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扶着苏锦。

    苏锦缓了几口气,脑袋没那么晕了。

    她是真的被气着了。

    好不容易才歪打正着得了魏嬷嬷这么一个人证。

    她都盘算好要怎么用这个人证了。

    结果——

    人证被人给毒死了!

    十几年前的旧案,想找一个人证多么的不容易?!

    尤其这个人证还是目击证人。

    她都还没有把她看到的一切告诉皇上,就这么被人给毒死了。

    苏锦觉得自己都能活活气疯了。

    杀魏嬷嬷就是和她作对。

    不论是谁杀的魏嬷嬷,杀人凶手都必须得付出代价!

    碧朱禀告完,就一直站在那里。

    她是亲眼见世子妃愤怒的站起来的。

    碧朱有点受惊了。

    魏嬷嬷死了是有点可惜,可她死了,世子妃怎么这么生气啊?

    苏锦望着碧朱道,“如今魏嬷嬷的尸体在哪里?”

    碧朱摇头,“奴婢不知。”

    “奴婢这就去查。”

    她转身就要往外跑。

    苏锦喊住她,“我自己去。”

    苏锦抬脚就往外走。

    掀开厚重的棉帘出去,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苏锦脸上的温度瞬间去了几分,人冷静了,脑袋更疼了。

    杏儿拿了狐毛斗篷出来帮苏锦系上。

    怕苏锦气的站不住,小心扶着。

    苏锦抬脚往前院走,一边让人去打听魏嬷嬷的尸体在哪儿。

    魏嬷嬷暴毙街头,死的不明不白,衙门会帮她收尸并查这事的。

    苏锦以为是刑部,但魏嬷嬷的尸体在大理寺。

    在大理寺更好,大理寺少卿是熟人。

    只是苏锦的马车在大理寺停下,大理寺上下惶惶不安。

    大理寺和苏锦还有东乡侯府打过几次交到,好像没有特别愉快的回忆。

    贸然来了这么一尊谁都惹不起的大佛,不能不惶恐啊。

    大理寺卿匆忙迎出来,道,“世,世子妃怎么来我们大理寺了?”

    苏锦也不隐瞒,“为魏嬷嬷之死而来。”

    大理寺卿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私事。

    魏嬷嬷虽然尸体在大理寺,但人死和大理寺无关。

    只是一口气松完,大理寺卿更疑惑了。

    一个嬷嬷死了,怎么劳动镇北王世子妃亲自来大理寺过问这件事?

    大理寺上下不可避免的怀疑魏嬷嬷和苏锦的关系了。

    苏锦也知道这样贸然来大理寺查魏嬷嬷的死会叫人起疑,她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个理由。

    苏锦给了一个不得不查魏嬷嬷死因的理由。

    “今儿魏嬷嬷去找我拿药,闲聊起来才知道她是我贴身丫鬟的亲姑母,”苏锦道。

    “才姑侄相认,就被人给毒死了,我岂能不过问一二?”

    杏儿,“……???”

    姑娘口中的贴身丫鬟是她吗?

    杏儿飞快的点头道,“魏嬷嬷就是我姑母。”

    “亲的。”

    大理寺卿没想到魏嬷嬷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镇北王世子妃贴身丫鬟的亲姑母啊。

    这丫鬟可是镇北王世子妃出嫁,唯一带在身边的丫鬟,足见这丫鬟在世子妃心里的分量了。

    才刚相认,就被人给毒死了,也难怪会惊动镇北王世子妃。

    也不知道是谁毒死的魏嬷嬷,怕是不会有好下场了。

    大理寺卿领着苏锦进大理寺。

    魏嬷嬷是中毒死的,无需验尸,一目了然,死亡的时间也很好认,毕竟暴毙于街头,一问便知。

    仵作知道魏嬷嬷是中毒的,但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

    大理寺的案子很多,魏嬷嬷虽然被送来了,但还没有着手查,只做了最简单的死亡记录。

    苏锦亲自检查魏嬷嬷,确定中毒时间。

    只是那时间,苏锦不知道魏嬷嬷是不是在工部尚书府。

    但工部尚书府的嫌疑是最大的——

    这一点毫无疑问。

    苏锦派人去工部尚书府打听。

    问魏嬷嬷是什么时辰进的工部尚书府,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工部尚书府。

    工部尚书夫人坐在女儿床榻边,亲自给工部尚书府大姑娘换药。

    受伤有几天了,伤口早已经结痂,有些触目惊心。

    不过苏锦的药膏效果是真好,倒也不用担心会留疤。

    工部尚书夫人把药膏涂好,道,“我瞧着一个月就能恢复如初。”

    丫鬟在一旁奉承道,“肯定要不了一个月,姑娘伤的不算重,这药膏又是镇北王世子妃亲自调制的,半个月就能好。”

    工部尚书府大姑娘摸着自己的脸,虽然一个月很快就会过去,但她还是着急,最好明儿就恢复。

    外面,管事妈妈快步进来道,“夫人……。”

    工部尚书夫人看着管事妈妈道,“这么急,怎么了?”

    “魏嬷嬷是镇北王世子妃贴身丫鬟的亲姑母,”管事妈妈道。

    工部尚书夫人眉心一皱,脱口惊呼,“这怎么可能?!”

    管事妈妈也不信这说辞。

    要真是镇北王世子妃贴身丫鬟的亲姑母。

    今儿夫人要打她板子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说,只说要教镇北王世子妃规矩?

    贴身丫鬟的亲姑母,这身份怎么也比教镇北王世子妃规矩强百倍吧。

    “镇北王世子妃亲自去大理寺,要查魏嬷嬷的死因,”管事妈妈禀告道。

    如果不是需要药膏,不得已求到镇北王世子妃跟前。

    魏嬷嬷压根就不认识镇北王世子妃。

    这才几天功夫,就算相处,也处不出多少感情来。

    镇北王世子妃却要查她的死因,管事妈妈又觉得魏嬷嬷可能真的是镇北王世子妃贴身丫鬟的亲姑母。

    不然镇北王世子妃吃饱了撑着管一个嬷嬷的死活?

    管事妈妈刚禀告外,外面又跑进来一小丫鬟,气喘吁吁道,“夫人,大理寺来人传您去大理寺问话。”

    这回,管事妈妈彻底慌了。

    毒杀魏嬷嬷,就是怕她攀上镇北王世子妃的高枝,到时候怂恿镇北王世子妃帮她出头找工部尚书府的麻烦。

    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最疼爱的锦宁公主。

    她只要说工部尚书府几句坏话,工部尚书十有八九就会失了圣心。

    为了以防万一,工部尚书夫人才要将她除掉,以绝后患。

    谁想到,人除掉了,祸端也引来了。

    “夫人……。”

    工部尚书夫人心也颤抖的厉害。

    不过比起管事妈妈,她要镇定的多,“先去看看再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