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果只是大理寺传话,工部尚书夫人肯定先让下人跑一趟,或者让大理寺卿亲自来问话。

    可如今镇北王世子妃就在大理寺。

    工部尚书夫人若是端架子,十有八九端来的不止大理寺卿,还有镇北王世子妃。

    工部尚书夫人只能亲自跑一趟了。

    大理寺的传话衙差催的急。

    虽然工部尚书夫人也不是他们惹的起的,可没办法,大理寺里有位更惹不起的。

    一路上,大理寺的衙差催了几回,工部尚书府的小厮是卯足了劲抬软轿。

    工部尚书夫人颠簸的厉害,还不敢训斥。

    等软轿在大理寺前停下,工部尚书夫人下轿子的时候都觉得天旋地转。

    大理寺,正堂内。

    苏锦等的有点耐心全无了。

    她派衙差去工部尚书府问话,如果在她说的时间内,魏嬷嬷人在工部尚书府,就把工部尚书夫人叫来。

    现在衙差禀告工部尚书夫人到了,魏嬷嬷的死因也白了三分了。

    衙差禀告完没一会儿,工部尚书夫人就进来了。

    她笑容满面的给苏锦见礼。

    苏锦神情淡漠。

    杏儿一脸愤怒。

    毕竟“亲姑母”被人给毒杀了,还是刚认的“亲姑母”。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工部尚书府才坏了苏锦好事,苏锦没那心情给人家好脸色瞧。

    工部尚书夫人心底犯怵。

    她好歹也是尚书夫人,这么赔笑脸,什么反应都没得到,面上实在无光。

    工部尚书夫人尴尬一笑,望向大理寺卿,“不知大理寺卿传我来是?”

    大理寺卿坐到案桌前,开始问案,“魏嬷嬷于街头暴毙,经镇北王世子妃查证,她是在午时一刻的毒。”

    “那时辰她正在工部尚书府。”

    工部尚书夫人忙道,“怎么在我府上?那时候她已经离开我尚书府了啊。”

    苏锦冷冷一笑。

    大理寺卿道,“在传召尚书夫人来大理寺前,衙差已经问过府上小厮了,确定那时魏嬷嬷就在尚书府。”

    “难道府上小厮胆敢骗人?”

    工部尚书夫人想剁了小厮的心都有了。

    不过要说怕,倒也没有,“大理寺这是怀疑魏嬷嬷是我尚书府害死的了?”

    大理寺卿没有说话。

    工部尚书夫人叫冤枉,“魏嬷嬷是去给我女儿送药膏的,我心知女儿受伤不能全怪魏嬷嬷,她赔了药膏,这事就算了了。”

    “我见她为人不错,留她在府里继续教小女规矩,魏嬷嬷告诉我,她要去镇北王府教镇北王世子妃规矩,我便没有挽留她。”

    “把之前承诺给的束脩给了她,就让丫鬟送她出府了,客客气气,怎么会毒杀她?”

    大理寺卿看了苏锦一眼。

    魏嬷嬷在街头暴毙后,被抬到大理寺,她身上确实有一百两银子。

    魏嬷嬷说要教镇北王世子妃规矩,就等于是镇北王世子妃的人了。

    整个京都谁不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是谁惹谁倒霉。

    工部尚书夫人应该没胆子招惹镇北王世子妃吧?

    苏锦坐在那里,看着工部尚书夫人说话,听到魏嬷嬷说教她规矩……

    苏锦大概就明白魏嬷嬷为什么会死了。

    她以为教她规矩这几个字能保魏嬷嬷无虞,却没想到就是这几个字害她没了命。

    一般人知道魏嬷嬷是她的人,应该会客气相待,可工部尚书夫人是个狠人,她的做法是以绝后患。

    苏锦望着工部尚书夫人道,“魏嬷嬷说要教我规矩这话时,有什么人听见了?”

    工部尚书夫人愣了下,道,“当时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给我挨个审问,”苏锦面冷如霜。

    大理寺卿请工部尚书夫人下去。

    工部尚书夫人有些恼了。

    或者说,她更心虚了。

    因为苏锦的态度很强硬,大有不找出杀人凶手不罢休的架势。

    如果苏锦只是镇北王世子妃,工部尚书夫人还敢反抗,可苏锦还是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

    在公主跟前造次,她不敢。

    就这样,工部尚书夫人被抬了下去,走之前,给身边的管事妈妈递去一记眼神。

    管事妈妈登时脸色一白。

    苏锦把管事妈妈的眼神收于眼底,也更生气了。

    这是要管事妈妈把所有罪名都承担下来啊。

    这是世家大族惯常做法,御下不严怎么也比指使下人下毒罪名小上百倍。

    不知道多少人就是用这一招逃避罪责的。

    也正因为有替死鬼,所以下手才更不容情。

    可惜。

    魏嬷嬷对苏锦来说太过重要了。

    工部尚书府坏她的事不是一个管事妈妈能弥补的。

    这么草菅人命,苏锦一定要她血债血偿!

    审案子毕竟是大理寺卿的事,她本来都不该坐在这里听审的,但借口是杏儿的亲姑母,她亲自过问倒也合情理,也更叫大理寺外那些围观的百姓更同情魏嬷嬷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失散的侄女,刚刚相认,正要过好日子了,结果就被人给害了。

    这要换成是他们,肯定会死不瞑目啊。

    大理寺卿官职不及工部尚书,苏锦不在这里,大理寺卿想审问工部尚书夫人难度不小。

    有些大理寺卿不敢说的话,苏锦替他说。

    这案子查的很快。

    工部尚书夫人的丫鬟被一一分开,一一传进来审问。

    因为没机会在一次串供,丫鬟们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她们看来,也没什么心虚的,她们家夫人是想打魏嬷嬷板子出气,但魏嬷嬷一说她要教镇北王世子妃规矩就和颜悦色了。

    丫鬟们说的一致,挑不出错处,直到一丫鬟说给魏嬷嬷奉了茶。

    “那给魏嬷嬷上茶的丫鬟在哪儿?”大理寺卿问道。

    丫鬟摇头,“她不在,管事妈妈派她出府买东西了,这会儿不知道有没有回府。”

    大理寺卿道,“去传那丫鬟来。”

    衙差要走。

    苏锦喊住衙差,“不必去了。”

    大理寺卿望着苏锦,苏锦道,“直接审问把管事妈妈。”

    她现在火大,没心情走那些没必要的步骤。

    如果是那丫鬟下毒的,十有八九已经被灭口了。

    苏锦问了几句那丫鬟叫什么名字,就让那丫鬟下去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