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王妃和管事妈妈两人互望一眼,心头俱是一震。

    虽然聂瑶没出嫁,还是待嫁闺中,可她已经是郡王爷的人了,叫一声郡王妃并不过分。

    难道病了是假,真是怀身孕了?

    南安王妃心情激动,可她又不敢表露出来,怕空欢喜一场。

    没人知道她有多盼望抱孙儿啊。

    看着北宁侯世子夫人和定国公府大少奶奶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她不知道有多羡慕北宁侯夫人她们。

    南安王妃把小厮叫来询问,如果是怀了身孕,那按照月份来算,这会儿肚子应该不小了,应该能看的出来。

    小厮急急忙进来,南安王妃一问,小厮挠额头道,“没瞧见聂姑娘的肚子。”

    南安王妃眉头一皱,“没瞧见?”

    管事妈妈急恼道,“眼珠子都看了些什么?”

    小厮忙道,“不是小的马虎没注意,实在是聂姑娘在书房见的我,有书桌挡着,我实在没瞧见她肚子。”

    南安王妃又失望又高兴。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定是怕小厮瞧见,才在书房见的小厮。

    不然她专程派人给她送狐毛斗篷去,哪有在书房见客的道理?

    错不了了。

    这回一定错不了了。

    因为卫太医是苏锦的“恩师”,在南安王妃看来,那就是自己人,所以这事也没有避开他。

    见没事了,卫太医起身告辞,南安王妃道了谢,让管事的送他出去。

    卫太医一走,南安王妃就抑制不住喜悦了,在屋子里来回打转。

    她让人把南安王找回来,她迫不及待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丫鬟急着往外传话,被管事妈妈叫住,“回来。”

    南安王妃看着管事妈妈道,“这是做什么?”

    管事妈妈道,“王妃,您是高兴糊涂了,郡王妃怀了身孕是好事,皇后那儿……。”

    一盆冷水浇下来,南安王妃脸上笑容湮灭殆尽。

    她真是高兴糊涂了。

    把皇后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皇后可是要风儿给寿宁公主守身三年的,虽然一年是她的极限。

    要叫皇后知道瑶儿怀了身孕,还不知道会怎么大发雷霆。

    瑶儿定是知道自己身怀有孕了,才选择回鄞州,不让风儿知道,不让南安王府为难。

    镇北王世子妃才会明知道她怀了身孕,也不明说,用这种委婉的方式告诉风儿,让他别担心。

    只是他们都没有往那上面想,怎么会圆房一回就怀了身孕呢,当年她怀身孕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

    南安王妃下封口令,不许任何人把这事往外传。

    好在这事知道的人不多,能进她屋子里伺候的,都是信得过的人。

    虽然不让丫鬟往外传这事,但南安王还是要找回来的。

    而且南安王回来的很快,因为小厮刚准备出府,南安王就骑马回来了。

    见到南安王,南安王妃把卫太医的猜测和他一说,南安王道,“会不会是猜错了?”

    “我觉得不会错,”南安王妃道。

    “卫太医可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

    南安王则道,“打算怎么办?”

    南安王妃坐下道,“我也正为这事发愁呢,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一来南安郡王远在边关,总不能让他快马加鞭回来把亲事先办了再快马加鞭赶回去吧?

    国事怎么也比家事重要。

    二来皇后那一关不好过,毕竟寿宁公主是为了救他们儿子才送了命,南安王妃也不想就这么伤皇后的心。

    三来就是聂瑶本身了,怀了身孕,舟车劳顿,对她对腹中胎儿都不好,万一有什么好歹怎么办?

    只是不知道聂瑶怀了身孕还好,既然知道了,什么都不做,良心哪过的去啊,那可是她心心念念的长孙。

    南安王妃是笃定聂瑶怀了她的孙儿,南安王要慎重的多,“不管是怀了身孕还是病了,都得调养好身子,多准备些补品,让钱妈妈带去鄞州,在瑶儿回京之前,就让钱妈妈留在鄞州照顾她。”

    这样安排是目前想到的最稳妥的办法了。

    有钱妈妈帮忙照顾聂瑶,不论是怀身孕还是病了,南安王妃都放心。

    南安王妃望着钱妈妈,“就辛苦钱妈妈跑这一趟了。”

    钱妈妈笑道,“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老奴是恨不得生一双翅膀飞去鄞州才好。”

    郡王爷是她看着长大的,王妃盼着添孙儿,她也一样啊。

    南安王妃是风风火火的性子,尤其这是高兴,去库房转了一圈,把珍藏的补品全部拿出来,林林总总装了一箱子不够,又带着丫鬟去街上买了一箱子。

    这边南安王妃高兴的买买买,那边靖国侯夫人她们在美人阁等她,三缺一。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不见人来,靖国侯夫人有些着急了,“约我们来,她怎么反倒迟迟不见人影儿?”

    “不会是南安王府出什么事了吧?”北宁侯夫人担忧道。

    定国公府大太太笑道,“能出什么事,以前崇国公把持朝政都没事,何况是现在,咱们别多想,派人去问问就知道了。”

    丫鬟跑去南安王府询问,管事的一听就知道自家王妃把打麻将的事抛诸脑后了。

    这会儿忙着准备补品,怕是没心情打麻将。

    管事的擅作主张道,“去请东乡侯夫人去美人阁吧。”

    然后——

    靖国侯夫人她们没等到南安王妃,把唐氏等到了。

    几人,“……。”

    南安王妃一口气买了三千两的东西,亲自监督小厮抬上马车。

    第二天,天麻麻亮,钱妈妈就启程离京,直奔鄞州了。

    心急见到聂瑶,确定她是病了还是怀了身孕,马车是一路狂奔,钱妈妈颠簸的五脏六腑都差点倒了位。

    七天后,马车在南阳侯府前停下。

    从马车内下来,钱妈妈华丽丽的吐了,几乎站不住。

    南阳侯府的小厮要不是认得那是南安王府的马车,都要骂人了,哪有在人大门前吐的啊?啊?

    聂瑶一听南安王府又派人来了,是一点都不高兴,她并不想在这时候见到南安王府的人,唯恐露馅,心慌不安。

    而且这一回来的是钱妈妈。

    能做南安王妃最信任的人,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可不好糊弄,她也得尽量糊弄,但愿她送完东西就走。

    和上回一样,聂瑶又是在书房见的钱妈妈。

    钱妈妈高高兴兴的被丫鬟扶着去了。

    请了安,就往书桌前靠,被丫鬟拦下,“钱妈妈这是做什么?”

    钱妈妈笑道,“个小丫鬟片子,拦我做什么,难道一个小丫鬟还懂照顾怀身孕的人不成?”

    丫鬟瞪圆眼睛。

    聂瑶脸色微白。

    钱妈妈绕过丫鬟往书桌后一看,那隆起的小腹是怎么看怎么叫人欢喜。

    天可怜见,总算没有辜负她颠簸的这些天。

    老天爷疼爱,坏事变好事啊。

    聂瑶被钱妈妈看的耳根微红,她自问藏的够严实,怎么就被他们给猜到了?

    不过她也知道钱妈妈没上回小厮那么好糊弄,做好了被发现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他们已经知道了。

    “是镇北王世子妃告诉王妃的?”聂瑶问道。

    苏锦背了个黑锅。

    不过她只背了一瞬间,就被钱妈妈给取走了,“镇北王世子妃要是肯说,奴婢早就来伺候郡王妃了。”

    聂瑶就更想不通了,她望着丫鬟。

    丫鬟连连摇头。

    她可没说。

    她一个字都没吭过。

    “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卫太医猜到的,”钱妈妈笑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