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只是这笑容维持了一下午,第二天早上他就笑不出来了。

    楚舜他们几个和军中将士玩的好,没有世家子弟那种高傲。

    早上去城门上巡视,至少十个人关心他身体是不是不好,还有给他推荐大补丸的……

    小别胜新婚啊。

    尤其他本来就是新婚。

    干柴烈火。

    可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白瞎了他们在营帐外守了大半夜。

    楚舜本来就心情不爽了,和南安郡王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一个劲的给他夹韭菜。

    楚舜想死的心都有了。

    秦菡儿待在军营里实在无聊,她想去找苏锦和谢景宸,东乡侯没同意。

    边关重地,谁也不能保证大齐境内就没有南梁人,万一被抓了,后果不堪设想。

    秦菡儿用蝴蝶引找人,完全可以让别人去。

    秦菡儿无所事事,让东乡侯给她找一个她能干的活给她,她不能待在军营里什么都不做。

    东乡侯还真给她找了一个她能干的活。

    给将士们写家书念家书。

    那些兵丁识字的寥寥无几,一般五六天,会安排几个将士给将士们念家书,军中曾出现过有将士收到家书,还没有来得及找人告诉告知他家书写了些什么,就战死沙场的事。

    秦菡儿欣然接受了这差事,找了个地方摆了张桌子,不少将士趁着吃午饭的时候把家书拿来让秦菡儿念给他们听。

    一个个听的泪眼婆娑。

    秦菡儿随身带的丫鬟也识字。

    主仆两轮换着,一个帮忙写家书,一个帮忙念家书。

    写累了就换另外一个。

    这一天,秦菡儿正在给人写家书的时候,丫鬟坐在不远处给人念家书。

    一封家书念完,把信递给那官兵后,官兵红着眼眶走了。

    父亲病重,他想家了。

    他走后,另外一官兵坐到凳子上,把信递给丫鬟,“给俺念念,俺娘给我写了些什么。”

    丫鬟接了信,看着信封上的字迹微微一愣。

    似乎有那么些眼熟?

    她把信打开,看了一眼后道,“先等我会儿。”

    官兵有点懵。

    眼睁睁的看着丫鬟拿着她的信去找秦菡儿,“世子夫人,看看这封信的笔迹……。”

    秦菡儿看过后,也睁大了眼睛。

    这怎么看着有点像是镇北王世子妃的笔迹?

    秦菡儿对苏锦的笔迹很熟悉。

    她是南疆人,虽然懂大齐的文字,但写的还真不大好看。

    嫁进靖国侯府后,她就一直在念字。

    她的目标是写的和苏锦差不多好看。

    为此,没少拿苏锦的笔迹让丫鬟对比,以激励自己。

    虽然看过不少回,但她还真不敢确定,我去拿给大将军看看。

    秦菡儿让官兵等会儿,拿着信就去军中大帐,官兵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娘给他的家书怎么就要惊动大将军了?

    他娘在信里给他写了什么大事啊?

    他怎么心有点慌啊。

    官兵追着信到了大帐前。

    秦菡儿在军帐外等着,他远远的等着,没敢上前。

    东乡侯和老王爷他们正在商议事情,等商议完了,才许秦菡儿进去。

    秦菡儿把那封家书呈给东乡侯过目,“这好像是世子妃的笔迹……。”

    东乡侯看过后,翻出苏锦给他写的家书。

    两相一对比。

    确认是苏锦的笔迹无疑。

    东乡侯看着信道,“锦儿怎么跑去帮人代写家书了?”

    这个疑惑,没人能帮他解答。

    东乡侯把官兵找来询问。

    可怜官兵吓坏了,不过等知道这封家书是镇北王世子妃,当朝公主帮他娘写的,官兵又高兴坏了。

    当然了,最高兴的莫过于媳妇给他添了个儿子,而且公主还给他儿子赐了个名字。

    这封信是从禹州送来的,这意味着写这封信的时候苏锦在禹州。

    想想苏锦从京都出发的日子,东乡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既然苏锦选择了离京,东乡侯自然希望她早日到边关,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可苏锦一路走来,还帮人代写家书,东乡侯觉得短时间内是别想见到女儿了。

    看着信,东乡侯是越想越心塞。

    有时间帮人代写家书,都不知道写封一并送来。

    那封信,官兵大着胆子讨了回去,公主帮忙代写的家书啊,回家都能供起来了。

    这封信被官兵贴身藏着,不是关系好的,他都不给看。

    然后——

    苏锦人还没到军营,公主字写的好像不是特别好看的事就先传遍军营了。

    苏锦,“……。”

    议论的多了,苏锦喷嚏打的也多了。

    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杏儿都担心苏锦着凉了。

    周管家看着她道,“要不要歇会儿?”

    苏锦摇头,“我没事,不用歇。”

    李小少爷坐在杏儿怀里,嘴里吃着糖人,糊的脸上都是。

    苏锦往帕子上倒点热水递给杏儿,“给他擦擦。”

    杏儿给李小少爷擦嘴。

    苏锦掀开车帘看下马车外。

    见周管事面色凝重,苏锦心也沉了下来。

    派小厮去临州通知李家,按理该来人接李小少爷了才是,怎么迟迟不见人来?

    孩子丢了,知道在他们手里,做爹娘的哪怕是星夜兼程也会赶来。

    直觉告诉苏锦那送信的小厮要么没把信及时送到,要么出事了。

    送信而已,不是什么难差事,出事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

    苏锦不想冒任何的风险。

    虽然周家带的小厮不少,可论武功,真的很一般。

    苏锦望着周管事。谨慎道,“万一信没送到李家手里,而落入了刺客手中,我们都会有危险。”

    “宁可小心点,也不能涉险。”

    周管事连连点头,他也有此担心,他眼皮子一直跳,绝不是好事。

    “小心驶得万年船。”

    苏锦让小厮原路返回,以最快的速度离临州越远越好,不能自称是周家人,任何标致周家身份的东西都被毁了。

    她和杏儿还有周管事去了最近的村子,找村民买了最朴素的衣裳,还有一架牛车。

    苏锦和杏儿打扮成一对夫妻带个孩子,周管家老爹打扮赶马车,一家人就露天在外面,很显眼,却又不显眼。

    等换好装扮不过一个时辰,苏锦就无比庆幸自己的直觉。

    因为有七八名黑衣人骑马疾驰而过。

    马蹄滚滚带出来的杀气,叫人心惊胆战。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