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当众使唤太医的,太医不敢不听。

    太医也不怕得罪南漳郡主,毕竟公主他更得罪不起。

    再者,就算他不说,皇上也会知道。

    太医告退。

    太医走后,王妃也起身走了。

    她一直坐在那里,完全没料到苏锦这一仗赢的这么漂亮。

    不过没有哪一回,苏锦赢的不漂亮。

    喜鹊扶王妃回前院。

    牡丹院已经重建的差不多了,但才刷过油漆,味道还挺重,至少要晾上十天半个月才能搬进去。

    苏锦和秦菡儿去花园散步,向她道谢。

    秦菡儿笑道,“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

    秦菡儿很清楚,南漳郡主中的毒是苏锦下的,她肯定能帮她解毒。

    要她来只是为了气南漳郡主母子,或者顺带帮她一把?

    毕竟前几天才把靖国侯夫人给吓晕了。

    靖国侯夫人已经不赞同她继续养蛊虫了。

    苏锦请她来给南漳郡主解毒,也是从侧面告诉靖国侯夫人,蛊虫不一定都是坏的,也能解毒。

    她帮苏锦的只是一个小忙,却顺带承了苏锦一份大恩情。

    不过秦菡儿没有看错,南漳郡主中的毒确实是苏锦下的,不过只是一部分。

    南漳郡主中的毒虽然看似严重,但解毒并不难,就算太医没法帮她解毒,也能拖延个几天。

    苏锦可没有耐心一个小阴谋陪他们母子玩几天。

    这府里,谁会给南漳郡主下毒?

    除了她自己。

    这么拙劣的伎俩,苏锦一眼就看穿了,也就他们母子还玩的不亦乐乎。

    苏锦在给南漳郡主把脉的时候,顺带给她下了毒,让太医束手无策,逼的谢锦瑜和谢景川不得不找解药。

    这解药,苏锦必须得找出来。

    不然南漳郡主服了解药,也还是解不了毒,没有了她自己下毒打掩护,苏锦就是那在沙滩上蹦跶的鱼了,一目了然。

    南漳郡主的苦肉计挑的时间极好,可一旦戳破,那就是极差了。

    皇上本来就担心谢景宸跟着王爷去边关,留下苏锦待在镇北王府会不安全,虽然福公公一直觉得皇上是杞人忧天。

    这么久了,一向是谁惹世子妃谁倒霉。

    世子爷在还是不在,结果都一样。

    现在谢景宸刚走才半天,南漳郡主母子三人就开始闹幺蛾子了,败坏他女儿的名声。

    拿自己的小命来算计别人,皇上是恨不得一气之下真要了南漳郡主的命。

    最后——

    皇上下旨夺了南漳郡主的郡主封号。

    在公主面前,郡主还谈身份尊贵?

    那就夺了这尊贵的郡主封号!

    这边皇上动怒,佛堂内,南漳郡主也在动怒。

    她骂赵妈妈他们太蠢。

    这事怎么能承认呢?!

    王爷才刚走,她就不信世子妃真能见死不救,看着她毒发身亡。

    再不济,他们也该把下毒的事栽赃到三老爷身上啊。

    假老夫人是三老爷的生母,是因为她们母女才六窍流血的,三老爷想弄死她给假老夫人报仇合情合理。

    而且三老爷还逃了,下落不明。

    栽赃给他,三老爷百口莫辩。

    南漳郡主气的心口痛。

    赵妈妈不敢辩驳,她只是觉得郡主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如果不是她主动认罪,而是栽赃给三老爷,那郡主是死是活,都怪不到世子妃头上。

    世子妃真的会见死不救的!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

    皇上已经知道他们联手算计世子妃的事,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罚他们呢。

    第二天,福公公就来镇北王府宣旨了。

    皇上收回南漳郡主的封号。

    南漳郡主跪在地上,脸色铁青。

    更叫南漳郡主愤怒的还在后面。

    福公公来宣旨只是顺带的,主要还是给苏锦送贡果来。

    整整两箩筐。

    苏锦,“……。”

    众人,“……。”

    丫鬟婆子们觉得世子妃气人的本事应该也是有皇上几分功劳的。

    皇上气人的本事一点也不差啊。

    被夺了郡主封号,南漳郡主没气晕。

    赏了世子妃两匡贡果把她气晕了。

    这一回,苏锦是一箭三雕。

    一,贬了南漳郡主的封号。

    二,请秦菡儿来给南漳郡主解毒,借机告诉别人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南漳郡主用苦肉计嫁祸她,她还想办法救她。

    三,就是顺带解释齐王妃之死。

    齐王妃虽然是中毒死的,不管是谁给她下的毒要了她的命,起因都是那只蛊虫。

    因为丫鬟在镇北王府看到了蛊虫,不少人认为给齐王妃下蛊的是苏锦。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却也是人言可畏。

    苏锦正好借着给南漳郡主解毒的机会,让那只蛊虫再露个脸,告诉大家,那蛊虫是用来解毒的,而不是杀人之用。

    这么一个会解毒的蛊虫,她会放在齐王妃身上吗?

    铁定不会啊。

    圣旨一下,南漳郡主母子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所有议论这事的人都一致认为南漳郡主太蠢。

    爹蠢,蠢一个。

    娘蠢,蠢一窝啊。

    尤其是谢景川……

    前不久烧牡丹院,最后把芍药苑也给烧了,把南漳郡主的嫁妆烧了个七七八八。

    没吸取教训,又故技重施,用苦肉计栽赃世子妃,结果栽赃不成,被夺了郡主封号。

    别人玩苦肉计,一玩一个准。

    轮到他们,那是回回倒霉,要命的是,还不长记性。

    要他们母子命的不是世子妃,是他们自己啊。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他们迟早有一天把自己给玩死。

    按照这倒霉的速度,这一天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到了。

    那些议论,不可避免的传到南漳郡主和太后耳中。

    南漳郡主——

    不,现在不能叫南漳郡主了。

    她本名姓柳。

    以后只能称呼她为柳侧妃。

    侧妃两个字就是南漳郡主心底的一根刺,没人敢提。

    以前还有郡主身份做遮羞布,如今这块遮羞布被扯掉了。

    柳侧妃三个字直接把南漳郡主气病倒了。

    而且不只是南漳郡主,还有太后。

    当年如果不是太后施压,王爷是铁定不会娶南漳郡主的,她自然也就嫁不成了。

    这三个字打了南漳郡主的脸,也打了太后的脸。

    太后有多生气,可想而知。

    太后一生气,头更疼了。

    太后下令,让各州郡都积极寻找卫太医的下落,谁敢懈怠,太后决不轻饶。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