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包毒药,正是魏嬷嬷所中之毒。

    找到了毒药,再加上之前管事妈妈的招供,是人证物证确凿了。

    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工部尚书夫人还一口咬定是栽赃,是污蔑,是有人和她过不去。

    虽然没有明说,但很显然指的是苏锦。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苏锦不想和她多说一句,她怕忍不住怒气,直接叫大理寺卿把她打个半死了。

    苏锦深呼吸,道,“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府了,既然罪证确凿了,就暂时收押在大理寺大牢吧。”

    “等我明日禀明了皇上,再行论处。”

    看着苏锦那张不容情的脸,工部尚书后背都湿透了。

    大理寺卿不放心苏锦就这么回镇北王府,虽然李总管带了人来接她,大理寺卿还是派大理寺少卿亲自带人护送。

    等苏锦回王府,天已经黑的看不见路了。

    王妈妈守在门外,见苏锦回来,连忙迎出来道,“世子妃可算是回府了。”

    苏锦见了道,“怎么了?可是母妃身体不适?”

    王妈妈摇头,“王妃一切安好,只是见世子妃急匆匆的出府,迟迟未归,王妃担心,已经派人问好几回了。”

    “我去见母妃,”苏锦道。

    王妈妈则道,“世子妃忙了大半天,肯定累了,您回去歇着吧,有李总管去回王妃就成了。”

    苏锦身份是镇北王世子妃,更是皇上宠爱的公主。

    王妃要管束儿媳妇,却也要敬重公主。

    是以苏锦的事,王妃要过问,但又不宜管太多。

    王妈妈是知道苏锦的,不是气急了,不会针对工部尚书夫人。

    左右吃不了亏,王妃只要世子妃没事就行了。

    她身怀六甲,也不用管太多。

    苏锦也是真累了,“那我明早再去给母妃请安。”

    王妈妈和苏锦一起回内院,李总管就跟在后头。

    到了岔道处,苏锦回沉香轩,王妈妈回牡丹院。

    牡丹院内,王妃已经知道苏锦回府了,李总管进屋给她请安,王妃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李总管摇头,“世子妃说那暴毙街头的魏嬷嬷是杏儿那丫鬟的亲姑母,我瞧着不像。”

    “魏嬷嬷应该对世子妃很重要,不然世子妃不会那么愤怒。”

    李总管是控制不住一颗夸赞苏锦的心。

    在大理寺看着苏锦让衙差审案,连在大理寺待了十年的大理寺卿都甘拜下风。

    当然了,这其中有公主身份带来的便利,但更多的还是世子妃足智多谋。

    李总管为镇北王府能拥有这么一位聪慧而善良的世子妃感到高兴。

    王妃也了解苏锦,就是生气的时候,也多微笑着坑人。

    这一回,怒气挂在脸上。

    “怕是工部尚书夫人坏了世子妃什么大事,”王妃猜测道。

    王妈妈想起来件事,她道,“前几日,沉香轩丫鬟说世子妃那里可以拿宫里的隐秘事换药膏。”

    “今儿白天魏嬷嬷拿了两盒祛伤疤的药膏走……。”

    “莫不是魏嬷嬷知道事对世子妃很重要吧?”

    这个事是什么几乎是呼之欲出。

    魏嬷嬷在宫里待到二十五岁才出宫。

    而对苏锦来说,最重要的事莫过于云妃之死了。

    要真是如此的话——

    那就难怪世子妃会气成那样了。

    云妃之死,查了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好不容易有点了,却被工部尚书夫人给断了,换做是谁都得被气个半死。

    苏锦午饭没吃,这会儿又过了吃晚饭的时候,肚子是真饿。

    杏儿前脚回沉香轩,后脚就吩咐丫鬟道,“快叫小厨房端饭菜来。”

    进屋后,杏儿给苏锦倒茶,“姑娘,别生气了。”

    苏锦揉太阳穴。

    怎么能不生气?

    一时疏忽,好不容易到手的人证就这么没了,她手里甚至连份供词都没有。

    这是她栽的第一个大跟头,比当初坠崖还叫她愤怒。

    那时候更多的是害怕,再加上有谢景宸陪着,又及时化险为夷。

    现在,这跟头是结结实实栽的不轻。

    虽然两顿饭没吃了,但苏锦也没什么食欲,随便吃了几口,就歇了筷子。

    杏儿望着她,“姑娘,两顿没吃了,就吃这么点哪够啊。”

    “吃吧,”苏锦道。

    “那再吃一碗饭,”杏儿道。

    苏锦没接话,让碧朱准备热水。

    苏锦不吃,杏儿也就不再劝了,她一会儿让小厨房做点糕点放在床头小几上,姑娘晚上饿了可以垫肚子。

    苏锦泡了个热水澡,就上床歇息了。

    一夜翻来覆去,也不知道什么时辰才睡着的。

    第二天起的有点晚。

    吃了早饭后,正准备去给王妃请安,宫里就来人传召苏锦进宫。

    她昨天先斩后奏,让大理寺把工部尚书关进了大理寺大牢的事被御史弹劾了。

    那群御史连东乡侯都没少弹劾,弹劾苏锦的胆量还是有的。

    后宫不得干政。

    虽然苏锦已经出嫁了,但她也不能如此肆意妄为。

    御史让皇上严惩苏锦,以正朝纲。

    皇上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是知道杏儿那丫鬟是飞虎军遗孤的。

    怎么会多一个亲姑母?

    皇上没有罚苏锦,御史弹劾完,南安王就站出来把这事给打岔了过去,把御史气的不轻。

    皇上给福公公使了一记眼色,传召苏锦进宫。

    皇上传召,苏锦就先进宫了。

    御书房内。

    皇上坐在龙椅上喝茶,小公公远远的瞧见苏锦,赶紧进去禀告,“皇上,公主来了。”

    苏锦迈步进去。

    迈过门槛的时候,杏儿还在揉眼睛。

    把自己眼睛揉的红红的,像是死了“亲姑母”痛哭了一夜的模样。

    苏锦福身给皇上请安。

    皇上看了眼杏儿,望着苏锦道,“昨儿是怎么回事?”

    苏锦看了一眼,福公公连忙摆手让宫女太监都退下。

    等人都走了,苏锦才望着皇上道,“父皇不派人传召女儿进宫,女儿今儿也要来请父皇严惩工部尚书夫人。”

    皇上眉心皱紧,“魏嬷嬷真是这丫鬟的亲姑母?”

    苏锦摇头。

    皇上,“……。”

    福公公,“……。”

    苏锦望着皇上道,“有些事,女儿不便在大理寺说,故而借魏嬷嬷是杏儿亲姑母的身份查她的死因。”

    “魏嬷嬷在宫里当过差,她曾目睹了母妃被害的经过。”

    听到这一句,皇上直接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