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梁将军骑上马背,骑马离开。

    男子收了剑,也翻身上马。

    走之前,眸光还在苏锦身上转了一圈。

    他们一走,苏崇赶紧下马过来把苏锦嘴里塞的布条给摘下来。

    塞了这么久,嘴都快合不上了。

    “妹妹没受伤吧?”苏崇担忧道。

    “我没事,”苏锦回道。

    苏崇帮苏锦把捆着手的绳子解开,苏锦摘掉脸上的面具,撕下人皮面具,过去给周管事治疗箭伤。

    周管事肩膀中箭,虽然伤的不是要害,但也要尽快医治。

    苏锦从马车里拿出金疮药,拿了根木头给周管事咬住,道,“忍着点儿。”

    周管事点头。

    苏锦握着箭,用力一拔。

    等她再看,周管事的额头已经多了一层细密汗珠,硬生生疼出来的。

    苏锦往伤口上倒金疮药,帮忙把伤口包扎好。

    苏崇派人去苏锦遇伏的地方,去救治其他人。

    杏儿扶周管事躺好。

    马车上的箭被飞虎军全拔了下来,没扔。

    青云山上物资匮乏,养出来了节俭好习惯。

    这箭没坏,还能用。

    找机会,把这箭悉数还回去。

    马车被射出不少窟窿眼来,风往里钻,不过也好过坐在粮草上。

    苏锦靠着车身,把怀里的玉佩摸出来。

    龙形玉佩,是东乡侯在大佛寺打劫了皇上给苏锦的。

    虽然只是块玉佩,背后象征的权力并不小。

    拿着这块玉佩,砍掉几个知府脑袋都不在话下。

    杏儿眼睛睁的圆圆的,“玉佩怎么在姑娘身上?”

    她见男子搜身,没搜到玉佩还有那么点庆幸呢。

    被误会是李家大少爷总比他们知道是公主好。

    挟持了公主,他们肯定有恃无恐。

    “为什么玉佩没有被搜出来?”杏儿后知后觉道。

    苏锦把玉佩揣怀里道,“因为搜我身的是家姑爷。”

    杏儿,“……???”

    姑爷?!

    那个她恨不得用眼神瞪飞的男子是姑爷?!

    这怎么可能呢?!

    “姑娘,是不是弄错了?”杏儿不敢相信道。

    苏锦也不敢相信。

    但除了那就是谢景宸外,她想不到别的可能了。

    打掉射杀她的箭,第一时间搜她的身。

    搜的那么仔细,摸到了竹筒,却摸不到玉佩可能吗?

    银票虽然全部拿走了,却帮她们把信号射向了空中。

    当时她们都吓懵了,根本没反应过来要发求救信号。

    不过那地方距离边关太远,就算发了求救信号,被看到的希望也渺茫。

    很显然,那男子一直在帮她们。

    虽然他身上的药味很淡了,但仔细闻也还能嗅到一丝。

    何况谁中她的毒能扛那么久,扛到她反应过来给他解毒的?

    他一定是谢景宸!

    想到这里,苏锦就气的想捶他。

    虽然到边关花的时间久,可苦头她一点没少吃,知道他没死,但下落不明也够叫人不安了,没想到他打入敌人内部了!

    她辛辛苦苦来找他,他却把她给俘虏了……

    想到自己在粮草上颠簸,头晕脑胀的,要是动了胎气,再见到非挠死他不可。

    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就护在马车四周。

    苏锦说话声不大,但足够他们听见了。

    几人看着我,我看着。

    俱是不敢置信。

    谢景宸出事的那些天,他们几个带人没日没夜的找他,寒风吹的脸都掉了一层皮。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找了足足半个月,一同被雪埋了的其他人都找到了,也入土为安了。

    若不是知道谢景宸和苏锦体内有同心蛊,两人性命相连,他们估计都给谢景宸准备衣冠冢了。

    知道谢景宸没死,但找不到人,也就没再找了。

    他倒好,悄摸摸的打入了敌人内部,也不知道找个机会给他们送个信,让他们白白担心。

    这是人不在跟前,否则一定会揍他个半死。

    太气人了!

    刚刚才被俘虏了,但不得不说一句大嫂运气就是好。

    刚到边关就达到了目的。

    虽然见到的是易容后的景宸兄。

    打入敌人内部不易,而且是件极其危险的事,一旦泄密后果不堪设想。

    哪怕是飞虎军,也知道的越少越好。

    ……

    再说谢景宸和那将军,带着仅剩的七八个活口骑马奔回南梁。

    那将军年纪不大,刚满二十。

    姓董,名暹,字承琅。

    天虽然暖和了些,但风刮在脸上还是很冷,尤其在出了一身冷汗之后。

    谢景宸看着他道,“也不用跑的这么急,他们没有追来。”

    董将军稍稍放慢速度,看着谢景宸道,“得亏打掉了我的箭,留他们一个活口,不然只怕咱们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不止留了一手,还打掉了射向他的箭,救了他一命啊。

    算起来,已经救他三回了。

    董将军道,“待我回去禀告舅舅,一定给论功行赏。”

    谢景宸眼睛抽了下道,“施大将军命将军带兵埋伏,把兵马粮草带回南梁,咱们损兵折将,回去要挨军法的。”

    “这时候替我请功,只会激怒施大将军。”

    “他虽是亲舅舅,护着,可军法如山,将士们都看着呢。”

    南梁手握重兵,深受南梁皇上信任的施大将军正是董将军的亲舅舅。

    董将军看着自己带的兵被人杀的就剩这么点了,心也虚的很。

    他那舅舅虽然疼他,但他更看重军法,未必不会拿他这个亲外甥立军威啊。

    “快给我想个办法,怎么躲过挨军棍,”董将军急道。

    “不是说万无一失吗,飞虎军怎么来的那么快?”

    “我肯定是被人算计了!”

    “……。”

    马扬蹄疾驰,尘土飞扬。

    骂咧咧声也被马蹄声淹没。

    ……

    距离军营几里地的时候,苏锦靠着马车,强忍吐意。

    这时候,一阵高呼声传来——

    “大将军!”

    杏儿高兴的掀开车帘,苏锦就看到东乡侯骑马过来。

    马背上的东乡侯面容严肃,像是一座气势巍峨的山。

    再看到苏锦的时候,脸上严肃尽去,俨然就是个慈父。

    马车停下,杏儿跳下车辕,扶苏锦下来。

    东乡侯翻身下马,快步走过来。

    杏儿扶着苏锦往前。

    这场景,怎么看都是父女重逢,喜极而泣的感人场面。

    飞虎军都酝酿好情绪了,他们是知道侯爷有多担心姑娘的。

    然而——

    气氛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苏锦往前走了几步后,迅速转了个弯,跑到一旁呕吐了。

    东乡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