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说到最后,李总管的声音都有点飘。

    世子妃就算真的是去大佛寺祈福,王府也不该五六日都没发现才对。

    这话说出来太显得王府对世子妃不看重了。

    可是——

    这是世子妃的吩咐啊。

    不许任何人去打扰她祈福,世子妃身上要钱有钱,大佛寺对世子妃毕恭毕敬,根本就不需要王府派人去送东西。

    这一听话,世子妃跑了。

    皇上听了李总管的禀告,原本很生气,但一听他也被苏锦骗了,皇上就没朝李总管发火了。

    为了一个驸马居然骗他这个皇上亲爹。

    皇上更恼谢景宸了。

    谢景宸,“……。”

    听李总管说已经派人去追回世子妃,皇上就让李总管退下了。

    皇上不放心,另派暗卫去找人。

    李总管出皇宫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是镇北王府管事的,极少进宫,镇北王府老王爷、王爷都在边关,谢景宸更出事了。

    王府里能惊动皇上的主子只有镇北王妃和锦宁公主。

    一时间,大家猜测纷纭,镇北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

    第二天,赵太医听闻了李总管进宫求见皇上的事后,是一上午都心不在焉。

    最后,硬着头皮去求见皇上了。

    女儿跑了,皇上没胃口吃饭。

    赵太医求见,皇上随口道,“让他进来。”

    赵太医就进去了。

    和昨儿李总管一样,要宫人都退下才肯禀告事情。

    福公公实在想不出来赵太医有什么事需要避开众人禀告皇上的。

    但还是把宫女太监都打发下去了。

    赵太医这才望着皇上道,“皇上,镇北王世子妃是被人挟持了还是偷偷去了边关?”

    皇上眉心一皱,“赵太医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赵太医惶恐道,“昨儿崇老国公身体不适,臣去给他诊脉……。”

    福公公则道,“那这也不是赵太医该问过的事。”

    赵太医也知道他不该过问,可他怕一直瞒着,万一镇北王世子妃出点什么意外,皇上会砍了他脑袋啊。

    赵太医跪下道,“镇北王世子出事的消息传回京,世子妃悲痛之下晕倒,镇北王府请臣去给她把的脉,世子妃她,她……。”

    “她怎么了?”皇上问道。

    “世子妃已怀有身孕。”

    本来是件大喜事,皇上要做外祖父了,可赵太医禀告的时候,声音小的跟蚊蝇哼似的。

    实在是这个好消息禀告的不是好时候啊。

    见皇上又喜又恼,赵太医忙道,“臣想向皇上道喜,世子妃严令臣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东乡侯夫人在内。”

    “臣怕出事,才违逆世子妃的叮嘱禀告皇上。”

    可不是他欺瞒不报啊,是世子妃不让。

    他一个小小太医,身份不及世子妃,连吃饭的医术都比不过他,哪有不听话的份?

    看着赵太医惶恐不安的脸,福公公都有点同情他了。

    因为这感觉他不要太熟悉,被东乡侯威胁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煎熬的。

    同病相怜,福公公帮赵太医说了几句好话,“公主的话,确实没人敢不听。”

    “赵太医能及时禀告皇上,也算是有心了。”

    皇上也知道赵太医无辜。

    然后更恼谢景宸了。

    不过就是长的比一般世家子弟好看一点,竟然引的他女儿当街抢人。

    一出事,他女儿都不顾自己的安危要去边关找他。

    这是谢景宸不在眼前,这要在,皇上都忍不住叫人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再说了。

    “加派人手出去找公主,”皇上吩咐道。

    “谁要敢泄露公主偷溜出京的消息,杀无赦!”

    齐王和崇国公在暗处,就是两条蛰伏随时会扑出来咬人的毒蛇。

    要是叫他们知道苏锦逃离京都,身边还没带什么人,只怕会不遗余力的找到苏锦。

    福公公劝皇上息怒,“皇上,世子妃聪慧机灵,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离京去边关的,您放心吧。”

    从世子妃扳倒皇后和太后那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来看,这世上,比得过世子妃的男子压根就没几个。

    世子妃离京,福公公是很放心的。

    他相信,敢打世子妃主意的最后都是给世子妃送钱。

    赵太医擦着额头冷汗退出御书房。

    这事压在他心头几天了,如今说出来,整个人都轻松了,隐隐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也不知道世子妃这会儿在做什么?

    此时此刻的苏锦,虽然离京六日了,但并没有离开京都多远,距离京都不过一百六十里。

    那日斗垮太后和皇后,回府的路上,马车颠簸了下后,她就开始了孕吐。

    尽管她有一颗迫切去边关的心,可身体没那么听话啊。

    马车一颠簸,她就头晕目眩,压不住呕吐的感觉。

    这一路上,苏锦都不记得多少次下马车在一旁吐了,而且还吃什么吐什么,自己都扛不住了,遑论去边关。

    杏儿不知道劝了她多少遍,让她回京,苏锦觉得自己左欺右骗好不容易才出京,就这么回去,想出来就难了。

    再者,她也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慢慢走,总能到边关的。

    只是照她的速度,要么到不了边关,半路被发现逮回去,要么她到边关,谢景宸应该已经找到了。

    苏锦,“……。”

    苏锦望天轻叹。

    赶路是不可能赶路了,千里寻夫的迫切硬生生的被孕吐扭成了离京游山玩水。

    杏儿不担心姑爷,她担心自家姑娘吃不饱,连带饿着了肚子里的小少爷。

    每到一个地方,她就找人打听哪家的菜最好吃,然后回来告诉苏锦道,“姑娘,前头不远的李家菜馆的菜味道不错,咱们去吃点儿吧?”

    苏锦没食欲,嘴里没什么味道,“先买点酸梅吧。”

    杏儿往前跑,找了个卖酸梅的小摊子买一包酸梅。

    她尝了一颗,眼泪没差点酸下来。

    她望着小摊贩道,“这梅子也太酸了吧?”

    小摊贩笑道,“小哥不喜欢吃酸吧,我这酸梅可是镇子上一绝,不少怀了身孕的少夫人都来买。”

    她怎么不喜欢吃酸啊,她酸的、辣的、咸的都喜欢吃。

    只是这酸梅也太酸了,但姑娘近来嗜酸,一定要越酸越好。

    杏儿买了一大包,付了银子后,喜滋滋的抱着酸梅转身,就看到一人骑马疾驰过来。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苏锦派去边关送蝴蝶引的暗卫。

    看到他,杏儿高兴的张嘴叫,还腾出一只手摇晃,“喂,喂,我在这儿!”

    杏儿招手,暗卫根本没见着她。

    暗卫没想过苏锦和杏儿会在这里,而且还是一身小厮打扮。

    且街上嘈杂,叫卖声不绝于耳。

    杏儿抱着酸梅在后面追,“跟班!”

    “跟班!”

    天可怜见,不是她不喊名字,实在是情急之下,根本想不起来人家叫什么。

    杏儿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暗卫绝尘而去。

    气的杏儿直跺脚,跑到苏锦跟前道,“姑娘,看见姑爷跟班了吗?”

    苏锦轻嗯了一声。

    杏儿臭了小脸道,“姑娘让他去边关送东西,他怎么回来了?”

    “可能是蝴蝶死了吧,”苏锦叹气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