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疆的规矩本就没有大齐重,再者秦家在南疆的地位肯定是不能和靖国侯府比的。

    靖国侯夫人有心让秦菡儿学规矩,但这些天,始终下不定决心。

    儿子选择娶他,自然愿意接受她所有的不足之处。

    秦菡儿身上的那股子南疆气息也确实是大齐姑娘没有的。

    只是她毕竟是靖国侯世子夫人了,身在大齐,也该入乡随俗。

    将来她会是靖国侯夫人,得和那些大家闺秀相处吧,她们不一定会接受她用南疆的方式处理事情。

    靖国侯夫人在迟疑,再犹豫。

    一场宴会彻底让她下定决心了。

    前几日,靖国侯夫人娘家办宴会,靖国侯夫人带秦菡儿去参加。

    宴会上,肯定少不了比试,或琴棋书画,或诗词歌赋。

    她们激将秦菡儿,让她露下才艺。

    结果问一个,一个不会。

    靖国侯夫人那脸啊,火辣辣的烧疼。

    不会就算了,人家问她会什么,秦菡儿说,“我会养蛊啊,我会用竹叶吹曲子,我会上山采药……我会的和们不一样。”

    会的挺多,但在那些大家闺秀和贵夫人看来,会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那些姑娘在背后笑话秦菡儿,靖国侯夫人痛定思痛,哪怕遭人嫌弃,她也要让秦菡儿把不会的都给补起来。

    那些才艺,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不会还好一点,这大齐的礼仪必须要先学。

    然后——

    靖国侯夫人就给秦菡儿找了个最严厉的嬷嬷。

    说起嬷嬷的严厉,秦菡儿道,“不是一般的严厉,我拿蛊虫吓唬她。”

    “她面不改色的一脚把我养的蛊虫给踩死了,然后打了我十手板心。”

    那十板子还是当着靖国侯夫人的面打的。

    在婆母面前丢了那么大一个脸,秦菡儿至今都还没能从尴尬中走出来。

    不过靖国侯夫人也勒令她不许给嬷嬷下蛊,更不许拿蛊虫吓唬她。

    这些天学规矩,秦菡儿是真心的累。

    大齐规矩不是一般的多。

    她这个南疆来的脑袋瓜到了大齐就成榆木了,前头学后头忘。

    苏锦和秦菡儿走在前面说话。

    杏儿和秦菡儿的丫鬟闲聊。

    “规矩有那么难学吗?”杏儿问道。

    丫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世子夫人没学会,她学了个七七八八了。

    但为了世子夫人的面子,丫鬟点头道,“特别难,没学过吗?”

    杏儿摇头,“没学过。”

    “不用学吗?”丫鬟诧异。

    “当然不用学了,王府里我家姑娘说了算。”

    “……。”

    “我家姑娘就是规矩。”

    “……。”

    杏儿言语间不乏得意。

    借她们几个胆子也不敢笑话她家姑娘啊。

    不怕被抬回去就只管笑。

    虽然杏儿走在秦菡儿后面,但她说话声不小,那些话就像是刀子,从背后拐着弯的射向秦菡儿的胸口。

    硬生生的把她一个饱受规矩摧残的心射成了马蜂窝。

    嬷嬷带给她的伤害都没有杏儿这话大。

    她为什么要来找镇北王世子妃寻求宽慰?

    受伤更严重了。

    杏儿这么一说,苏锦都不知道怎么安慰秦菡儿了。

    她劝秦菡儿不必理会那些争斗吧,是在拖靖国侯夫人的后腿。

    而且为了秦菡儿好,规矩还是懂一点好。

    左右她说的话也改变不了靖国侯夫人的决定,苏锦干脆不说了。

    两人往牡丹院走。

    走到半道上,暗卫过来,停在几步外道,“世子妃。”

    苏锦走过去道,“怎么了?”

    “宫里有消息传来,周嬷嬷今儿出宫了,”暗卫道。

    难得,等了这么多天,总算是出宫了。

    只是苏锦没想到的是周嬷嬷出宫是去见崇老国公。

    不过不管周嬷嬷见谁都一样。

    “按计划行事。”

    暗卫转身离开。

    苏锦带秦菡儿去给王妃请安,然后回沉香轩后院。

    碧朱招待嬷嬷喝茶。

    秦菡儿在沉香轩待了半个时辰,就告辞了。

    难得出来,秦菡儿趁机去街上逛了一圈,嬷嬷就跟在后头看着她戴着面具吃糖葫芦。

    嬷嬷没有阻拦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秦菡儿玩的很开心,她觉得嬷嬷今天特别好说话。

    只是回府后,她就把这想法收回来了。

    因为——

    嬷嬷要打她二十手板心。

    秦菡儿,“……。”

    “为什么要打我?”秦菡儿抗议。

    嬷嬷面容严肃,不苟言笑道,“真正的大家闺秀,是从内而外,是随时随地都保持高贵的仪态,是刻在骨子里的高贵,不会在任何时候松懈,随心所欲,更不会欲盖弥彰,以为戴个面具,别人就认不出来了。”

    秦菡儿能怎么办?

    没法反驳的她只能继续挨板子了。

    挨一板子,骂楚舜一句。

    远在边关的楚舜,喷嚏那是一个接一个。

    南安郡王看着他道,“打这么多喷嚏,不会是伤寒了吧?”

    楚舜白了他一眼,“就我这身子骨,能得伤寒?我打喷嚏那是我媳妇想我了。”

    北宁侯世子拍着楚舜的肩膀,闷笑道,“我倒觉得骂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

    楚舜道,“不可能,我又没有惹她,再说了,离这么远,我想惹也惹不到啊。”

    定国公府大少爷轻叹一声。

    “成亲时间短,还不懂女人生气。”

    “有时候把她哄消气了,我都还没明白她怎么就生气了,我还不敢问,不然就白哄了,”定国公府大少爷一脸惆怅。

    “……。”

    楚舜眸光扫过去。

    北宁侯世子点头,南安郡王就更点头了。

    楚舜白了他一眼,“个还没娶媳妇的,不要随便点头。”

    南安郡王,“……。”

    谢景宸走远,不参与这个话题。

    楚舜追上来,问道,“大嫂也这样吗?”

    谢景宸嘴角抽了下。

    苏锦生气?

    她极少生气。

    一般都是她把别人气个半死。

    “嗯,一样,”谢景宸点头道。

    这么多人都一样,那他媳妇肯定也不例外了。

    楚舜反省了下,难道是家书写少了?

    晚上回去补两封。

    ……

    沉香轩,竹屋。

    苏锦歪在贵妃榻上看书,杏儿往炭炉里添银霜炭。

    炭不够,碧朱去拿。

    碧朱刚撩了厚重的门帘出去,就看到暗卫回来。

    看见暗卫捂着胳膊的手,碧朱转身急道,“世子妃,不好了,狄青大哥受伤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