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皇后平安诞下麟儿。

    皇上高兴,太后更高兴。

    之后半年,冯太医还在继续给皇后煎药。

    或许是因为皇后已经生下嫡皇子了,后宫地位稳固,冯太医保胎有功,皇上大加赞赏,太后也赏赐了他不少东西。

    一时间,冯太医还不是太医院院正,太医院老院正就看他的脸色行事了。

    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卫太医又找机会看了几次他煎的药。

    那是帮皇后恢复元气的药。

    一次比一次用药轻,说明皇后的身子在好转。

    距离卫太医看药渣后没过三天,冯太医就死在了替人治病的路上。

    狡兔死,走狗烹。

    飞鸟尽,良弓藏。

    卫太医夜里噩梦不止,他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和冯太医一样的下场。

    难道冯太医就愿意做这样的欺君死罪吗?

    左不过是被逼无奈。

    他现在还有抽身的机会。

    晚了,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当年过关斩将才考进太医院,就这样贸然离京恐会惹人起疑,所以卫太医才上演了一出断腿断胳膊的戏码来。

    断腿是假,断胳膊是真。

    离京后,虽然挣的钱没有做太医的时候多,给穷苦百姓治病能挣什么钱?

    就算能挣钱,他也得狠的下心啊。

    达官显贵手底下漏一点都抵得上他辛苦十天半个月了。

    虽然钱挣得少了,但他委实过了十几年痛快日子。

    如今回京,还是因为这事回京,怕是再没有平静日子了。

    卫太医说的很委婉,但苏锦是大夫,自然听懂了卫太医没有明说的那一部分。

    当年皇后怀身孕是真,但她动了胎气,胎儿早在六个月的时候就已经胎死腹中了。

    为了偷梁换柱,为了巩固后位,太后下旨要冯太医保住皇后腹中胎儿不让它落下来。

    也就是说,那个死胎,在皇后的肚子里待了将近三个月。

    这样太损伤身体了,才有后面冯太医偷偷摸摸给皇后调养半年的事。

    不得不说太后够狠,为了偷梁换柱,把自己的亲孙儿捧上帝位,简直不拿皇后当人看。

    当然了,皇后或许自己也乐意,毕竟那时候她娘云妃已经入宫了,因为心善,保住了大皇子,记名在她膝下。

    这给了皇后太大的压力,她必须要一个皇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知道这么大隐秘,卫太医选择离京也无可厚非。

    先前的一切只是苏锦的猜测,现在卫太医已经证实了。

    但事情相隔十几年,仅凭卫太医一个人的证词是不够的,还要再找证据。

    苏锦还在想这桩案子,而卫太医更忧心明天给端慧郡主治手腕的事。

    连镇北王世子妃都治不好端慧郡主的手腕,他能治好吗?

    可偏偏在太后眼里,他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授业恩师,人家还只得了他七八分真传。

    他说治不好,说的是实话,可太后只会认为他是不肯帮忙医治……

    卫太医又想死了。

    他跪下来求苏锦,苏锦再一次扶他起来,笑道,“治不好病,匡人还不会吗?”

    卫太医,“……。”

    然后——

    卫太医只能匡人了。

    第二天,他和赵太医一起去皇陵给端慧郡主治手腕。

    本着匡人的原则,卫太医让端慧郡主先调养好身子,毕竟皇陵条件凄苦,她比之前已经消瘦好几圈了。

    这手腕要治好,只能把手筋断裂处重新缝合起来,其中的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卫太医的话,旁人听起来都毛骨悚然了,何况是端慧郡主。

    如果卫太医现在就给她医治,她还真不敢,正好可以借着调养身子的机会做足心里准备。

    卫太医说的话是苏锦交给他的,不过他离开太医院这么多年,也确实见过手筋脚筋被割断的病人,只是他都无能为力,他也想过这或许能和断腿一样重新接起来,但是他没法接。

    断的骨头可以靠摸骨接下来,手筋不行。

    而且用刀把手筋断裂处划开……

    说真的,苏锦说的时候,杏儿都吓跑了,卫太医也听得惶恐。

    不过赵太医对卫太医这种医治的想法是惊为天人。

    赵太医不知道卫太医是苏锦的“授业恩师”,但端慧郡主知道,李嬷嬷给她送东西来,顺带提过一句。

    苏锦擅长治疗断腿,卫太医说的话是吓人了些,不过听起来有几分道理,断的东西接起来,让它接着长就是了。

    见端慧郡主没有动怒,卫太医这才放心。

    调养好,这个词的范围就大了。

    而且照着端慧郡主这身子骨,少说也要调养一两个月才行。

    只要端慧郡主的手腕一日没有治好,他就安全一日。

    而且二皇子的身世,镇北王世子妃已经全力去查了,一旦禀告皇上,那就是血流成河的事。

    太后自己都保不住自己,遑论逼他给端慧郡主治手腕。

    如镇北王世子妃所言——

    帮她,就是帮他自己。

    卫太医不愿意再入朝为官,但太后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人要放在眼皮子底下,随传随到才放心。

    卫太医能怎么办?

    只能再入太医院了。

    只是无辜成了太后的眼中钉,卫太医再进太医院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太后随意叮嘱几句,自有人帮太后找卫太医的麻烦。

    这一切李院正和赵太医都看在眼里,也越发的稀里糊涂了。

    人是太后费尽辛苦找回京的,怎么不加以重用,还百般折磨呢?

    卫太医扛了几天,真心扛不住了,又来找苏锦了。

    他想还乡过几天舒心日子。

    苏锦没同意。

    这一走,就是天南海北找不到人了。

    难道她还能再忽悠太后一回吗?

    但看着卫太医额间的淤青,苏锦体谅他无辜。

    再者,这也是一个挑拨离间的好机会。

    卫太医走后,苏锦吩咐了暗卫几句。

    第二天,卫太医照常进太医院,就感觉到同僚看他的眼神不大对劲。

    尤其是前几日奉命找他茬的太医,直接跪倒在地向他认错。

    卫太医又懵了。

    莫非这是整他的新花样?

    那两太医诚惶诚恐,毕恭毕敬道,“卫太医大人有大量,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锦宁公主是您的高徒。”

    卫太医,“……。”

    这消息是谁泄露出来的?

    这可不是他让人传的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