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卫太医又惶恐了,比那两个得罪他,害怕被报复的太医更惶恐。

    他是镇北王世子妃授业恩师的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太后是肯定不会往外说的,镇北王世子妃就更不可能了。

    这么往外一传,不等于多了好几个大靠山吗?

    而且还一个比一个厉害。

    这靠山,他不敢靠啊。

    卫太医强自镇定,问道,“两位太医是从哪听来的这话?”

    他没敢说是流言,怕坏了苏锦的事。

    “卫太医就别谦虚了,这事皇宫都传遍了,”两太医瑟瑟发抖道。

    当然了,他们怕的不是卫太医。

    镇北王世子妃的威名,谁惹谁倒霉啊。

    欺负她的恩师,他们能有好日子过?

    也不知道这会儿辞官回乡来不来的及……

    两位太医为了保命,直接把太后卖了,他们和卫太医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会没事找他的麻烦,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太后要他们这么做,他们不敢不从啊。

    反正镇北王世子妃和太后也是经常斗,而且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宁肯得罪太后,也不能得罪镇北王世子妃啊。

    两太医是连连保证,如果知道他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授业恩师,他们前几日就辞官了。

    辞官两个字就是卫太医心底的痛。

    以为官是那么好辞掉的吗?

    他都辞了十几年了,不照样被找了回来。

    他也知道身为人臣的为难之处,也没有狐假虎威拿两太医怎么样,他的靠山是假的,他们两的靠山却是真的。

    卫太医将他们扶起来,就忙自己的去了。

    两太医颤巍巍的擦着脑门上的汗道,“卫太医脾气这么好,怎么就收了镇北王世子妃做徒弟呢?”

    “谁知道呢,”另一太医道。

    “指不定是镇北王世子妃收的卫太医做师父呢。”

    “……。”

    一语中的。

    虽然只是随手一说,谁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更不会当真。

    凤鸾宫。

    皇后坐在凤椅上喝茶,公公禀告宫里的流言。

    皇后听得眸光泛冷芒,“我说太后怎么非要传召卫太医回京不可,原来卫太医还有这么一层身份在。”

    周嬷嬷看着皇后,见她脸色不善,就猜到皇后要做什么了。

    她刚要开口,皇后就道,“把那卫太医给本宫往死里整!”

    周嬷嬷忙道,“娘娘不可。”

    皇后望着周嬷嬷。

    周嬷嬷继续道,“之前不知道卫太医的身份,给他点颜色瞧不妨事,可如今宫里传遍了,他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谁还敢给他颜色瞧?”

    虽然和镇北王世子妃早就撕破脸皮了,但是他们无故找卫太医的麻烦,这不是公然挑衅镇北王世子妃吗?

    在镇北王世子妃手里栽了这么多回跟斗了,周嬷嬷是真怕了。

    “左右人是太后找回宫的,听说这些天,也没少给卫太医苦头吃,娘娘隔岸观火瞧热闹便是,何必趟这趟浑水?”周嬷嬷苦口相劝。

    皇后听进去劝了,但也觉得太窝囊了些。

    要不是卫太医教出来的好徒弟,她女儿未必会死!

    杀女仇人,卫太医也得算一个!

    卫太医,“……。”

    永宁宫内。

    太后靠在大迎枕上。

    经过卫太医施针,太后头疼的毛病缓解了不少,再加上端慧郡主的手腕能医治,虽然治病的方式吓人了些。

    但太后相信卫太医不敢拿自己和一家老小的命来耍她。

    心疼移走了块大石,松快了不少,人也精神了几分。

    宫女进来道,“太后,钱太医和蒋太医求见您。”

    “让他们进来,”太后道。

    两位太医点头哈腰的进去。

    太后以为他们是来回报怎么诊治卫太医的。

    太后就一个要求,别动卫太医的双手,别把人玩死了就行了。

    只是太后没想到,两位太医一进来就给她跪下了。

    他们是来把前几日太后交给他们的差事还给太后的。

    卫太医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找卫太医的麻烦啊,他们胆小,还请太后收回成命。

    太后脸色瞬间就青了,“谁告诉们卫太医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授业恩师的?!”

    两太医看着我,我看着。

    宫里都传遍了,难道太后不知道?

    应该没人有胆量攀镇北王世子妃的高枝吧?

    何况卫太医也没有否认。

    太后望向李嬷嬷。

    李嬷嬷面露难色,“不知道怎么就走漏了风声,传的沸沸扬扬的,奴婢见太后心情好了些,没敢告诉您……。”

    两位太医是铁定没胆量再拿卫太医怎么样的。

    太后嫌弃的摆摆手,两太医如得了特赦令一般赶紧告退了。

    他们一转身,太后的脸就拉成马脸长了,“给哀家去查,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李嬷嬷猜测道,“会不会是镇北王世子妃让人散播的?”

    太后看了李嬷嬷一眼道,“她若是有心让人散播,前几日就不会偷偷摸摸把卫太医接进镇北王府了。”

    “她知道哀家为什么接卫太医进京,她说与不说,哀家都不会轻饶了卫太医!”

    李嬷嬷让人去查这事是怎么传开的。

    御书房内。

    皇上听说了卫太医是苏锦的授业恩师,也是吃惊不小。

    太后传召卫太医回京,在皇上看来,卫太医应该是太后的人才对,怎么是他女儿的恩师?

    福公公则道,“难怪这些天太后让人刁难卫太医。”

    “奴才之前以为是做戏给咱们看的,没想到是真的。”

    看来太后是找不到人出气,把世子妃的恩师叫进京拿捏了。

    皇上传召卫太医进御书房。

    卫太医心塞啊。

    来传话的公公一脸笑容,可见皇上没病没痛,就是找他去问话的。

    他一个太医和皇上能有什么可聊的?

    他怕皇上问苏锦学医时的事。

    卫太医默默的跟着公公去了御书房。

    卫太医给皇上请安,皇上把奏折合上,道,“平身。”

    卫太医起身,飞快的看了皇上一眼,又把头低下了。

    “赐座,”皇上道。

    福公公亲自给卫太医搬了个凳子来。

    卫太医,“……。”

    这待遇好的,卫太医都惶恐了。

    满朝文武能享受福公公亲自端凳子的大臣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他这真是托了镇北王世子妃的福啊。

    凳子就在屁股后,但是他不敢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