    杏儿的跨包里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苏锦站在那里道,“都搜完了吗?”

    谢锦瑜粉拳攒紧,眼神几乎要杀人。

    “杏儿,我们走。”

    苏锦迈步离开。

    杏儿一边走还一边把鞭子往跨包里头塞。

    太医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他都说了解不了南漳郡主的毒,他能不能先走一步?

    太医打算悄悄离开。

    只是他刚走了两步,昏迷不醒的南漳郡主有反应了。

    突然咳嗽醒来,往床下吐了一口血。

    血色发黑,一看就是中了剧毒。

    苏锦说过,没有解药,南漳郡主只有半个时辰活命。

    起初谢景川和谢锦瑜都不信,这会儿是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刚刚搜查,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花园里,苏锦在赏花。

    如今已经是深秋时节了,落叶遍地。

    丫鬟们前脚扫清落叶,后脚又落了一地,花园里虽然开了不少的花,但比起盛夏还是少了不少种。

    不过这些花已经把花园点缀的极美,尤其在心情好的情况下,那混合花香,沁人心脾。

    苏锦没有直接回沉香轩,就在花园里闲逛。

    毕竟走来走去很耗费体力,就在这里等着鱼儿上钩就行了。

    等了半盏茶的功夫,就有丫鬟过来请苏锦回佛堂。

    杏儿看着丫鬟道,“我家姑娘没法帮南漳郡主解毒,再回去做什么?”

    丫鬟惶恐道,“是王妃请世子妃回去的。”

    啊?

    怎么会是王妃呢?

    杏儿望着苏锦。

    苏锦勾唇道,“那就回去吧。”

    佛堂内。

    苏锦迈步进去,就看到赵妈妈跪在地上。

    南漳郡主吐血后没多久,赵妈妈就扛不住跪下和王妃认罪了。

    南漳郡主中毒是他们使的苦肉计,目的是栽赃嫁祸给苏锦。

    她们去搜查沉香轩是假,目的是趁机把解药放在沉香轩,然后搜查出来坐实苏锦指使丫鬟给南漳郡主下毒的事。

    只是她带着解药去沉香轩,还没进门,就被杏儿借着搜身的机会把解药给摸走了。

    赵妈妈跪在地上认罪,看的一屋子丫鬟婆子目瞪口呆。

    毕竟一般的小丫鬟婆子是不知道这样的事的。

    但没想到她们伺候的主子有这么蠢。

    居然给自己下毒来栽赃世子妃,结果还把救命的解药给弄丢了。

    杏儿走进去道,“赵妈妈,别为了让我家姑娘救南漳郡主,就这么诬赖自己。”

    众人,“……。”

    赵妈妈急了。

    世子妃这回是铁了心要郡主的命啊。

    他们现在也不敢要苏锦怎么样了,他们只想把解药拿回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赵妈妈举手发誓道,“奴婢发誓,奴婢所言没有半句虚假,否则叫奴婢不得好死。”

    苏锦心下好笑。

    外面,碧朱进来道,“世子妃,靖国侯世子夫人来了。”

    “请她进来,”苏锦道。

    碧朱退出去,没一会儿,秦菡儿就进来了。

    她被领着从镇北王府大门一直走到这么个小角落,穿过了大半个王府,她有点懵。

    王妃看着苏锦。

    她知道苏锦和靖国侯世子夫人的关系不错,但没有在佛堂会客的道理。

    秦菡儿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赵妈妈,望着苏锦道,“这么急的找我来是?”

    苏锦摸了下鼻子道,“遇到点棘手的毒,请来是帮南漳郡主解毒的。”

    赵妈妈,“……!!!”

    谢锦瑜,“……!!!”

    谢景川,“……!!!”

    看着他们那青黑的发紫的脸色,李总管觉得他们迟早会被世子妃给活活气死。

    可怜赵妈妈前脚刚认罪啊,后脚靖国侯世子夫人就来给南漳郡主解毒了。

    靖国侯世子夫人出身南疆,南疆是最擅长用毒用蛊的。

    世子妃说她解不了南漳郡主的毒,不代表她就真的坐视不理了啊,这不还劳烦靖国侯世子夫人跑了一趟吗?

    苏锦没有理会他们,领着秦菡儿去南漳郡主的床榻边。

    秦菡儿看了看南漳郡主,又看了看苏锦,嘴角抽了下。

    她拿出一只蛊虫,苏锦道,“这蛊虫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啊?”

    秦菡儿配合道,“这就是那只从齐王妃体内引出来的蛊虫。”

    说着,秦菡儿把蛊虫放到南漳郡主掌心。

    蛊虫沿着手腕往上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入体内的。

    谢锦瑜和谢景川站在床榻边,蛊虫放下后,谢锦瑜让太医过来给南漳郡主把脉。

    太医惊讶道,“在解毒了。”

    蛊虫解毒的速度不快,过了一刻钟,才解毒完。

    秦菡儿把蛊虫从南漳郡主体内引出来装进竹筒里。

    南漳郡主毒解了,太医拎着药箱子准备告辞。

    苏锦看着他,“劳烦太医进宫,把镇北王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皇上知道。”

    太医,“……。”

    谢锦瑜和谢景川脸色一变。

    这叫要皇上知道,还能讨到便宜?

    谢锦瑜连忙认错。

    苏锦笑了一声,“现在知道认错了?”

    “晚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