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清凌凌的声音传入耳,周嬷嬷身子一颤,一股寒流从脚底心涌上头发稍。

    尤其苏锦说的那句差点活埋了她,周嬷嬷几乎坐不住。

    十六年前,她要活埋了镇北王世子妃未遂,十六年后的今天,却落到了她手里,她能有活路?

    太后要她的命,镇北王世子妃要她的命,皇后护不住她。

    周嬷嬷从来没觉得内心这么的悲凉。

    “世子妃要奴婢的命,又何必救奴婢?”周嬷嬷道。

    苏锦笑了,“周嬷嬷这是要我给一条生路才肯老实说吗?”

    周嬷嬷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苏锦眸底闪过一抹寒芒,道,“我要的是真相,不是的命。”

    “皇上那儿……。”

    苏锦没见过这么得寸进尺的。

    不过周嬷嬷确实聪慧。

    苏锦看着周嬷嬷的眼睛道,“如果不是我派人救,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我放安然无恙的离京。”

    周嬷嬷松了口气。

    苏锦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周嬷嬷看了苏锦一眼,低下头道,“世子妃也知道,皇后虽然执掌凤印,母仪天下,但事事受太后掣肘,不过就是个傀儡罢了。”

    “若非如此,寿宁公主早如愿赐婚给了南安郡王,又怎么会……。”

    说着,周嬷嬷哽咽不语,到底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寿宁公主被杀,周嬷嬷也心疼。

    她擦掉眼泪,继续道,“要云妃命的是太后,自打云妃进宫,皇上的心思都在云妃身上。”

    “云妃怀了身孕,怎么看都像怀了个皇子,太后怕云妃真生下皇子,会危及二皇子的地位,便趁着皇上离京的时候,让人在台阶上撒了油。”

    “云妃滑到,导致早产了几天,宫里乱成一团,稳婆和太医早被太后收买,妇人生产本就凶险,稍有不慎,就是一尸两命……。”

    “公主福大命大,云妃却没有那么好福气,一命呜呼,皇后见是个公主,也威胁不到二皇子的地位,就让奴婢送出宫,找个寻常人家收养,只是宫门守卫严明,太后也不赞同,这才……这才……。”

    活埋两个字,周嬷嬷实在说不出口。

    苏锦笑看着她,“怎么?编不下去了?”

    周嬷嬷头皮一紧,“世子妃明鉴,奴婢说的句句属实。”

    杏儿呸她一口。

    杏儿要开口,被苏锦打断。

    苏锦看着周嬷嬷道,“十六年前,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天,皇后和齐王妃在御花园一角起了争执,恰巧被我娘云妃听见了,周嬷嬷和齐王妃的丫鬟穷追不舍,我娘不小心失足滚下台阶,导致我提前了几日出生……。”

    苏锦每说一句。

    不,是每说一个字,周嬷嬷脸色的惊恐之色就深一分。

    因为苏锦说的和当日发生的事一点不差。

    这件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世子妃怎么会知道?

    而且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苏锦说到一半停了,好整以暇的看着周嬷嬷,“看来周嬷嬷是料准了会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提前就把故事编好了。”

    “周嬷嬷就打算用这样的假故事把罪责都算在太后身上,护住皇后,再顺带骗我放一条生路?”

    “周嬷嬷觉得我有那么好骗吗?”

    岂止是不好骗,周嬷嬷根本就是一脸见鬼的神情。

    知道这事的人根本不可能和世子妃说真话的,因为事情一旦暴露,皇上绝不会轻饶了她们。

    没人说,世子妃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不可能!

    可如果是诈吓她,世子妃连当日一个路过的丫鬟被她们扔井里的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好像亲眼见过一般。

    周嬷嬷一阵阵寒流穿过后背,她恐惧道,“世子妃既然都知道了,为何要问我?”

    这话才是重点。

    苏锦虽然知道,但人证魏嬷嬷被人给害死了。

    没有魏嬷嬷的证词,她需要周嬷嬷的证词补上。

    苏锦看着她道,“不拿我知道的事试探,怎么知道人都落到我手里了,还敢和我耍花样?”

    周嬷嬷嗓子一噎,脸色苍白如纸。

    苏锦道,“当日皇后和齐王妃在争执什么?”

    周嬷嬷不肯说。

    苏锦替她说,“是和二皇子有关吧,太后当真是好手段,皇后也真豁的出去,腹中胎儿六个月就死了,硬是保他不流下来,等齐王妃把孩子生了,再来一招偷梁换柱,以保自己的中宫地位。”

    周嬷嬷猛然抬头看着苏锦,“,……。”

    连皇后生了个死胎的事都知道,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周嬷嬷早盘算好自己若真的落到镇北王世子妃手里,一定要借她的手除掉太后,保皇后一命。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苏锦早就知道一切了。

    她非但保不住太后,连自己都失了信。

    周嬷嬷身子吓的直打哆嗦。

    她在后宫,见惯了宫闱倾轧,可还没有谁让她觉得这么可怕过。

    苏锦看着周嬷嬷,“还不肯说吗?”

    “我给一条生路,要自己寻死,我成全。”

    “杏儿,拿毒药给她喂下。”

    杏儿咧嘴一笑。

    麻溜的去架子上从瓶瓶罐罐中拿了一药瓶子来,道,“姑娘,用这个吧。”

    “嗯。”

    得了苏锦的许可,杏儿就朝周嬷嬷走去。

    周嬷嬷手一打,直接把杏儿手里的药瓶子给打落地上。

    里面的药水掉出来,腐蚀地面,发出呲呲声。

    周嬷嬷更害怕了。

    世子妃心狠手辣,一向说的出便做得到啊。

    “我说,我说……。”

    苏锦看着她,周嬷嬷又惶恐道,“世,世子妃都已经知道了,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就说说皇后和齐王妃怎么吵起来的,”苏锦道。

    这事,周嬷嬷知道的很清楚。

    因为当时她就跟在皇后身边。

    那时候,云妃身怀六甲,临盆在即,皇后也有四五个月的身孕了,宫女伺候,她不放心。

    周嬷嬷陷入回忆,道,“自打二皇子被抱给皇后,齐王妃和皇后的关系就大不如前了。”

    “皇后怀了身孕,二皇子病了,齐王妃怪皇后照顾不周,还说皇后腹中怀的是个小公主,这一胎已经得来不易了,要是二皇子出什么事,她这后位就坐不稳了。”

    二皇子毕竟是抱来的,为了偷梁换柱,皇后硬生生的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把死胎生下来。

    身心俱疲,她更想要自己生的皇子,替别人养儿子哪有自己亲生的好。

    从怀身孕起,皇后就担心是个公主,当初为了保死胎,伤了元气,调养了两年才怀上,这辈子可能就这一个孩子了。

    齐王妃的话戳了皇后的痛楚,皇后才和齐王妃起了争执,谁想到会被云妃听了去。

    后面的事,苏锦都知道了。

    云妃偷听,虽然搭上了自己的命,却也把太后和皇后吓的不轻,太后也觉得齐王妃留在京都迟早会坏事。

    再有大臣建议让齐王去封地,太后假意护了几回后就同意了。

    齐王妃随齐王去封地,一年只得回来一两回,有太后镇着,千叮万嘱,如果齐王妃再捅篓子,就不让她回京了。

    齐王妃怕太后说到做到,当真没再和皇后起什么争执。

    再者,皇后虽然受惊了,却也因祸得福,除掉了云妃,解了心头一患,再加上生的是公主,对二皇子也越发尽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