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衙差急急忙忙往府衙大牢跑,让人把打的奄奄一息的卫大少爷给放出来。

    看着卫大少爷身上的鞭痕,衙差都心肝儿打颤啊。

    这可是镇北王世子妃的小师弟。

    虽然镇北王世子妃的年纪还要小一点儿。

    尤其那些抽过卫大少爷鞭子的狱卒,更是吓的双腿发软……

    孙知府和孙夫人匆匆坐软轿赶到卫家。

    彼时苏锦和周管家也到卫家了。

    派来送贺礼的小厮其中一个是车夫,另外一个是周管家从周家小厮中挑了一个。

    美人阁的小厮,自然是镇北王世子妃的人了,理直气壮。

    周家小厮心虚的很,就是个凑数的,基本不说话。

    只车夫一人,苏锦怕他应付不来,以孙知府的为人,定然会不要脸的吃回头草,她要亲自盯着才放心。

    果不其然,如她所料,一知道卫太医真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又恬不知耻的登门了。

    看着孙知府大腹便便的样子,就知道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

    开口就叫亲家,杏儿鸡皮疙瘩都涌起来,要是她是卫家小厮,直接就拿扫把撵人了。

    卫夫人脸色寡淡,“孙知府这一声亲家,我卫家担待不起!”

    孙知府也知道自己没理,他道,“看亲家说的哪里话,卫家三媒六聘要迎娶小女过门,这婚书还在,怎么就不是亲家了?”

    卫夫人气的咬牙,“迎娶?孙知府是打算让自己的女儿和我儿子在衙门大牢办喜宴吗?!”

    “误会,先前都是误会,”孙知府赔笑脸道。

    “卫家登门退亲,把我给气着了……。”

    卫夫人气的浑身颤抖。

    杏儿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这也太无耻了点吧?

    苏锦给车夫使眼色,车夫看向孙知府道,“我家世子妃的小师弟卫大少爷人呢?”

    “这,这就送回来了,”孙知府声音打颤。

    说着话的功夫,衙差就把卫大少爷抬了进来。

    鼻青脸肿的,身上尽是鞭痕。

    卫夫人见了心如刀割。

    孙知府想把衙差砍了的心都有了,送回来之前也不知道给卫大少爷换身衣裳,好歹把身上的鞭痕遮一遮,蒙过小厮不就行了?!

    蠢笨如猪!

    车夫看向孙知府道,“这回若不是我家世子妃差我们送贺礼来,孙知府是要把卫太医的高徒活活打死吗?!”

    “怎么可能?”孙知府矢口否认。

    “这可是我的女婿,我做岳父的怎么可能心这么狠?”

    苏锦今儿是见识到了什么样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了。

    孙知府的脸皮只怕刀都劈不破。

    孙知府忙道,“小女和卫大少爷有缘,今儿日子不好,我择日就让他们完婚。”

    说着,给师爷使眼色。

    师爷朝车夫走过去,几乎是把车夫给拖走了,“难得来肃州一趟,我陪四下逛逛。”

    车夫转头看向苏锦,苏锦只笑不语。

    车夫,“……。”

    世子妃,不能这样啊。

    师爷拉了一个,另外一个直接跟着走了。

    卫家登时安静了下来,卫夫人气的站不住,瞪着孙知府,“……。”

    没有了镇北王世子妃派来的小厮,孙知府就不怕卫夫人了道,“这里是肃州,我说了算。”

    “等卫大少爷伤好了,就把亲事办了。”

    杏儿要说话,苏锦将她拦下。

    孙知府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辈,她们坏他好事,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苏锦望着孙知府道,“镇北王世子妃就这么一个小师弟,他娶亲这么大的事,孙知府就打算在肃州这小小地方草草办了吗?”

    孙夫人这才注意到苏锦,她道,“是什么人?”

    苏锦笑道,“我是美人阁二管事。”

    孙夫人忙笑开了脸道,“原来是美人阁管事,怎么和刚刚那两小厮不一起?”

    苏锦淡淡道,“我和他们要办的差事不一样,我此番奉命去边关,只是周家的船要在肃州停靠一两日,我闲来无事便一起来了。”

    “没想到却是看了一场好戏。”

    孙知府脸沉了沉,怪苏锦多管闲事了。

    “二管事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孙知府问道。

    苏锦坐下道,“卫太医如今在太医院当差,应该不会回肃州了,卫夫人和卫大少爷也要去京都和卫太医团圆。”

    “卫太医虽然没有教过我家世子妃医术,但他帮了我家世子妃的大忙,世子妃认了他这个师父。”

    “镇北王世子妃恩师这个身份有多重,孙知府应该比我更清楚,卫大少爷的喜宴若是设在京都,多少达官显贵都会亲自道贺,孙知府作为卫府亲家能从中捞多少好处……。”

    苏锦点到即止,再瞥了孙知府一眼。

    孙知府久经官场,哪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好处,官升一级不是难事。

    只是他为什么要提醒他?

    孙知府眸底闪过一抹怀疑。

    苏锦手搭在椅子上,状似不经意的手指动了动。

    周管事的眼角都在抽搐。

    这要好处的动作真是不要太娴熟了。

    可是世子妃啊。

    是坐拥日进斗金美人阁的镇北王世子妃啊。

    是皇上最最最疼爱的锦宁公主啊。

    这动作也太接地气太有损身份了。

    孙知府脸沉了沉,没想过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向他要贿赂的,可偏偏,这贿赂他还不能不给了。

    卫夫人脸阴沉沉的,她要说话,被周管家打断,“卫大少爷没事吧?”

    卫夫人也不想待下去了,没理孙知府,直接扶着丫鬟的手走了。

    孙府管事的请苏锦去外头凉亭坐坐。

    苏锦去了。

    孙府管事的拿了一张千两银票给苏锦。

    苏锦笑了一声,“欺负我没见过钱吗?”

    “孙知府能不能攀上镇北王世子妃恩师这么根高枝全在我一句话,就用一千两银子把我打发了?”

    “要多少?”孙府管事的问道。

    “五千两。”

    孙府管事的倒吸一口气,“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苏锦淡淡一笑,“管事的跟在孙知府身边,难道没听说镇北王世子妃连太后都打劫吗?”

    “我们这些下人出门在外又岂能辱没了她的名声?”

    孙府管事的无语了。

    难道他做的事不是辱没吗?

    孙管事的掏了五千两,“钱给可以,但要敢乱说一句话,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苏锦笑了笑,“卫大少爷娶谁不是娶,我和他非亲非故,犯不着和钱过不去。”

    拿了银票,苏锦揣怀里,迈步走了。

    师爷进来,朝孙知府点头。

    孙知府就放心的起身和自家夫人走了。

    婚书虽然撕了,但衙门他说了算,重新补一张也就是了。

    有刘家大少奶奶在,还怕卫家敢耍花样?

    刘家大少奶奶正是卫太医和卫夫人的独女,若不是卫家好姑爷,卫太医的身份也没那么容易暴露。

    苏锦进屋,卫家丫鬟小厮都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看着她。

    亏得镇北王世子妃那么信任他,让他做二管事,他就这么吃里扒外的!

    苏锦也不解释,去见卫夫人。

    卫夫人也误会苏锦了,周管事道,“可否让丫鬟先退下?”

    卫夫人摆摆手,丫鬟退下。

    苏锦这才望着卫夫人道,“孙知府在肃州只手遮天,卫家靠上镇北王世子妃,孙知府这会儿正怕亲事不成,卫夫人态度强硬,只会逼的他们狗急跳墙,先稳着他们,过上一两个月,这桩亲事自然就无疾而终了。”

    卫夫人是气昏了头,仔细一想,正是这道理。

    到了京都,还用得着怕孙知府吗?

    卫夫人为错怪苏锦赔礼,周管事笑道,“也不用那么急的进京,以免露馅。”

    卫夫人连连点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