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端了茶给苏锦消气。

    大理寺卿还从未见过苏锦这么愤怒过。

    审问案子更是谨慎小心。

    管事妈妈是抵死不认罪,只说自己没有给魏嬷嬷下毒。

    工部尚书府毒死魏嬷嬷一案,可以说是做的滴水不漏。

    先要打板子,等魏嬷嬷抬出苏锦做靠山后,又奉上束脩,赔不是,然后亲自送出府。

    谁能想到会在工部尚书夫人笑语盈盈的时候,端上一盏下了毒的茶来?

    工部尚书得知大理寺传工部尚书夫人来问话,当即赶来。

    不过苏锦没让他进大理寺,只让他和大理寺外那些围观的百姓一样被拦在外面。

    那管事妈妈抵死不认罪,苏锦冷冷道,“用刑。”

    大理寺衙差就把人摁在板凳上,啪啪打板子。

    二十大板下去,管事妈妈就被打的皮开肉绽,脑门上全是冷汗了。

    可她死不足惜。

    苏锦走到她跟前,她还叫着委屈,“世子妃是要屈打成招吗?”

    “就是活活打死我,我也是冤枉的。”

    “没有做过的事,我不会认。”

    苏锦心下好笑。

    这话听着还真是受了不小的冤屈。

    苏锦看着她,笑道,“管事妈妈这么理直气壮的叫冤枉,是笃定那个叫碧儿的丫鬟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了是吗?”

    管事妈妈心头一震。

    她艰难的抬头,看着苏锦那张自信十足的脸。

    管事妈妈有点心虚了。

    她是让人杀了那丫鬟灭口。

    可是人是派出去了,碧儿那丫鬟这会儿是死是活,她并不敢确定。

    如果碧儿没有死……

    那她就死定了。

    挨了衙差结结实实的二十大板,管事妈妈疼的人都揪到了一起,动一下,仿佛被人凌迟一般。

    就在她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时候,有衙差跑过来道,“世子妃,有丫鬟招认看到管事妈妈指使丫鬟碧儿往茶盏里倒东西。”

    管事妈妈后背一阵阵发寒。

    过了没一会儿,又过来一衙差道,“工部尚书夫人说来之前,管事妈妈向她认错,说是要给工部尚书府大姑娘出气,怕魏嬷嬷攀了世子妃的高枝,回头对付工部尚书府,趁着魏妈妈羽翼未丰,才痛下杀手……。”

    苏锦看着管事妈妈,“听到没有,家夫人都替认罪了,觉得死扛着能躲过去吗?”

    管事妈妈面如死灰。

    虽然她知道自己会成为替罪羊,可她待夫人忠心耿耿,为她抛头颅洒热血,没想到出了事,她还没有认罪,夫人倒先把自己撇干净了。

    做主子的不仁,就别怪她做下人的不义!

    管事妈妈心一寒,因为疼痛,断断续续废了半天力气才把话说全,“大人明鉴,我一个下人和魏嬷嬷无冤无仇,没有必要害她,是夫人怕魏嬷嬷攀了镇北王世子妃的高枝,才指使奴婢下毒的……。”

    工部尚书站在外面,听到这话,脸色铁青。

    他不知道衙差传的话是真是假,但管事妈妈就这么把尚书夫人指使她下毒的事供认不讳了。

    镇北王世子妃亲自来大理寺过问这桩案子,一旦罪名坐实,至少要被夺去诰命夫人啊。

    苏锦看着管事妈妈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工部尚书夫人是主谋,她是怎么指使下毒的?”

    之前工部尚书夫人曾当众说过她没有指使任何人给魏嬷嬷下毒,丫鬟婆子们都能替她作证。

    管事妈妈道,“我伺候夫人十几年,夫人一个眼神,我就能猜到她想什么,何需言语吩咐?”

    很好。

    非常好。

    师爷写好供词,管事妈妈摁手印,确定自己说的属实。

    其实画押就是走个过场,外面那么多人都看着听着呢。

    管事妈妈被带下去后,工部尚书夫人被带了来,大理寺卿审问她。

    工部尚书夫人一听管事妈妈已经招供了,而且把她给供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

    “污蔑!”

    “她这是在污蔑我!”工部尚书夫人脱口道。

    外面,工部尚书再听不下去了,衙差阻拦,他一把推开衙差走进去,道,“大理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审案的吗?”

    “欺骗一个管事妈妈,激起她内心的愤怒,拉人做垫背的?”

    苏锦看着工部尚书,“兵不厌诈,这一招在审问案子的时候也常用。”

    “怎么,到审问尊夫人的时候就用不得了?”

    “这么一个随便诈吓就把主子供出来的管事妈妈,也能做尚书夫人心腹,还做了十几二十年?”

    工部尚书语噎。

    内心愤怒,还得乖乖给苏锦行礼。

    苏锦也不和工部尚书废话,道,“派人去给我搜工部尚书府,既然是下毒,总能找到毒药。”

    工部尚书阻拦,“公主身份尊贵,我好歹也是尚书,没有皇上允许,大理寺岂敢搜查我尚书府?”

    苏锦既然说这话,就不怕工部尚书反抗,“我想尚书大人听过一个词叫先斩后奏吧?”

    说罢,再不理会工部尚书,看向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能怎么办?

    反正上头有苏锦顶着,他就是一个跑腿的。

    嗯。

    跑腿的都算不上,有大理寺少卿跑腿呢。

    大理寺少卿带着大理寺衙差去搜查工部尚书府。

    大理寺外那些看热闹的百姓面面相觑。

    他们都知道东乡侯雷厉风行,他养大的公主也不遑多让啊。

    瞧这架势,这是不整死工部尚书府不罢休了。

    果然——

    得罪镇北王世子妃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而且都还不算得罪她了,只是得罪了她身边的丫鬟。

    渐渐的有流言传开,说魏嬷嬷压根就不是杏儿的姑母……

    不过这解释没人信就是了,不是镇北王世子妃贴身丫鬟的姑母,难不成还是镇北王世子妃的亲姑母?

    人家的亲姑母是九陵长公主。

    彼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大理寺少卿带人去工部尚书府搜查,一来一回又是大半个时辰。

    等大理寺卿带人回来,天已经黑了,大理寺门外已经点灯笼了。

    大理寺卿见苏锦没有离开的意思,也没有主动问,小心的陪着。

    季嬷嬷得知魏嬷嬷被人下毒,暴毙街头的消息,和秦菡儿告了假,匆匆赶来大理寺。

    苏锦喝茶耐心的等着。

    大理寺少卿回来,把搜出来的药包递上,呈给大理寺卿,“大人,这是从工部尚书府搜出来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