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小厮转身去回工部尚书府的人。

    卫太医看着自己的脚,唉声叹气。

    镇北王世子妃医术太高,名声太大。

    偏偏身份尊贵,等闲之人劳烦不动她,只能来麻烦他这个“恩师”了。

    他要是医术真有那么高超,倒也乐得救人为乐,奈何……

    崴脚只能避个三五日,看来有必要“断腿”养上个一百天了。

    工部尚书府。

    小厮没请到卫太医,匆匆回府。

    工部尚书夫人见他一人回来,忙道,“卫太医呢?”

    小厮忙道,“卫太医不小心崴了脚,说是没法调制药膏,让去找镇北王世子妃。”

    工部尚书夫人脸白了三分。

    她倒是也想请镇北王世子妃啊,可也得敢去请吧。

    还有镇北王世子妃的诊金……动辄一万两银子。

    祛伤疤的药膏要不了那么多钱,却也要五千两一盒,她女儿划伤程度,怎么也要三盒才行吧?

    想到自己女儿是怎么受伤的,工部尚书夫人咬牙道,“让魏嬷嬷拿钱来,否则我要她的命!”

    靖国侯府。

    季嬷嬷正在教秦菡儿规矩。

    今儿教秦菡儿大家闺秀是怎么笑的。

    秦菡儿端坐在那里,端的是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

    其实内心已经不知道嘀咕多少遍了。

    她长这么大,居然有一天别人要教她怎么笑。

    还笑不露齿?

    除非把牙齿都拔光。

    季嬷嬷教完,道,“世子夫人笑一个。”

    秦菡儿嘴角扯出一个浅淡的弧度。

    季嬷嬷黑线道,“太生硬了。”

    “再来。”

    秦菡儿歪了头,朝她一笑。

    “头不要歪,”季嬷嬷道。

    “……。”

    秦菡儿深呼吸,淡淡一笑。

    丫鬟们在一旁差点憋出内伤来。

    季嬷嬷也服气了。

    世子夫人也算听话了,让她怎么做怎么做,可偏偏每次都能换着法子出问题。

    外面,一丫鬟跑进来,靠近时,脚步放缓,福身道,“季嬷嬷,有位魏嬷嬷说是有急事要找您,就在门外候着。”

    季嬷嬷眉头一皱,怎么来靖国侯府找她了?

    秦菡儿忙道,“嬷嬷有急事,快去吧。”

    季嬷嬷福身告退。

    举手投足,挑不出一丝错处,不愧是从规矩最严格的皇宫里出来的。

    只是季嬷嬷前脚走,后脚秦菡儿装了半天的大家闺秀样子瞬间分崩离析,“憋死我了。”

    丫鬟们是想笑不能笑。

    就冲世子夫人这装的样子,应该很快就能把季嬷嬷糊弄过去。

    只是骨子里的南疆姑娘的习性怕是一辈子也磨不掉的。

    不过能装就行了,毕竟出府的时候也不多,在外面面前维持大家闺秀的做派就行了,夫人要求也不多。

    季嬷嬷退出门,去外院见魏嬷嬷。

    屋内,魏嬷嬷急的坐不住凳子,听到脚步声,一撇头,见是季嬷嬷,赶紧起身。

    “季嬷嬷救我,”魏嬷嬷急道。

    季嬷嬷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魏嬷嬷和季嬷嬷年纪相当,只年长半岁,当年是一起进的宫,算起来,已经有十几年的情分了。

    宫里有规定,宫女满二十五岁,便可放出宫。

    魏嬷嬷先出宫,回乡寻亲,奈何家中爹娘兄弟死的死,逃的逃,早已找不到人影了。

    魏嬷嬷又回了京都,靠着在宫里当过差的名头教人规矩,倒也混的开。

    季嬷嬷出宫后,就在魏嬷嬷处落脚,两个人相互扶持,生意也越做越好。

    如今魏嬷嬷来找她,开口就是叫救命,真是把季嬷嬷给吓着了。

    她连忙道,“不是教工部尚书府姑娘礼仪吗,到底出什么事了?”

    魏嬷嬷哭着道明原委。

    十天前,魏嬷嬷被工部尚书府请进府教姑娘规矩,给的谢仪封侯,魏嬷嬷高兴的去了。

    只是工部尚书府姑娘性子骄纵,不好管教。

    魏嬷嬷注重自己的名声,收了人家的钱,规矩教不好,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吗?

    魏嬷嬷便打了那姑娘十手板心,让她昂首挺胸走路,头上顶着碗,碗里放着水。

    那姑娘起初走几步还好,再走水就洒出来了。

    这天冷,水泼出来冷的她一哆嗦,直接把碗给摔了。

    摔了碗本不是什么大事,从她教规矩起,摔的碗没有三五十,二十是跑不了的。

    可这回倒霉,那姑娘吓了一跳,踩到了自己的裙摆往前一摔。

    脸正好被摔碎的碗给划破了,还有手心。

    这本是意外,魏嬷嬷也不愿意看到,可工部尚书夫人说是她教的方式有问题,连累她女儿受伤,要她赔偿一万五千两。

    天可怜见。

    她在宫里待了十年,出宫十年,攒下的钱也不过五千之数,就是把她卖了也攒不够一万五千两啊。

    只是工部尚书府不是她得罪的起的,人家说要她的命绝不是一句空话。

    魏嬷嬷吓了,实在没办法的她只能来找季嬷嬷借钱了。

    可季嬷嬷的钱还没有魏嬷嬷的多,全部给她也不够啊。

    “那我可怎么办,”魏嬷嬷急的浑身颤抖。

    季嬷嬷看着她道,“靖国侯世子夫人和镇北王世子妃关系不错,不知道能不能……。”

    “我去试试吧。”

    季嬷嬷想到自己对靖国侯世子夫人那么严格,现在却有求于她,她实在难以开口。

    不过秦菡儿好说话,“帮找镇北王世子妃说几句好话没问题,只是我这规矩……。”

    季嬷嬷一脸为难的看着秦菡儿,“学好规矩对世子夫人有百利而无一害。”

    “教不好您,靖国侯夫人那儿,我没法交待。”

    “规矩礼仪的事,是骗不了人的。”

    秦菡儿起身要走。

    季嬷嬷扑通一声给她跪下了。

    秦菡儿吓了一跳,“还跪着做什么啊,跟我去镇北王府啊。”

    镇北王府。

    马车徐徐在大门前停下。

    守门小厮认得靖国侯府的马车,赶紧上前见礼。

    秦菡儿从马车内出来,问道,“世子妃在府里吗?”

    小厮忙道,“靖国侯世子夫人来的巧,世子妃刚回府还不到一刻钟。”

    秦菡儿就带着季嬷嬷进了府。

    沉香轩内,苏锦坐在那里,碧朱在给她捏肩膀,杏儿站在一旁看着。

    嗯。

    杏儿力气太大,苏锦受不了。

    是以捏肩捶背的活是没有杏儿的份的。

    外面,小丫鬟进来道,“世子妃,靖国侯世子夫人来了。”

    苏锦挑了挑眉头。

    昨儿不是才在冀北侯府见过吗?

    怎么今儿就来找她了?

    “快请进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