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吐了?

    味儿有那么大吗?

    东乡侯抬起胳膊嗅了嗅,脑袋有点晕。

    飞虎军们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这世上能让侯爷做出这么有损形象的事的人不多。

    姑娘是头一份。

    东乡侯眸光横扫过去,一脸严肃道,“把我女儿熏着了还有脸笑,回去给我洗澡搓掉两层皮!”

    飞虎军,“……。”

    “快去,”东乡侯催道。

    飞虎军能怎么办?

    侯爷的话得听啊。

    没敢直接上马,牵着马走远了些,方才上马回营。

    马蹄踏踏,尘土飞扬。

    苏锦连苦水都吐出来了。

    他们都知道苏锦怀身孕的事,知道苏锦是在孕吐,他们是爱莫能助啊。

    想到自家妹妹怀了身孕,还被谢景宸扔在粮草上颠簸,苏崇拳头就痒痒了。

    这一顿揍先记着!

    要是他的小外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非揍的他在床榻躺半年不可。

    东乡侯从马背上取下水囊,给苏锦漱口。

    东乡侯仔细看了看苏锦,比他离京的时候消瘦了一圈了。

    再看看杏儿……

    两相一对比,就知道苏锦这一路吃的苦都是谢景宸造成的。

    某个姑爷刚上了大舅子的账本,又被岳父大人狠狠的记了一笔。

    苏锦漱口后,杏儿从马车里翻出酸梅来,吃了两颗后,苏锦这才缓过来道,“让爹爹担心了。”

    东乡侯笑道,“担心总是在所难免,如今平安到边关,爹爹也就放心了。”

    “走,回军营,爹爹给写奏折请功。”

    “……。”

    苏锦离京来边关。

    东乡侯担心她,但也没那么担心。

    虽然苏锦只带了杏儿一人来边关,但论凶险还真比不上她进宫和太后皇后她们过招。

    苏锦聪慧有急智,再加上易容术,会医术,就更大大降低了这份危险。

    从知道苏锦在街上给人写家书,东乡侯就知道自家女儿这一路应该没吃多少苦头。

    只是没想到会孕吐的这么厉害,这倒是他没想过的,毕竟唐氏怀身孕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的东乡侯正是忙着训练飞虎军的时候,唐氏呕吐多避开他,免得他担心。

    进了军营,东乡侯做的第一件事是请军医给苏锦把脉。

    苏锦望着东乡侯道,“爹,我就是大夫,不用劳烦军医给我把脉。”

    东乡侯当然知道苏锦医术高超,不是军医能比的。

    但看她脸色苍白,吐成那样子,东乡侯不放心。

    军医不会骗他,但苏锦就未必了。

    很快,军医就拎着药箱子来了,当着东乡侯的面给苏锦诊脉的,道,“没什么大碍,就是动胎气了,需要养上半个月。”

    老王爷一听,这还了得,这可是他的重孙儿。

    等军医走后,军帐内也没有了外人,杏儿就趁机告状了,“肯定是在粮草车上颠簸动的胎气。”

    “姑爷还狠狠的把姑娘扔上马车。”

    狠狠两个字,杏儿咬的特别的重。

    亏得姑娘还千里迢迢来边关找姑爷。

    结果姑爷就这么对待姑娘。

    他扔人的时候也不知道轻一点儿。

    这是谢景宸不在跟前,不然这一屋子人的怒气他还真承受不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苏锦怀身孕了,他要当爹了。

    老王爷怒气很大,“擅作主张也就罢了,连个平安信也不知道送回来,让这么多人替他担心!”

    这一点,大家的责怪是一致的,除了东乡侯。

    他道,“这事就当不知道,如今锦儿到边关了,继续派人在他失踪的地方搜寻。”

    潜入敌营,这事太凶险了。

    虽然不知道谢景宸是怎么混进去的,但如果知道的话,东乡侯不会让他冒这个险。

    不过这一次,也多亏了他在伏击之列,否则苏锦还没到边关,就被俘虏到南梁了。

    一旦她的身份暴露,这一仗,东乡侯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下去了。

    一边是国仇家恨,一边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

    好在有惊无险的回来了,粮草马匹也都没事。

    苏锦动了胎气,需要休养,东乡侯让人给她准备营帐,就驻扎在他营帐旁边。

    苏锦随身带了安胎药,军医也就没开药方了。

    服了药后,杏儿就扶苏锦下去歇息了。

    东乡侯写奏折给苏锦请功。

    苏锦这份功劳立的不小,之前要送到边关的“粮草”被烧,朝廷筹集的粮草还没有送来,如今军中的粮草勉强只能撑十天了。

    苏锦带的粮草来正好解了东乡侯他们眼下最担心的事。

    还有战马,东乡侯一再的派人去临州催李家,就知道他有多心急了。

    朝廷国库空虚,马匹价格又高,还要粮草不断供应,东乡侯很难说服其他将军给飞虎军配备马匹。

    若不是苏锦拿十万两堵住了那些将士的嘴,东乡侯也不可能达成心愿。

    飞虎军的战马还是当初打劫崇国公得来的,之后添了些,但也不过七八百匹。

    乍一下添了五千匹,飞虎军高兴的合不拢嘴啊。

    洗澡,搓两层皮掉的事早被他们抛诸脑后了。

    赶紧挑马,安上马鞍,上跑马场训练,等和马熟悉后,上了战场才能得心应手。

    这些马都是上品良驹,东乡侯亲自谈的生意,借李家几颗虎胆也不敢忽悠他,尤其李家还指着东乡侯出面,让苏锦帮李大少爷去掉脸上的伤疤。

    生意之余,有求于人,自然要格外尽心。

    这些马,有温顺的,也有烈性的,尤其是领头马,更是桀骜不驯。

    南安郡王他们轮番上去驯服它,都被掀了下来。

    苏崇也不例外。

    苏崇摸着马毛道,“看来这匹马已经有主人了。”

    “谁啊?”南安郡王不服气道。

    “不会大嫂吧?”北宁侯世子嘴角抽抽道。

    苏崇看了北宁侯世子一眼,见楚舜他们一个个瞪圆了眼睛,也有此猜测的模样,他嘴角也抽抽了。

    他妹妹是挺厉害,战无不胜,可那拼的是脑子,不是体力。

    她骑上马背都困难,驯服这么一匹烈马……

    他们对他妹妹是不是太盲目自信了?

    南安郡王拍着苏崇的肩膀道,“就直接告诉我们吧。”

    苏崇摸着马道,“这军营里,谁最让们佩服?”

    “这还用问,当然是大嫂了。”

    南安郡王他们四个异口同声。

    苏崇,“……。”

    心好累。

    “我是问男的,”苏崇无力道。

    “爹,”楚舜道。

    “绝对是爹了。”

    说完,定国公府大少爷看着马,声音拔高两分道,“是说这匹马已经认爹为主了?”

    “连们都被我爹折服,何况是它。”

    “马有灵性,身为领头马,就更不一般了。”

    更何况他爹去过临州。

    他爹挑剔的眼光,看中的绝对是最好的。

    苏崇摸了摸马,循循善诱道,“这做人呢,不能死脑筋,做马也一样,认我爹为主,那我就是少主,让我这个少主骑着转两圈也不是丢人的事。”

    苏崇说了一大堆,然后翻身上马。

    在跑马场跑了一圈。

    苏崇洋洋得意。

    南安郡王他们都惊呆了。

    原来驯马还可以打亲情牌,长见识了。

    然后——

    苏崇就被马掀了下来。

    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楚舜他们狂笑不止,“这马好像不给这个少主面子。”

    苏崇揉着摔疼的屁股,揉着晕乎乎的脑袋道,“我算是知道它为什么看中我爹了,绝对是一样的臭脾气。”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