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也知道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动手能力。

    她明明没一个步骤都是按照厨娘学的。

    可做出来的就是这样。

    杏儿反省了下——

    她缺一个像她这么会添柴的丫鬟。

    她让周家管事的给她烧火,她决定再试一下。

    周家管事的眼角都在抽。

    就这厨艺,就是再试一百遍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起点太低了啊。

    米菜不值钱,可他们在船上,也没地方补给,不便给她这么糟蹋啊。

    周家管事的道,“要吃什么,我给做。”

    杏儿睁圆眼睛,“还会做菜?”

    “会一点儿,”周家管事道。

    小厮也惊讶了。

    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周家管事的做过菜。

    周家管事的切菜一般,可做菜还真不赖。

    只是他进了厨房没出去,船上那些小厮都围到了厨房,把厨房围了个水泄不通。

    菜是杏儿点的,给苏锦做的。

    可菜刚端出锅,就剩下空盘子了,最后一点菜汁都被小厮倒进碗里拌饭吃了。

    杏儿,“……。”

    周家管事,“……。”

    小厮不知道苏锦的身份,在他们看来,就是个美人阁二等管事的。

    周家管事的做菜,他们都还没尝过呢。

    不只是他们,连周家老爷都没尝过。

    哪能轮到一个二管事抢先啊?

    众怒难犯。

    一群小厮抢菜,周家管事能怎么办,只能继续炒了。

    “谁再抢,我扣他一个月月钱!”周家管事道。

    小厮嬉皮笑脸道,“周叔做管事的太亏了,要学厨艺,指不定都是宫里的御厨了。”

    “去去去,别耽误我做菜!”周家管事的恼道。

    就他这厨艺给皇上做菜,十颗脑袋也不够皇上砍的。

    这些没吃过好的,一点菜就能把他捧上天了,他有几斤几两他能不清楚?

    不过小露一手,菜被人抢了精光,内心还是挺愉悦的。

    周家管事的炒了两个小菜,炖了个鸡蛋,杏儿端了托盘给苏锦送去。

    看着摆在桌子上的菜,苏锦吃惊道,“厨艺不错啊。”

    杏儿,“……。”

    周家管事的在后面,想到杏儿那一盘子炭,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杏儿面红耳赤。

    她要去给苏锦做菜,苏锦知道的。

    走之前,苏锦还道,“那我就等端菜来了。”

    杏儿雀跃欲试,结果被那一盘子菜打击的体无完肤。

    想到以前笑话姑娘做的菜比砒霜还难吃,杏儿就有点怕被苏锦笑话。

    但她又不敢骗苏锦,小声道,“这菜是周管事做的。”

    “那做的呢?”苏锦问道。

    “……扔了。”

    “扔了?”苏锦挑眉道。

    杏儿小脑袋都快低的能看到后脑勺了。

    看她那样子,还有周家管事的脸上憋不住的笑,苏锦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亏得这丫鬟说的信誓旦旦,受打击了吧。

    苏锦拿筷子夹菜,点头道,“周管家的厨艺不错。”

    周管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船上吃的不讲究,慢待了。”

    见苏锦吃了两筷子,周管家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杏儿搬了小椅子坐到苏锦对面,也吃起来,塞了一嘴道,“周管家的厨艺真不错,晚饭还让他给姑娘做。”

    苏锦敲杏儿脑袋道,“人家忙着呢,哪有时间给我做菜?”

    “那姑娘吃不饱怎么办?”杏儿问道。

    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了小少爷啊。

    不过苏锦已经有好些天没吃饱过了。

    周家管事的做的菜不错,但苏锦吃了半碗饭就吃不下了。

    杏儿也没提让周家管事的做菜,但她用行动夸赞周家管事的菜做的好吃。

    盘子都用馒头刷干净了,汤都没剩。

    送去的时候,小厮看着盘子道,“洗过了?”

    “没洗,”杏儿脸红道。

    “……。”

    杏儿把盘子放下就走了。

    苏锦吃饱了,推开窗户看两岸风景。

    坐久了,就到船头站会儿,可惜是冬天,要是夏天,风景定然不错。

    周管家到了块吃饭的时候,就直觉的进了厨房,让小厮把菜切好,他来掌勺。

    中午时间仓促,只做了三个菜,晚饭多做了两道,而且分量还多,一半给苏锦,一半和小厮们一起吃。

    托了苏锦的福,小厮们吃了两天好的。

    一路上,周管家给苏锦介绍地界,“这一带是许州和肃州的交界。”

    “往前,就到肃州了。”

    肃州?

    那林少爷家就在肃州。

    小厮摇船帆,道,“肃州的烤鸭是一绝,等船靠岸了,可以去尝尝。”

    杏儿望着小厮道,“还在肃州停吗?”

    周管家正要说话,小厮先道,“是啊,再有两日,就是卫太医的徒弟迎娶肃州知府千金大喜的日子,周管家要去送贺礼呢,我们会在肃州停一两天。”

    周管家望着苏锦道,“沈管事如果不急着去边关的话,就在肃州歇上两日吧?”

    虽然苏锦身份尊贵,但周管家是奉命来送贺礼的,他总不能顾着护送镇北王世子妃,就把周老爷的吩咐抛诸脑后。

    想到镇北王世子出事,周管家觉得苏锦肯定不会在肃州耽搁。

    要是她赶着去边关,送贺礼的事他就交给别人去办了。

    世子妃的安危比送贺礼重要的多。

    苏锦笑道,“肃州前知府林家少爷落了把折扇在我这儿,既然船要在肃州靠岸,我便去把折扇还了。”

    如此,周管事就放心了。

    一天后,船才靠岸。

    又坐了大半天的马车,才到肃州府。

    苏锦身怀有孕,马车跑不快,为了迁就她,马车跑了大半天才到。

    对此,小厮们是颇有意见,但周管家压着,一个个都不敢表达不满。

    他们在肃州不待多久,在马车上多耽误些时间,玩的时间就少了啊。

    他们还想在肃州府看看有没有什么小玩意可以买了回去讨丫鬟欢心呢。

    卫太医的徒弟明天迎娶肃州知府千金,提起一日送贺礼不妨事,只是周管家怕苏锦赶时间,不打算吃喜酒了。

    早些年,周老爷受伤,还多亏了卫太医出手相救,现在卫太医又是苏锦的恩师,这贺礼就更不能不送了。

    马车直奔卫府。

    杏儿掀开车帘就看到卫府门前一片狼藉。

    大红喜绸扔在地上,上面脏兮兮的,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过。

    周管家骑马在前面,见了道,“这……这是出什么事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