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易容术学起来并不难,半天时间就掌握了七七八八。

    但要学的以假乱真,就不是件容易事了。

    苏锦花了三天时间才完全掌握。

    白天学易容术,晚上回了沉香轩,就坐在牢笼外和周嬷嬷闲聊。

    虽然只是聊天,可对周嬷嬷来说是苦不堪言啊。

    说是聊天,不如说是盘问,而且问的问题跳跃性很大,时而问太后,时而问皇后,时而问李嬷嬷,时而问她,时而问皇上,问李贵妃……

    五花八门的问,更重要的是有些问题还重复问,一遍、两遍、三遍……

    周嬷嬷毕竟年纪不轻了,脑袋又被杏儿给磕了下,没年轻的时候灵光了。

    前头撒的慌,后头就不记得了,一旦撒谎,碰到苏锦转着圈的询问,那是漏洞百出,逼的周嬷嬷不得不说实话。

    周嬷嬷差点没被逼疯,就算镇北王世子去了边关,身边只有一个丫鬟伺候,也不用逮着她就一直聊吧?

    她一个老嬷嬷和她一个世子妃有什么可聊的?

    就算她是公主,对宫里的事感兴趣,可她也早就嫁人了啊,不会再搬回宫住了

    就冲着皇上对她的宠爱,宫里头除了太后和皇后,谁敢和她过不去?

    没必要知道的事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转眼,六天过去了。

    这一天,寒风呼啸,吹在脸上,如同被冰敷过一般。

    苏锦吃了早饭后,去牡丹院给王妃请安。

    王妃正在逗小郡主玩,苏锦从她怀里抱过小郡主,逗了会儿,小郡主就又睡着了。

    才出生的小孩,一天难得碰到她睡醒的时候。

    苏锦望着王妃道,“母妃,我打算后天去大佛寺住一段时间,给相公和我爹他们祈福。”

    替他们祈福是好事。

    王妃不会拒绝,只道,“去大佛寺住安全吗?”

    “相公把暗卫留下护我,不会有事的,”苏锦道。

    王妃还是不放心,“我让李总管派几个人护。”

    苏锦忙拒绝,“那些人是父皇留下护着母妃的,派去护我,我该担心母妃的安慰了。”

    “我去大佛寺祈福,还得父皇同意,他肯定会派人护我的。”

    这一点,王妃倒是不怀疑。

    皇上只会比她更担心苏锦的安危。

    见王妃还在迟疑,苏锦道,“我不在府里,对外宣称我心情不好,搬回东乡侯府住了,应该不会有人想到我在大佛寺的。”

    见苏锦固执,而且想的面面俱到,王妃也就同意了。

    再者,她不同意也不行。

    在牡丹院待了会儿,苏锦就出府了。

    她并没有进宫,而是去了靖国侯府。

    靖国侯府下人看到镇北王府的马车,马车还有些眼熟,当即道,“快去禀告夫人和世子夫人,镇北王世子妃来了。”

    说罢,赶紧下来迎接苏锦。

    锦宁公主大驾光临,靖国侯府蓬荜生辉啊。

    杏儿下马车后,把苏锦扶下来。

    直接进了靖国侯府,走了没一会儿,靖国侯夫人匆匆迎来,脚步快而凌乱。

    苏锦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靖国侯夫人告罪说有失远迎,苏锦道,“是我临时起意来找菡儿,倒把您惊着了。”

    靖国侯夫人笑道,“有什么事找菡儿,派人来说一声,我让菡儿去王府找便是。”

    也不知道苏锦来找秦菡儿是有什么急事,靖国侯夫人亲自领苏锦去秦菡儿的住处。

    还未进二门,秦菡儿就过来了。

    靖国侯夫人笑道,“我就不打扰们两姐妹闲聊了。”

    秦菡儿福身,靖国侯夫人离开。

    等靖国侯夫人一走,秦菡儿就望着苏锦道,“怎么想起来找我了,我还想着明儿去王府找呢。”

    苏锦笑道,“明天去王府不一定能见着我。”

    秦菡儿看着她,苏锦道,“去那边凉亭说话。”

    两人进了凉亭。

    秦菡儿觉得苏锦来找她一定是有事。

    虽然有同心蛊在,知道谢景宸没死,但这么多天,边关一直没有找到镇北王世子的消息传回来,可见还下落不明。

    这时候镇北王世子妃哪有闲情逸致来找她说话解闷?

    尤其她还把贴身丫鬟打发了,只留她在凉亭里说话。

    秦菡儿猜测苏锦的来意,苏锦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来找是想借用的蝴蝶引。”

    秦菡儿眉头先是一皱,苏锦瞪大眼睛道,“,是……。”

    要去边关几个字刚涌到喉咙口,就被苏锦给打断了,“嘘。”

    秦菡儿压低声音道,“这太危险了。”

    “与其待在京都日日担心,我宁肯去边关冒险,”苏锦道。

    苏锦要冒险,可秦菡儿不能助纣为虐啊。

    她摇头道,“我没有蝴蝶引了。”

    苏锦看着她,秦菡儿道,“天寒地冻,蝴蝶活不了。”

    蝴蝶在冬天确实很少见。

    苏锦还以为能寻找蛊虫的蝴蝶会例外,没想到也没有。

    苏锦脸上有一抹惋惜之色。

    秦菡儿劝苏锦打消这念头,只是苏锦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是不会更改的。

    苏锦望着她,“如果靖国侯世子有什么万一,能安心待在靖国侯府吗?”

    秦菡儿哑然。

    她没再劝苏锦,只道,“出门在外,一定多加小心。”

    苏锦点头。

    苏锦在靖国侯府待了小半个时辰,秦菡儿送她出府。

    等苏锦坐上马车的时候,秦菡儿递给她一个竹筒道,“要的蝴蝶引。”

    苏锦接了,笑道,“我就知道的蝴蝶不一般。”

    “天冷,蝴蝶容易死是真的,”秦菡儿道。

    她知道镇北王世子的体内有蛊虫,蝴蝶引能帮忙找到他。

    可如今天寒地冻,蝴蝶一放出来,飞不了多远就被冻死了。

    不然她怎么可能不把蝴蝶交给皇上帮忙找人呢。

    不过京都距离边关遥远,她们主仆坐马车去边关,等到的时候,天应该暖和点了吧?

    苏锦道了谢,就坐上马车回王府。

    皇宫,御花园。

    难得天气还不错,皇上批阅奏折有些乏了,在御花园闲逛。

    知道皇上在御花园,不少后妃都蠢蠢欲动,想和皇上来个御花园不期而遇。

    只是不少嫔妃出动,遇到皇后和李贵妃,就悻悻回宫烤火了。

    有皇后和李贵妃在,哪有她们献殷勤的份,万一不小心抢了她们的风头,后果不堪设想啊。

    皇上在御花园凉亭内歇脚喝茶。

    皇后和李贵妃迎面遇上。

    李贵妃看了看皇后的脸色,笑道,“找了这么多天,皇后还没找到周嬷嬷?”

    皇后脸阴沉沉的。

    周嬷嬷无端失踪,宫里上下都快被她的人翻个底朝天了,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去质问太后,还被太后痛斥了一顿。

    太后派人在宫外刺杀周嬷嬷,她和太后吵了一顿后,太后却是没再对周嬷嬷出手。

    可人不是太后杀的,那怎么会人间蒸发?

    周嬷嬷毕竟跟了皇后二十多年,突然出事,皇后心底空落落的,凤鸾宫能使唤的人不少,可没一个有周嬷嬷那么顺心。

    再见李贵妃幸灾乐祸的样子,皇后有些怀疑是不是李贵妃背后下的手,目的是为了断她一臂。

    只是没有证据的话,皇后不会说,免得李贵妃借机和皇上告状。

    皇后朝凉亭走去,给皇上请安,然后坐下。

    远处,一小公公跑过来,在福公公的心腹公公耳边嘀咕了两句。

    公公吓的脸一白,赶紧进凉亭,在福公公耳边低语。

    福公公倒吸了一口气。

    皇上见了道,“怎么了?”

    福公公惶恐,“奴才惊扰了皇上了。”

    “有事就说,”皇上道。

    福公公欲言又止,皇后道,“莫不是本宫和李贵妃不能听吧?”

    福公公忙道,“不,不是……。”

    “刚刚朝华宫派人来报,说是朝华宫闹鬼。”

    “上供的糕点果子这些天总是莫名其妙的少了一些。”

    皇上眉心皱的紧紧的。

    李贵妃一脸惊吓。

    皇后脸色苍白。

    鬼怪之事,总是叫人格外的敬畏。

    她望着皇上道,“什么鬼怪,臣妾是十有八九是看守朝华宫的公公嘴馋偷吃了。”

    李贵妃则道,“朝华宫本就没几个公公,那些糕点果子就是吃了,也没知道,又怎么会自己偷吃了还禀告皇上知道?”

    这不是嫌日子舒坦了,吃饱了撑着没事捉几只虱子放身上咬自己吗?

    李贵妃虽然话是在反驳皇后,但皇后不否认她说的有道理。

    李贵妃继续道,“依臣妾看,应该是有人躲进了朝华宫。”

    “不过近来也没听说宫里有人失踪啊,除了皇后身边的周嬷嬷。”

    李贵妃倒没想过周嬷嬷会躲在朝华宫里,她是皇后的贴身嬷嬷,这宫里头谁敢把她怎么样吗?

    皇上眉头皱紧,吩咐福公公道,“亲自带人去搜朝华宫。”

    福公公连忙应下。

    从凉亭出来,心腹小公公迎上来,小声道,“真的要搜吗?”

    福公公脑壳疼。

    天知道镇北王世子妃让他帮着传朝华宫闹鬼是想做什么啊。

    现在事情闹到皇上跟前,皇上让搜查,能不搜查吗?

    世子妃那么聪慧,皇上搜查应该在她算计之内。

    不会真的能从朝华宫搜出来点什么吧?

    可她有什么要给皇上看的,直接呈上来不就行了吗,何必饶这么大一圈呢?

    福公公心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