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怎么也没想到,她还没有到边关,就先做了俘虏。

    这一天,阳光明媚,风也不大。

    苏锦坐在马车内,掀开车帘看外面。

    此地距离边关不过一天的路程,想到自己走了一路,总算是要到了,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从临州出发,就派人给边关送信,告知李家往边关送马匹和粮草的事。

    消息送到了,也派了官兵来传话,说是这里虽是大齐境内,但难保没有南梁人,小心为上,会派人在前面接应。

    这都快要到边关了,接应的人怎么还没来?

    杏儿疑惑。

    苏锦道,“许是边关战况紧急,腾不开人手,又或者这一带很安全。”

    杏儿看着四周悬崖,有点担心道,“侯爷说过这样的地势易守难攻,最有利于伏击了。”

    苏锦刮目相看,“还懂这个?”

    “这地方和我们青云山很像啊,”杏儿咧嘴笑道。

    刚说完,一支箭射穿马车,插在木头车身上,箭身颤抖出声,犹如琴弦绷紧松开时的声音。

    一瞬间,杏儿的脸就刷白的了。

    差一点点。

    就差一点点她就没命了。

    苏锦戴着面具,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但也吓的不轻。

    马车外,惨叫声不绝于耳。

    苏锦掀开车帘,就看到护在马车外的小厮被箭射中倒下。

    周管事手里拿着剑,挡住射过来的箭矢,一边急道,“咱们中埋伏了!”

    不用周管事的说,苏锦也知道他们是中了敌人的埋伏了。

    为什么她爹没派人来接他们,敌人来了?!

    一路顺风顺水,本以为能平安抵达边关,没想到还是躲不过去。

    苏锦脑袋一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是她大意了。

    李家派去的人,只怕被人半道上劫下来了,根本就没有送到军营。

    说一路安全的是敌人,不是她爹!

    箭如雨下。

    车身上扎了不知道多少箭了。

    几只箭射过来,周管事挡住了两只,另外一支射在他肩膀上。

    周管事从马背上摔下来。

    “周管事!”杏儿大叫。

    暗处,敌人躲在两边,弯弓射箭。

    一将军拿出弓来,搭上箭,瞄准苏锦。

    他身侧站着一男子,眸光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他听到杏儿的唤声,眉头一皱。

    那将军的箭射出去。

    他不及多想,弯弓射箭。

    苏锦无处躲避,抬头就看到箭朝她射过来。

    不过就在她觉得必死无疑的时候,另外一支箭射过来,直接把箭矢射偏,撞到石头上。

    那将军面色一沉,猛然望向男子,“敢射掉我的箭,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男子手里握着弓,望着男子道,“活捉他,比杀掉他更好。”

    “这里毕竟是大齐,难保回去的路上不会有埋伏,我们有李家大少爷这个人质在手,也多了一份保障。”

    那将军没说什么。

    男子纵身一跃,跳下去道,“我劝们束手就擒,否则只会白白葬送小命!”

    男子跳下后,箭也停了。

    侥幸没死的周家小厮和李家小厮把刀扔在地上。

    苏锦气的咬牙。

    男子望着苏锦和杏儿,“下马车。”

    被俘虏了,不听话就是自讨苦吃。

    杏儿跳下马车后,把苏锦扶下来。

    男子拿了根绳子直接把苏锦双手捆住了。

    捆完了,然后搜身。

    苏锦想咬死人的心都有了。

    不过渐渐的,她眉头又皱紧了。

    男子搜的很仔细,但什么都没有搜到,进了马车。

    彼时,那险些射杀苏锦的将军走了过来。

    风掀开车帘,男子看了将军一眼,从包袱里抓住一把银票来,随手一晃,便揣入了怀中。

    行云流水的动作,根本没看清,男子就出来了。

    就这样——

    苏锦做了俘虏,被人捆着手脚扔在粮草上。

    风还是那个风,但是心境和之前大不相同。

    那将军走在最前面,男子骑马在他身边,往前跑了一个时辰后,趁着歇气的功夫,男子从怀里把银票掏出来。

    厚厚的一沓。

    那将军随手接过。

    只是打开的时候,银票里掉下来一个小竹筒。

    “什么东西掉了?”那将军道。

    男子命身后的官兵,“捡起来。”

    那将军看着银票,随手数了一下,脸上笑开了花。

    足足八万两啊。

    不愧是大齐第一养马世家的少主,出门身上都带这么多钱。

    他把银票揣怀里,官兵把竹筒递给他。

    那将军随手翻看了下。

    竹筒平平无奇。

    可这么平平无奇的东西却和价值八万两的银票放在一起,必定非比寻常。

    “里面会不会是密信?”男子问道。

    “是不是,打开一看便知,”将军随口道。

    那将军一把拔掉塞子。

    嗖的一声。

    信号弹射向空中。

    这里离军营还有些远,但离镇子直线距离不远了。

    在镇子上办事的飞虎军看到信号,当即脸色一变。

    这是姑娘的求救信号!

    飞虎军当即飞奔军营,东乡侯让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带兵去救苏锦。

    这边将军还不知道信号弹是给东乡侯送信的,但信号发出,总归不是什么好事,为了以防万一,需尽快离开。

    苏锦双手被捆,马车狂奔之际,几次差点被掀下马。

    就在颠簸的晕头转向之际,马车终于停了。

    随之而来的是第二拨箭矢。

    只是这回射箭的是飞虎军。

    杏儿嘴里塞着布条,唔唔的叫不出声——

    她们是自己人,射准点儿啊,不要误伤她们!

    飞虎军最精锐的弓箭手都来了。

    箭无须发。

    苏崇要射杀那将军。

    箭到跟前,被男子打落了下来。

    他护着那将军靠向马车,刀架在苏锦脖子上道,“放我们走!”

    苏锦被人刀架了脖子,箭就停了。

    苏崇面冷如寒霜。

    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拿他妹妹威胁他们?!

    南安郡王摸着马毛笑道,“胆子还真不小,偷偷摸摸潜入大齐境内,还想把这么多匹马和粮草都带回南梁?”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已经在替男子默哀了。

    挟持谁不好挟持他们大嫂。

    抬抬手就能把他们毒的死去活来,估摸着也快毒发了吧?

    南梁人的去路被挡住,被飞虎军弓箭手盯上,根本逃不掉。

    唯一的生路就是被他们挟持的人质。

    苏崇冷道,“我放们走!”

    杏儿努力唔唔叫。

    “让她说话,”苏崇道。

    男子把布条取下来,杏儿大叫道,“他拿了我们的钱!”

    “让他把钱留下再放他们走!”

    “……。”

    南安郡王他们一脸黑线。

    这丫鬟是不是把钱看的比命更重要?

    然后——

    苏崇放人就多了一个条件。

    把钱也留下。

    现在局势于他们不利。

    但唯一值得信任的就是飞虎军说到做到,不会食言而肥。

    那将军把怀里的银票掏出来扔在苏锦身上。

    “我们走!”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