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卫家小厮正弯腰捡绸缎,听有人询问,抬起头来。

    他脸上尽是淤青,嘴角还有些肿。

    见是周管家,叹息一声道,“孙知府派人来砸了喜堂。”

    周管家翻身下马,不理解道,“明儿不是孙卫两府结亲的日子吗?”

    小厮叹息一声。

    结亲?

    不结仇就不错了。

    周管家来过卫家两回,小厮也认得他,周管家询问,小厮便多说了些。

    杏儿下马车后,把苏锦扶下来。

    听小厮说起,苏锦才知道这事和她有脱不了的干系。

    她用计让太后接卫太医回京,以便查明二皇子的身世。

    为了保卫太医周全,默认了卫太医是她恩师的事。

    镇北王世子妃,大齐锦宁公主的恩师,这个身份够分量。

    卫太医膝下无子,但收了一个好徒弟,那是当亲儿子疼的。

    卫太医的身份一传回肃州,肃州知府就动了歪脑筋,要和卫府结亲,拐着的弯的攀上镇北王世子妃这桩亲。

    孙知府在肃州独揽大权,他要把女儿嫁给卫太医的徒弟,卫家只有接着的份。

    卫太医远在京都,抽不开身回来,等生米煮成熟饭,想悔亲也不行了。

    这边孙知府高高兴兴的准备嫁女儿,嫁衣都准备好了,结果京都传来消息,卫太医压根就不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

    他只是镇北王世子妃算计太后的一颗棋子。

    孙知府知道后,那是勃然大怒啊。

    卫太医都是颗棋子,他那徒弟就更别提了。

    就这么一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小郎中也妄想高攀他知府,娶他的女儿?

    孙知府全然忘了当初是怎么威逼利诱把女儿塞给他口中的小郎中的。

    觉得被人给耍了。

    然后——

    卫家就成现在这样了。

    杏儿愤愤不平,“那孙知府未免欺人太甚了!”

    小厮拿着绸缎,叹气道,“肃州有谁敢招惹孙知府?”

    “没有镇北王世子妃做靠山,我家老爷就是太医,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

    “肃州是没法再待下去了,我家夫人已经差人给老爷送信,等救出少爷就搬去京都了。”

    杏儿则道,“就这么算了?”

    小厮看了杏儿一眼。

    不这么算了,还能怎么样?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何况卫家根基浅薄,怎么会是孙知府的对手?

    而且孙知府做事滴水不漏,他先派人来卫家,让卫家登门商议退亲之事。

    卫夫人也没多想就去了,结果直接撞在了孙知府的枪口上。

    人家还没嫌弃卫府,卫府倒先嫌弃他女儿了。

    那些送去的聘礼也不退了,还把卫太医的得意弟子抓进了府衙大牢,这会儿还不知道情况如何。

    苏锦和杏儿都气的不轻。

    没见过孙知府这么无耻的,先是施压逼人娶他女儿,知道卫家没有靠上镇北王世子妃这颗大树,又想悔婚。

    悔婚就算了,还不想退嫁妆,还把要悔婚的罪名摁在卫家头上,完了,还把差点成为他女婿的卫家大少爷给抓了。

    卫太医膝下无子,收了个徒弟。

    孙知府为了拐着弯的攀上镇北王世子妃的高枝要嫁女儿,还要嫁的有名有份,逼卫夫人收了卫太医的徒弟为儿子。

    虽然是逼迫的,但卫夫人是真喜欢,也就听从了。

    结果现在闹成这样,卫夫人一双眼睛都哭肿了。

    周管家望着苏锦。

    周家虽然有钱,在肃州地界也有不少生意,没有周老爷同意,他是不敢管,也管不了这事的。

    苏锦一个头两个大。

    这事因她而起,又被她知道了,她岂能袖手旁观啊。

    何况卫太医人不错。

    是她恩师的事也是她闹出来的,这后果不该卫府承担。

    卫家小厮去禀告了卫夫人,跑回来对周管事道,“夫人说让您白跑一趟实在对不住,府里被砸的乱七八糟的,今儿就不请您进去喝茶了。”

    周管家也没想进去。

    苏锦道,“先去客栈住下吧。”

    “卫夫人也别太担心,指不定明儿卫少爷就回府了。”

    小厮叹息。

    知道人家说的是宽慰话,但孙知府那里只怕没那么容易放人。

    孙知府贪财,怕是要不少的赎金才肯放人。

    杏儿扶苏锦坐上马车,周管事领着苏锦去了周家开的客栈落脚。

    马车内,杏儿望着苏锦,“要管这事吗?”

    “肯定要管,”苏锦道。

    但怎么管,还得想想。

    进了客栈后,时辰还早,苏锦就带杏儿上街了。

    找了个街边小摊,叫了碗面,问小摊贩可知道卫太医家被砸的事。

    小摊贩叹息连连,“这卫太医府上也是倒了大霉了,都怪那什么镇北王世子妃,利用卫太医,给卫家惹祸。”

    苏锦,“……。”

    杏儿,“……。”

    杏儿要发飙,被苏锦摁下。

    苏锦笑道,“砸卫家的是孙知府,怎么没听骂他,反倒骂镇北王世子妃?”

    “山高皇帝远,数落镇北王世子妃几句给卫太医出出气她也不知道,”小摊贩随口道。

    “……。”

    “这肃州,可是不敢骂孙知府,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

    杏儿望着小摊贩道,“那就不怕传到镇北王世子妃耳中?”

    小摊贩笑道,“这我倒还真不怕。”

    “镇北王世子妃以前是青云山的土匪,提起她,谁没骂过几句?”

    “要真追究起来,只怕肃州府一大半的人要掉脑袋。”

    “再者肃州府承过卫太医恩惠的人不少,镇北王世子妃用计把卫太医弄去京都,我们都恼她呢。”

    某个被恼的世子妃哑口无言。

    她就是打听下孙知府都做过些什么败德丧行的事。

    居然没人敢说他的坏话,反倒听了几句数落她自己的。

    从小摊贩的脸上,苏锦就知道孙知府的为人了。

    苏锦又问道,“那肃州前知府林大人呢?”

    小摊贩叹息一声,“林大人倒是个好官,可惜皇上昏庸,把这么一个好官给罢免了。”

    苏锦,“……。”

    杏儿,“……。”

    那边有人要面,小摊贩赶紧去招呼。

    杏儿默默的望着苏锦。

    真是倒霉,这小摊贩骂完了姑娘,又骂姑娘的亲爹。

    这两个才是最不能招惹的,他还偏就敢说了。

    反倒是孙知府,不敢吭一句。

    山高皇帝远,也不能这么欺负皇上啊!

    苏锦吃完了面,就去逛街,又找了个大娘问了几句。

    没人敢说孙知府的不是,对林大人则是惋惜。

    苏锦买了一套文房四宝,带着杏儿去林府。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