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原本那些船都停靠在码头边,一眼就能看见。

    等苏锦从马车内下来,只看到空旷的码头停了周家一艘船。

    周家管事的迎上前来,看到戴着面具的苏锦,周家管事的愣了下。

    美人阁的二管事他见过啊。

    周家管事眉头紧了三分,“阁下是?”

    苏锦淡淡一笑。

    车夫忙道,“这就是我们美人阁二管事。”

    周家管事的也笑了,“离京了一段时间,不成想美人阁二管事换人了。”

    虽然在笑,但眸底的警惕也很明显。

    警惕是人之常情,就这么轻易放人上周家货船,周家的生意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大。

    “美人阁有两位二管事,王管事留在京都帮赵管事打下手,我负责和北漠合作一事,”苏锦解释道。

    周家管事心头一震,“二管事是要去边关?”

    苏锦轻颔首。

    周家管事的眸光就凝重了。

    这些天衙差满大街拿画像寻人,说是找什么逃犯养女。

    起初他还有点纳闷,既是逃犯养女,何不直接张贴告示,悬赏缉拿,要衙差满大街的寻人?

    知道看到那画像,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画像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镇北王世子妃和她的贴身丫鬟。

    周七姑娘嫁给北宁侯世子,镇北王世子妃去北宁侯府喝喜酒,他是见过镇北王世子妃的,虽然只远远的看了一眼。

    周家管事的为人精明,他不着痕迹的从苏锦的耳垂看过去——

    有耳洞。

    还没有喉结。

    这分明是女儿身。

    莫非这是镇北王世子妃?!

    这个猜测从心头闪过,周家管事的身子都拘谨了几分。

    他忙笑道,“阁下这么年轻就成了美人阁二管事,还负责和北漠通商一事,实在令人佩服。”

    “这一路行船,颇为枯燥,倒是多了一个能闲聊的伴了。”

    周家管事做了个请的姿势,“请。”

    苏锦让他先上船。

    周家管事就默默的先上船了。

    苏锦看着之前停船的地方,道,“朝廷运粮的船什么时候启程的?”

    “运粮是急事,昨儿半夜就启程了,”周家管事如实道。

    杏儿好奇道,“朝廷征船运粮,为什么周家的船没有被征用?”

    周家管事的笑道,“原本也是要的,只是这艘船运的货物有一小半是制造贡品的原材料,耽误不得,不然也要仅着运粮先。”

    他们这些人不上战场,也该为朝廷进点绵薄之力。

    周家生意遍布大齐,富可敌国,生意做的这么大,和朝廷不可能没有生意往来,但因为生意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所以没有皇商的名头。

    周七姑娘嫁给了北宁侯世子。

    北宁侯世子和南安郡王他们关系好,又在东乡侯府住了许久,周家一下子多了好些靠山。

    背靠大树好乘凉,自打周七姑娘出嫁后,周家拿到了不少宫里的供货单。

    也正因为这层原因,同州府不得不卖周家几分薄面。

    征用民船运粮,苏锦不反对。

    但如果运的不是粮草是沙子石头,苏锦意见就很大了。

    苏锦问周家管事的那运粮船有没有不对劲之处,比如吃水。

    周家管事的有点吃惊。

    镇北王世子妃连货船吃水都知道?

    “确实有点不对劲,那些货船吃水深浅不一,按理不应该有那么大的差别,”周家管事如实道。

    “二管事这么问是?”

    苏锦摇头,“没事,就是随口问问。”

    身后,过来一小伙计道,“货物都搬上船了。”

    周家管事问苏锦,“二管事可有什么要买的忘带的?”

    苏锦摇头,“没有。”

    “那就启程吧,”周家管事的道。

    在同州府耽误了几天,总算是启程了。

    站在船头,风拂过脸颊的感觉真好。

    杏儿喜欢这种感觉,这让她想起了青云山。

    但她时时刻刻记着苏锦怀身孕的事,小声道,“姑娘,外面风大,别吹着了小少爷。”

    苏锦,“……。”

    苏锦一脸黑线。

    这么点风能吹着她家小少爷吗?

    就是龙卷风也办不到啊。

    周家管事的不在船头,他之前真拿苏锦当美人阁二管事,也就没管那么多。

    出门在外,总不比待在铺子里舒服。

    可现在他十分怀疑美人阁二管事就是镇北王世子妃啊。

    堂堂公主,能让她和一群小伙计待在一起同吃同住吗?

    周家管事的让人腾了一间房出来给苏锦。

    给苏锦准备的吃食也是最好的。

    周家管事的叮嘱道,“做菜用心点,别乱切乱炖,她可不比我们这些粗人。”

    “只是美人阁的二管事而已,用得着这么礼待吗?”小厮嘟嚷道。

    “美人阁靠山大,但也只是一个二管事啊。”

    周家管事的抬手拍过去,直接打在小厮的后脑勺上。

    “给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伺候着,谁敢慢待了他们,我绝不饶他,”周家管事一脸严肃道。

    那些小厮哪敢掉以轻心,连连点头。

    就是他们保证了,周家管事的也还是不放心。

    这艘船上的货物价值少说一万两,可比起镇北王世子妃的安全,那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也亏得镇北王世子妃胆子够大,身边只带两个人就敢去边关。

    他有心劝两句,还怕镇北王世子妃不高兴强忍着。

    苏锦坐马车晕的厉害,坐船要好很多,但该吐的还得吐。

    再加上船上的饭菜没那么精致,她就更食难下咽了。

    杏儿还抱怨饭菜做的不好,去找周家管事的,可一看周家管事他们吃的菜,杏儿感动了。

    这已经是把最好的给她家姑娘了啊。

    杏儿觉得厨子厨艺太差了,她亲自给苏锦下厨。

    她烤鱼是一绝,但苏锦闻不得鱼腥味。

    杏儿在青云山厨房待了许久,各种菜她都看过好多遍,做几道拿手菜应该不是问题。

    她早就想试试了。

    周家管事的吩咐过,不得慢待苏锦她们。

    杏儿要灶台,小厮就把灶台让给她了。

    在一旁围观了会儿杏儿烧菜,小厮就去找周家管事的了。

    他小声道,“他糟蹋船上的粮食就算了,可我看他的样子,有点想毒死那二管事。”

    “他不是想嫁祸给咱们周家吧?”

    周家管事,“……。”

    他赶紧去厨房看。

    看着锅里的菜,周家管事的郁闷了。

    完全看不出来这炒的是什么菜啊。

    他眸光转了一圈,没能从架子上找到对号入座的菜。

    反倒是堆在角落里的炭……

    “周管事的,尝尝,”杏儿殷勤道。

    “……。”

    周家管事的连连摇头。

    他还想多活几年呐。

    杏儿看着盘子里的菜,心有点痛。

    青云山厨娘说过,糟蹋粮食是要天打雷劈的。

    她也从来不浪费粮食。

    杏儿抓了一点塞嘴里。

    然后——

    没差点死自己手里。

    吐了之后,猛漱口。

    为什么都不拦着她一点儿?

    周家管事的忍俊不禁,“这是?”

    “给我家……二管事的做好吃的啊,”杏儿道。

    “……。”

    好吃的?

    小厮站在周家管事的身后两眼都快翻抽筋了。

    生吃都比这美味几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