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管事以前就不是很喜欢周四姑爷。

    现在知道周四姑爷抢周家生意,他就更不满意了。

    但再不满意,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跳火坑。

    他要真出事了,周老爷能不想办法捞他这个女婿吗?

    北宁侯世子夫人能不救自己的姐夫吗?

    未免以后出事了给周家添麻烦,哪怕姑爷不喜,周管家也得尽量叮嘱。

    只可惜,他苦口婆心的叮嘱在周四姑爷眼里就是聒噪,是管的太宽,是见不得他魏家生意越做越大。

    话不投机半句多,周四姑爷随口应付了一句,就迈步走了。

    周管家脑壳疼。

    他很清楚自家姑爷的为人,那是无孔不入,无利不起早。

    他也知道镇北王世子妃的性子,宽厚善良,却也眼里容不得沙子。

    四姑爷的那点手段,他都看不上眼,何况是镇北王世子妃了。

    撞镇北王世子妃手里,只怕被她卖了还乐呵呵的帮人数钱呢。

    周管事知道劝不动周四姑爷,好在镇北王世子妃不会在禹州久待,他盯仔细点应该不会出事。

    送了贺礼后,周管家没有留下吃酒席,他一个管事,不留下也没关系。

    知府府上的酒席散席的时候,就是花灯会开始的时候。

    知府夫人年纪并不大,三十五六岁,酒席散后,就上街逛花灯了。

    为了给她贺寿,特意举办的花灯会,她怎么能不赏脸?

    知府夫人把自己一套首饰拿出来做彩头,引得禹州大家闺秀比才斗艺。

    花灯会上人多,苏锦又怀了身孕,周管事实在不放心她逛花灯,但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阻拦,只能多派些人护着,别叫人给撞了就行了。

    杏儿跟在苏锦身边寸步不离,她的任务就一个,防止自家假公子被人看上。

    被人看上两回,杏儿有心理阴影了。

    只要有姑娘看苏锦,杏儿就严防死守,大斧头哐哐砍下去,别说桃花震落枝头,桃树都砍的奄奄一息了。

    逛了半天,有些乏了,周管事道,“那边有凉亭,可以去歇会儿。”

    苏锦抬脚走过去。

    凉亭依河而建,供人歇脚之用。

    不过花灯会热闹,大家走马观花,没人歇脚,周管家才这么提议。

    只是去的时候没有,到的时候有了,而且还是熟人。

    正是白天给苏锦誊抄药方的书生。

    看到苏锦,书生道,“这么巧,又见面了。”

    苏锦也觉得挺巧合的。

    苏锦进了凉亭后,书生就在她对面坐下,周管家自觉的站在苏锦身后。

    周家小厮道,“周叔不坐下歇会儿?”

    周管事摇头,“我不累。”

    他可不敢和镇北王世子妃平起平坐。

    这书生……

    算了,不知者不怪。

    书生和苏锦闲聊,得知苏锦是路过禹州,他笑道,“兄台运气真不错,我们禹州也就今年在知府夫人寿辰这一天办花灯会,就赶上了。”

    苏锦也觉得运气不错,“不是每年都办花灯会庆贺吗?”

    书生摇头,“今年是头一年,算起来,也是托了镇北王世子妃的福。”

    苏锦,“……???”

    书生继续道,“镇北王世子妃生辰,皇上办花灯会给她庆贺,皇上不开这个头,知府大人哪敢在知府夫人寿辰这一天办花灯会?”

    原来如此。

    她还以为又碰到个贪官了,苏锦笑道,“没事办个花灯会热闹下挺好的。”

    苏锦刚说完这话,就惨遭打脸了。

    走水声传来。

    不远处,火光大胜,将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

    花灯会上花灯多。

    天冷风大,吹的灯笼撞到一起,灯笼里的蜡烛撞翻,把灯笼给烧着了。

    那灯笼又是挂在高架上的,一着火,那是一连串的灯笼都烧了起来。

    灯笼坠落,人群登时骚乱起来。

    大家都急着避开,人群是挤我,我挤。

    混乱之中,有两个丫鬟拥着一夫人,身后还跟了两护卫。

    这么多人,花灯会人再多也能确保不会被撞到。

    可是人群一乱,丫鬟护卫全部被冲散。

    夫人被人撞的连后退好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端儿!”

    “穗儿!”

    夫人急呼。

    丫鬟听到喊声道,“夫人,我在这儿。”

    她刚喊完,一男子从她身边过去,一把夺过她怀中抱的孩子。

    丫鬟还没反应过来,孩子就被抢走了。

    丫鬟吓的大叫,“少爷,少爷被人给抢了!”

    护卫拼命挤过来。

    远远的,能看到一男子的人头,他们赶紧追上去。

    小少爷是他们李家的独苗啊,要是在逛花灯的时候被人给抢走了,他们怎么和少爷交代?!

    两护卫飞檐走壁追上去。

    暗处蒙面黑衣人出来阻拦。

    闹街上,直接打了起来。

    苏锦坐在凉亭处,没有危险,但周管家不放心道,“花灯会不安全,还是先回客栈吧。”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乱子,苏锦也没心情逛花灯了,便起了身。

    他们走的有些远,要回客栈,还要穿过两条街。

    ……

    官兵出动寻人。

    抢了孩子的男子看到官兵就往后退。

    退跑了一会儿,又遇到一队抓人的官兵。

    男子在打斗中受了伤,就这么抱着孩子走出去,必定会被抓个现行。

    男子看了四下一眼,见有竹篓,就把孩子扣在了竹篓下。

    看着堆在一旁的酒坛子。

    他拿起一坛子,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装喝醉了酒道,“好酒,好酒……。”

    一个醉鬼,没官兵注意他。

    只是男子从一旁路过的时候露了馅,一个酒鬼身上没有酒气,反倒有血腥味,显然有问题。

    擦肩而过后,官兵转身喊道,“站住!”

    男子吓的手一抖。

    哐当一声,酒坛摔在地上。

    他拔腿就跑。

    官兵在后面穷追不舍。

    ……

    竹篓下,男孩看着外面乌漆嘛黑的,他吓的直哭。

    他掀开竹篓站起来。

    他踉跄着脚步往外走。

    几步之后,他回头把竹篓拿起来。

    从胡同出来,他就拿着竹篓往前,哭了一会儿没人理他,他就不哭了,小肩膀一抽一抽的,看着叫人心疼。

    拎不动竹篓子,他就拖着往前走。

    小小的人儿走在街上,格外的显眼。

    远远的,苏锦就看到他了。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她东张西望道。

    小人儿看到苏锦,眼前一亮,带着哭泣声喊道,“爹爹!”

    他手一松,丢了拖了一路的竹篓子,飞快的朝苏锦跑过来。

    苏锦还在东张西望。

    结果小人儿跑上前,一把将苏锦抱住了,“爹爹,真的来找我了。”

    苏锦一脸黑线。

    这哪冒出来的孩子,怎么大街上乱认爹啊?

    杏儿拎着灯笼照着苏锦的脸道,“小少爷,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不是是不是……

    这是铁定认错了啊。

    哪有不看脸就认爹的,这也太随便了吧。

    小人儿看着苏锦,抱着她的腿不撒手,还一个劲的唤爹爹。

    然后——

    苏锦就多了个腿部挂件。

    杏儿拉都拉不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