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大少爷让丫鬟领苏锦他们下去歇息。

    等他们都走后,李大老爷就望着自己的儿子道,“那四万两怎么就不要了?”

    东乡侯的马是替朝廷买的。

    帮李家的是美人阁管事和周家,不是朝廷。

    恩情不是这么抵消的。

    李大少爷摆摆手,让屋子里的丫鬟婆子都退出去。

    等丫鬟都走了,李大少爷才道明苏锦的身份。

    这回连李老夫人都坐不住了。

    她看的出来那戴面具的男子身份不寻常。

    可……怎么会是镇北王世子妃呢?!

    她的重孙儿就那么喊人爹,还往人怀里钻?

    知道苏锦的身份,那四万两人家给,李家能收吗?

    若不是镇北王世子妃出手相助,李家损失的又岂止四万两?

    粗略的算一下,损失也高达二十五万两。

    “好生叫人伺候着,万不可慢待了,”李老夫人叮嘱道。

    说着,她看向李大少爷戴着面具的脸道,“正好镇北王世子妃在府里,东乡侯承诺的让她帮忙医治的脸……。”

    李老夫人话还没说完,李大少爷摇头道,“此事不急于这一时,若是因此暴露了镇北王世子妃的身份,给她招来杀身之祸,我们李家担待不起。”

    东乡侯一言九鼎。

    不怕他会食言。

    李大老爷觉得儿子说的对。

    就这样,苏锦在李家住了下来。

    她的身份,虽然告诉了李大少爷,但他只和李老夫人还有李大老爷说了,其他人包括李大少奶奶都不知道。

    因为李小少爷叫苏锦爹爹,李大少奶奶看苏锦总有几分拘束。

    在李家待了两天,苏锦弄清楚李大少爷为什么戴面具了,还有李小少爷为什么娘亲不在身边也不吵着要找她。

    李大少爷遭遇刺杀,虽然有惊无险,脸被人划了一刀,之后便戴着面具。

    李小少爷自出生以来,压根就没见过自家亲爹长什么样子,他只知道戴面具的是他爹爹。

    而遇刺的不止李大少爷,半年前,李小少爷也遭遇过挟持,当时是和李大少奶奶一起的,在逛街的时候,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当时李小少爷吓的嚎嚎大哭,虽然最后有惊无险,但他也吓的不轻,回府后发起了高烧。

    怕李小少爷有心里阴影,李老夫人哄他说那是逗他玩的,还在花园里上演了蒙面人劫持丫鬟……

    李小少爷目睹了别人是怎么被劫的,这才不害怕。

    在禹州逛花灯被劫,在他眼里那是玩游戏,不哭不闹,好好表现,曾祖母会给他糖人吃,要什么给他什么。

    听到这些,苏锦更心疼李小少爷了。

    李家家大业大,难免树大招风,这一次去禹州拜寿,本来李大少爷要陪着的,只是战马出事,李大少爷去找周老爷帮他找东乡侯说情,交战马的日子往后延一段时间。

    忙于正事,才没能陪李大少奶奶,本以为章家在禹州也是高门大户,不会有危险,谁想到偏偏就出事了。

    东乡侯买战马,李大少爷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希望苏锦能帮他恢复容貌,东乡侯答应了。

    苏锦看过李大少爷的脸,伤疤有些深,而且差一点点就伤及眼睛了。

    撇开受伤的半边脸,另外半边也足以迷倒众生了。

    苏锦道,“李大少爷脸上的伤疤有些严重,需要两三个月才能淡化,我身上没带药膏,在李家调制也不方便,边关倒是有现成的,等到了边关,我差人给送来。”

    都好几年了,李大少爷也不差多等几天。

    何况戴久了面具,倒也习惯了。

    五千匹马送去边关,那阵仗是不小。

    而苏锦是个不喜浪费的人,这么多匹马就这么空着送去边关也太浪费了。

    再加上本该送去边关的粮草被烧,也不知道边关补给是否充足,反正对边关来说,粮草只有缺,没有多的时候。

    周管事为了护她去边关,这些天几乎就没做什么事,苏锦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

    正好李家不收剩下的四万两银票,苏锦干脆就把那四万两全部从周家买粮食了。

    当然了,李家慷慨,苏锦也不会小气了,李大少爷淡化伤疤的药膏钱,她决定不收了,算是皆大欢喜吧。

    苏锦一口气买四万两的粮食,而且是自掏腰包买的,周管家哪敢按市场价卖给她,必须是成本价啊。

    苏锦执意要多给,周管家死活不肯收……

    苏锦能怎么办?

    钱不收,药方总会收吧。

    苏锦把药铺没卖的养生药方写两张给周管家。

    周管家拿着药方,感触颇多,他算是看明白了,在镇北王世子妃手里,主动吃亏,就越占便宜。

    这两张方子哪是周家吃的那点小亏能比的?

    就这样——

    在李家住了两天后,苏锦带着五千匹马和四万两银子的粮食往边关驶去。

    浩浩汤汤,颇为壮观。

    苏锦在李家住的两天,李家风平浪静。

    李家上下一心,气氛和睦的叫人羡慕。

    然而等苏锦一离开临州,李家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周管家派人给李家送的那封信暴露了李家内奸。

    李老夫人派人去查,小厮确实到过李家,也确实送过那么一封信。

    那封信落到了李二老爷手里。

    李二老爷看过信后,并没有告诉李家其他人。

    苏锦和周管事都没有和那群黑衣人打交道,虽然直觉告诉他们,那些人是冲着李小少爷去的,但并没有确凿证据。

    但李二老爷明明看过信,却欺瞒不报,怎么看都居心不良?

    他是李家人,李家待他不薄,他却眼睁睁的看着李家受人威胁,折损钱马,险些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这么做,李大少爷很难不怀疑这次的绑架事情没有李二老爷的参与。

    还有马匹出事,导致不能按时把马交给东乡侯……

    抓了李二老爷的贴身小厮,一顿板子上身,小厮就招认了,确实是李二老爷所为。

    李二老爷并非嫡出,但因为李家子嗣单薄,李老夫人对这个庶子从不苛待,没想到养出了一只白眼狼,正事不会做,倒是会帮人外人祸害自家人。

    李老夫人一怒之下,直接把这个吃里扒外的庶子逐出了家门,从族谱上除名了。

    这些事,离开临州的苏锦是不知道的。

    不过这么大的事,根本瞒不住,她迟早会知道。

    ……

    临州城外。

    一座地势高耸的山丘上,一男子骑在马背上,看着马群拉着粮草往前。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崇国公的贴身暗卫李忠。

    他站在那里,看了良久。

    直到另外一暗卫上前,禀告道,“已经飞鸽传书给国公爷了。”

    ……

    两天后,一座精致的小院内。

    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窗户上。

    一戴着面具的男子把鸽子抓起,将鸽子脚腕上的信取下来。

    取信时,他嘴角微勾。

    等看到信上的内容,唇抿成一条直线。

    齐王看过信后,也是气的不轻,“到嘴的肥肉,竟然飞了?!”

    崇国公拳头攒紧,骨肉发出嘎吱响声,“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东乡侯也休想得到!”

    “的意思是?”齐王蹙眉。

    “用这块肥肉做个顺水人情。”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