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林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林家守门小厮看着杏儿下马车,又将苏锦扶下来。

    两人迈步上台阶,林家小厮道,“们找谁?”

    “找林大少爷,他把房间让给我家公子,还落了把折扇在客栈里,我们特来归还,”杏儿道。

    小厮看了苏锦一眼,“我家大少爷就是被们两害的差点流落街头?”

    苏锦,“……。”

    杏儿,“……。”

    “流落街头?”苏锦眉头微挑。

    小厮不想提自家大少爷丢脸的事,道,“算们还有良心,我家大少爷没有帮错人。”

    “们先等着,我去禀告我家大少爷。”

    说罢,小厮转身进府。

    苏锦和杏儿面面相觑。

    等了没一会儿,林大少爷的小厮就出来了。

    小厮一脸不爽,“真是们。”

    不爽归不爽,人家是来还大少爷折扇的,也算是拾金不昧了。

    “公子请进。”

    小厮前面带路,苏锦迈进林府,杏儿紧随其后。

    往前走了几十步,就见林大少爷走过来。

    林大少爷道,“兄台太客气了,我把折扇遗落在客栈,还专程给我送来。”

    苏锦笑道,“如果不是把房间让与我住,也不会把折扇落下,我给送来也是应当的。”

    林大少爷接过折扇,从他脸上的神情能看出来对这把折扇是喜欢极了。

    不是特别喜欢,也不会大冬天的把折扇带身边。

    “我听小厮说把客栈让与我后,险些流落街头?”苏锦问道。

    林大少爷笑道,“小厮只是夸大其词而已。”

    他话一说完,就被贴身小厮拆台了。

    “怎么没有,要不是咱们连夜赶路,真的就夜宿街头了,”小厮道。

    林大少爷以为和钱少爷的同窗之谊,怎么也会留他住一晚上。

    谁想到他连钱府大门都没进去,说是钱少爷病了,不见客。

    林大少爷是识趣之人,把准备的礼物送上,就带着小厮走了。

    寻了几个客栈,都没有住的地方了。

    小厮提议去找苏锦,两个人挤一挤,总比夜宿街头好。

    林大少爷没同意,买了两匹马,星夜兼程的赶路。

    林家以前是知府,被罢官后,驿站也不接待他们。

    天寒地冻,要不是身子骨结实,真的要冻伤不可。

    原本走水路能直接到肃州,不用辛劳,谁想到船被征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便弃船骑马,快马加鞭,前儿傍晚才到。

    在半道上发现折扇丢了,还不知道是丢在了什么地方,或许是骑马的时候从包袱里颠簸了下来。

    林大少爷以为折扇是丢定了,没想到又回到了他手里。

    苏锦道了谢,再把挑的谢礼送上。

    林大少爷推辞不收,苏锦一定要送,他也就接了。

    道了谢,苏锦打算告辞了,林大少爷请她喝茶,苏锦想了想道,“那就叨扰了。”

    苏锦自称姓谢,林大少爷唤她一声谢兄。

    两人往前走,进二门的时候,正好碰到被贬官的林大人。

    林大人一身青袍,面带怒容,看到苏锦的时候,脸上的怒容收敛了几分,添了几分儒雅和正气。

    林大少爷给自家父亲见礼,顺带介绍苏锦。

    苏锦作揖。

    林大人夸了苏锦几句,便迈步走了。

    杏儿道,“林大人好像很生气。”

    小厮本来看杏儿不顺眼,但杏儿一句林大人在小厮这里刷足了好感,他叹息道,“我家老爷已经不是大人了。”

    苏锦望着林大少爷,林大少爷道,“家父和卫太医私交不错,卫府出事,家父恼怒,又恨自己帮不了卫家。”

    林大少爷只解释了一句,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

    林夫人追出来,她知道林大人要去找孙知府,要孙知府放人,让林大少爷劝着他点,结果见林大少爷有客,便什么都没说了。

    苏锦顺带给林夫人见礼。

    林夫人上下打量了下苏锦,笑了笑道,“们聊,我让丫鬟给们准备点心。”

    苏锦和林大少爷在凉亭喝了杯茶,闲聊了会儿,就告辞了。

    林大少爷送苏锦上马车。

    苏锦前脚走,后脚林夫人就把林大少爷叫了去道,“刚刚那位谢公子为人如何?”

    林大少爷道,“拾金不昧,品性高洁。”

    他那把折扇是前朝大师所画,少说也值三百两,他们能送还,还为让客房一事备了谢礼,足见为人不错。

    林夫人又问道,“那他有家室了没有?”

    林大少爷,“……。”

    林大少爷一脸黑线,“今儿是我见他的第二面,我哪知道他有没有家室?”

    林夫人嗔了林大少爷一眼,“我看那公子穿戴也不是很华贵,想来家世和我林家也不相上下,妹妹及笄在即,这个做兄长的也不帮着物色一二。”

    林大人被贬在家,起复无望,肃州又是孙知府一家独大,没人敢冒着得罪孙知府的风险登门求亲。

    为了林大少爷和林大姑娘的亲事,林夫人是操碎了心。

    眼看着有个年龄合适,品性高洁的公子从跟前路过,她能不惦记吗?

    家世倒是其次,重要的还是要人品好。

    “娘,我和谢兄只是萍水相逢,他来肃州是绕道来送折扇的,我怎么能打人家的主意?”林大少爷头疼道。

    “路过,也可以去问问,指不定就绕道绕出一段好姻缘来呢?”林夫人不以为意道。

    “……。”

    “快去啊。”

    “……。”

    林大少爷能怎么办,早知道他就不留谢兄喝那杯茶了。

    不过为了自家妹妹好,林大少爷还是豁出脸面去找苏锦了。

    林大少爷骑马出府。

    屋内,林夫人端茶轻啜,丫鬟在擦桌子,见桌子上摆了个锦盒,她转身唤道,“春柳,怎么随手就把锦盒放在这里,要是摔了怎么办?”

    春柳赶紧过来道,“这锦盒是谢公子送给大少爷的谢礼,大少爷的小厮长风塞给我,让我帮他送大少爷屋子里,我手头事忙,就带夫人院子里来了。”

    “我一会儿就给他送去。”

    丫鬟好奇了,小声问道,“送的什么?”

    “长风说是一套笔墨纸砚,”春柳道。

    丫鬟看了林夫人一眼,把锦盒打开瞄一眼。

    看了一眼,便惊艳道,“好漂亮的砚台。”

    林夫人喝茶,听了道,“什么砚台?”

    丫鬟便捧着锦盒给林夫人过目,“是谢公子送给大少爷的砚台。”

    林夫人看了一眼,眉头就凝进来,“这,这好像是……。”

    她忙把茶盏放下,把砚台拿起来看。

    越看越心惊。

    “快,快去把大少爷叫回来!”林夫人急道。

    ……

    客栈内。

    苏锦前脚回客栈,刚坐下,把茶盏端上手,敲门声就传来了。

    杏儿去开门,见是林大少爷,有点懵,“林大少爷?”

    苏锦也是不解。

    她刚从林府回来啊,林大少爷怎么就来了?

    她起身相迎,道,“林大少爷来找我有事?”

    林大少爷面带赫色,“没,没什么事……。”

    没事会来吗?

    苏锦请他进屋,杏儿给他倒了盏茶。

    见林大少爷欲言又止,苏锦道,“林大少爷有话不妨直说。”

    林大少爷实在羞于启齿啊,他望着苏锦道,“谢兄可娶亲了?”

    苏锦,“……。”

    杏儿,“……。”

    这话怎么听着要给她做媒?

    苏锦装傻,挠额头道,“林大少爷为什么这么问?”

    林大少爷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家娘想他娶自己妹妹,从不撒谎的他,第一次撒谎了,“家母酷爱做媒,见谢兄年纪不大……。”

    毕竟才十六岁多点,这年纪娶妻的少。

    自家妹妹还要几个月才及笄,多留一年陪伴爹娘,正合适。

    苏锦嘴角抽抽,有点心疼林大少爷有个喜欢做媒的娘,逼的他来打听。

    连她这样只见过一面的都不放过,想来这情况不少见。

    只是娶妻……

    这辈子是别想了。

    心有余身不足。

    但人家一番好心,苏锦也不好直接回绝,她摸着脸上的面具道,“我容貌有瑕,恐要辜负伯母一番美意了。”

    林大少爷松了一口气道,“容貌有瑕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更重要的还是品性和才华,我与谢兄虽只见过两回,谢兄品德犹如芝兰玉树,令人敬佩。”

    苏锦,“……。”

    杏儿站在一旁,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她跟着姑娘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别人夸姑娘品性和才华呢。

    品性且不说,自家姑娘的品性当然是最好的了,但这才华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家姑娘不止戴了面具还易了容呢。

    杏儿看着苏锦,眼睛盯酸了,也没找到自家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才气。

    想到苏锦自称姓谢,杏儿有点担心自家姑娘太坑,又给姑爷招桃花了,右相千金就是前车之鉴啊。

    苏锦轻咳几声,正要开口,门砰砰敲响。

    “进来,”杏儿道。

    门推开,一小厮走进来道,“大少爷,夫人让赶紧回去。”

    林大少爷皱眉,“出什么事了?”

    小厮摇头。

    他不知道啊。

    “夫人催的急,大少爷还是赶快回去一趟吧。”

    林大少爷赶紧起身同苏锦告辞。

    苏锦都替他担心林府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不会和林大人去找孙知府有关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