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小男孩抱的紧紧的不撒手。

    杏儿又顾念他人小,不敢太用力。

    试了两回没能把人抱起来,她稍稍用力。

    眼看着就要拉开了,小男孩嚎嚎大哭。

    杏儿能怎么办?

    她赶紧松了手。

    苏锦好不容易快要解放的腿又被人给抱紧了。

    眼泪蹭了她一锦袍。

    苏锦脑壳涨疼。

    她四下看了一眼,没人找这小少爷,反倒路人频频投过来谴责的眼神。

    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孩子?

    这么不喜欢孩子就别生啊。

    周管家蹲下哄小男孩道,“家人呢?”

    “这是我爹,”小男孩道。

    “……。”

    周管家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他望着苏锦。

    苏锦扶额,看着腿部挂件,温和道,“能不能先松开我?”

    小男孩摇头。

    苏锦商量道,“可这样子抱着我,我没法走路。”

    “那爹爹抱我走,”小男孩退让道。

    “……好。”

    见苏锦答应了,小男孩这才松开。

    他小脸上满是泪痕,眼睛都哭肿了。

    苏锦看他身上穿戴,绸缎顺滑柔软,这不是一般人家能穿的起的。

    这样的小少爷出行,身边必定会有丫鬟小厮跟着。

    怎么会独自一人走在街上,还拖着个小箩筐?

    苏锦要抱他,周管家道,“还是我来吧。”

    镇北王世子妃怀着身孕,万一伤了怎么办?

    小男孩一把抱住苏锦,非她抱不可。

    苏锦道,“没事,他不重。”

    苏锦将他抱起,周管事吩咐小厮道,“们在附近帮忙找找这小孩的家人。”

    一个小孩,肯定走不了多远。

    小男孩就趴在苏锦的肩膀上,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看着越走越远的箩筐,他伸着指着道,“爹爹,我能不能把那个带回家?”

    苏锦抱着他回头,就看到了箩筐。

    还是破的。

    “要它做什么?”苏锦好奇道。

    “带回家玩躲猫猫,”小男孩道。

    “……。”

    苏锦不得不说一句。

    这孩子的心真大。

    和家人都走丢了,还能想到躲猫猫。

    连人家喊她爹,她都认了,想带一个破箩筐,她还能不许?

    杏儿过去把箩筐拿起来。

    小男孩心满意足的继续趴苏锦肩膀上了。

    周家小厮四下找了一圈,回来告诉周管家,附近没有找孩子的。

    周管家看着趴在苏锦肩膀上的孩子,头疼的紧。

    找不到也得帮他找啊,总不能带个孩子在身边吧?

    而且明天一早,他们就得启程了。

    往前走了会儿,见有官兵,周管家过去道,“我们刚刚在路边捡到个孩子,不知道是谁家走丢的,天色太晚了,我们明儿一早就要离开禹州府,这孩子就有劳官府帮忙找下他爹娘了。”

    周管家好言好语,可官兵脾气差啊。

    知府夫人过寿,热热闹闹的办花灯节,官民同乐。

    结果碰到有人抢孩子,把好好的花灯节搅合的乌烟瘴气不说,事情闹大了,万一被人弹劾,知府大人在皇上那里失了圣心,这辈子仕途可能就到头了。

    知府大人心情不好,他们做下属的心情能好才怪了。

    尤其他们大晚上的满禹州府找被抢的孩子,有多累就不说了,人家不费吹灰之力就捡了个孩子……

    这是炫耀!

    这是挑衅!

    官兵臭了脾气道,“没见我们正忙着抓刺客吗?!”

    “孩子在什么地方捡的,们就在什么地方等着,等他爹娘来找他。”

    周管家还要再说,官兵不悦道,“想妨碍公务不成?!”

    丢下这一句,官兵继续往前搜寻。

    周管家碰了一鼻子灰,也就不管了。

    孩子丢了,做爹娘的疏忽至此,让他们找不着孩子多急些时间也好,不然还有下回。

    小厮先跑回客栈,驾马车回来,在苏锦面前停下。

    苏锦把小男孩抱上马车,自己也上去,其后是杏儿。

    除了周管家和车夫坐在车辕上,其他小厮都在后面跟前。

    马车直奔回客栈,和避开官兵追查的男子擦肩而过。

    男子走到胡同前,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才进胡同。

    借着微弱的星光,刺客没发现胡同里有人。

    他把火折子打开,就看到自己藏人的地方是空的。

    人呢?!

    ……

    一座幽静的小院内。

    哐当一声东西砸碎的声音传来。

    “什么叫孩子抢到手了,又被人给救走了?”男子冷沉的声音叫人不寒而栗。

    两男子跪在地上请罪。

    他把孩子点晕了才藏在竹篓下的。

    除了被人救走,他想不到第二种可能。

    男子脸阴沉的可怕。

    为了今天,他筹谋了多久,结果却告诉他失败了?!

    一旁站着的中年男子道,“事情或许没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说,”男子冷道。

    “官兵还在街上搜查,说明李家还没有找到人,虽然李家小少爷不在咱们手中,但只要李家人这么认为,咱们一样能达到目的,”中年男子道。

    男子若有所思。

    跪在地上的刺客道,“请主子给我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剑封了喉。

    两人倒地不起,眼睛睁的大大的,死不瞑目。

    血从剑上滴落。

    男子把剑扔在地上,“速去办这事!”

    客栈前。

    马车徐徐停下。

    杏儿下马车后,苏锦才钻出马车来。

    周管家见小男孩睡着了,赶紧伸手抱过。

    “小心点,别弄醒他了,”苏锦道。

    刚坐上马车没一会儿,小男孩就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之前路上灯光昏暗,进了客栈,才看见小男孩身上不止有血,还有泥巴。

    苏锦抱了他一路,身上的锦袍上也沾了不少。

    上楼后,周管事道,“这孩子怎么办?”

    “他今晚和我睡吧,”苏锦道。

    杏儿不同意,“万一他踢怎么办?”

    周管事也有此担心,“还是和我睡吧。”

    苏锦让周管事照顾好他,就回屋了。

    周管事的屋子和苏锦的紧挨着。

    回屋后,先把孩子放在小榻上,帮他把身上的外裳脱下来。

    厚厚的棉衣脱下后,露出里面的衣裳来。

    那衣裳料子看的周管事一愣。

    这……这好像是天蚕软甲?

    周家生意遍布大周,周老爷也只得了巴掌大的一块,刀枪不入,缝在心口处,保过他一命。

    这孩子身上居然穿了一整件……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周管家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他把孩子抱到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上,打算去和苏锦说一声。

    只是到门口的时候,杏儿开门从小伙计手里接过热水,叮嘱道,“待会儿再送一桶来。”

    说完,杏儿就把门关上了。

    显然,苏锦舆洗准备歇息了。

    周管家想了想,还是明早在说吧,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

    周管家转身回屋。

    苏锦泡了个澡,就上床睡下了。

    杏儿在小榻上睡。

    睡的正香呢,隔壁一阵哭闹声传来,直接把苏锦给吵醒了。

    嗯。

    不止是苏锦。

    整个客栈的人都吵醒了。

    “我不要!”

    “我要爹爹!”

    “我要爹爹!”

    酣睡之中,被人吵醒,那些客人都有些恼了,客栈小伙计去敲周管事的门。

    周管事正在哄孩子呢,小伙计道,“小少爷哭的厉害,吵着其他客人了。”

    周管事也不想孩子哭啊,可哄不停他能有什么办法?

    这么哭也不是办法,周管事没辄,只好抱着孩子去找苏锦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