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管事也在军账中。

    他虽然肩膀受伤,但没有伤及要害。

    跟着周老爷走南闯北,也没少受伤,不会受点伤就一直躺着,他也躺不住。

    只是毕竟受伤了,一发笑,那真是钻心的疼啊。

    东乡侯倒了杯酒过来敬他。

    这一路,多亏了周管事护送,不然谁也不知道苏锦能不能这么安全抵达边关。

    而且马匹的事,周管家的功劳也不容小觑。

    若不是他知道的多,及时猜出李小少爷的身份,苏锦才能及时赶到临州,把敌人的奸计给破了。

    东乡侯一向有恩必报,在军中,更是赏罚分明。

    这一杯酒,是他作为父亲感激周管事帮他女儿的。

    只是周管事惶恐啊,忙道,“侯爷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老王爷也举了杯,周管事帮助的是他的孙媳妇。

    这一次护送马匹和粮草到边关,李家和周家伤亡惨重。

    李家死了十几个小厮,周家死了九个。

    受伤的就更多了,这会儿都在营帐里养伤呢。

    周管事在军营里养了两天伤便要告辞,苏锦没放他走,周管事只好留下继续养伤。

    苏锦在决定来边关前,把竹屋里的药材都打包差人送来了。

    里面有祛伤疤的药膏,但剩的不多了,勉强一盒。

    苏锦让人买了药材,在军帐里调制了不少。

    等李家小厮伤养的七七八八了,便让他们和周管事一起动身,把药膏带回去给李大少爷。

    周管事的功劳,东乡侯在替苏锦请功的时候一并写在了奏折里。

    信差快马八百里加急快马加鞭把信送回京。

    皇上还以为边关出了什么大事,一看是他女儿平安到达边关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东乡侯没在信里提谢景宸半句,哪怕送信的人是心腹,谁也不能保证这信就一定不会落到别人手中了。

    东乡侯没提谢景宸,却提了那个搜苏锦身,把苏锦扔在粮草马车上导致她动胎气的人……

    皇上看信后,是勃然大怒。

    要不是知道东乡侯疼苏锦,欺负苏锦的没好下场,不然皇上都要点名东乡侯活捉信中人,吊他个三天三夜。

    信上之人就是谢景宸的事迟早瞒不住,他这一顿骂是铁定少不了了。

    皇上来回看信,福公公给皇上找了个空折子,道,“公主在去边关的路上都立了不少功劳了,如今人在边关,立功的机会就更多了,往后请功的折子肯定不少。”

    “皇上把想赏赐公主的东西都写下来,等公主回来一并赏给她。”

    这个提议,皇上欣然接受了。

    但女儿在边关,还动了胎气,皇上担心啊。

    边关那地方风大,要什么没什么,辛辛苦苦才去的,他也不好让她现在就回来。

    边关苦,但也不能苦了他女儿和外孙儿。

    然后——

    皇上送了个御厨来边关给苏锦做御膳吃。

    这个御厨还不是别人。

    正是当初苏锦想要没给的李御厨。

    李御厨做的海棠糕是云妃最爱吃的糕点。

    云妃不在了,但朝华宫还在。

    皇上偶尔也尝几块。

    这要是别人,皇上决计不会放李御厨出宫的,更别提去边关那么远了。

    他要让女儿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他这个父皇对她的关心。

    他怎么也不能做的比东乡侯差!

    之前苏锦离京,为了她安全,她偷偷去边关的消息一直瞒着。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瞒不住了。

    不过皇上也不担心,他派那么多人去找女儿都没有找到,不信刺客能找到。

    尤其南梁敬王教了苏锦易容术。

    虽然苏锦的易容术是用来查案的,但她去边关的一路肯定也易容了。

    易容过后,要那么容易分辨,易容术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本来苏锦离京,大家只是私下议论,皇上一派御厨去边关,大家就正大光明的议论了。

    真的没有皇上这么宠爱女儿的爹了。

    女儿去边关,不训斥她,还怕她吃不好,派御厨去给她做吃的……

    皇上是要让天下的女儿都羡慕死公主吗?

    就在大家羡慕苏锦的时候,李御厨正在赶去边关的路上。

    马车一路狂奔,颠簸的他五脏六腑都差点颠倒了位置。

    半个月后,马车在军营前停下。

    李御厨从马车内下来,那是天旋地转,吐的昏天黑地。

    这哪是要他来做菜?

    这分明是要他的命!

    跑的这么快,好像他晚一步赶来,公主就要活活饿死了一般。

    李御厨进了军营,但并没有见到苏锦。

    如今两军正交战,打的不可开交,苏锦是大夫,哪里闲的住,养了半个月,胎儿已经稳了,她便去帮忙了。

    一般的小伤,杏儿和雪兰就能帮忙包扎,苏锦治的都是那些伤的很重,命悬一线的。

    不夸张的说,苏锦出手和阎王爷抢了不少的人。

    她的功劳不比在战场奋勇杀敌的将士小。

    这一仗打到傍晚才停,苏锦回来时,裙摆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

    官兵把饭菜端上来,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看的苏锦一愣,“这菜怎么变了?”

    “好香啊,”杏儿嘴馋道。

    杏儿跑出去一问,才知道皇上派了御厨来给苏锦做菜。

    不止苏锦,东乡侯他们都吃上了御厨做的菜。

    辛苦来了一大御厨,不可能只给苏锦一人做吃的。

    将军们吃的是菜,那些官兵们吃的是肉包子。

    “嗯,今儿这肉包子格外的香,”官兵一口咬掉大半的包子。

    “听说皇上派了个御厨来给公主做菜,这包子馅是那御厨调的味。”

    “原来是御厨,难怪包子这么香了。”

    “皇上可真疼公主。”

    “连带着咱们也能沾点公主的光吃上御膳。”

    只要他们打了胜仗,就一定有肉包子吃,而且管饱。

    御厨做的菜本就是一绝,再加上苏锦吃了大半个月的军营饭菜,御膳就更显得美味绝伦了。

    再加上累了一天,孕吐反应减弱,苏锦吃了一碗饭还添了半碗。

    这些天,杏儿的饭量小了不少。

    不是她没食欲,实在是军营粮草紧张,最忌讳的就是浪费了,依照两人的饭量再略微抛半碗送来。

    这分量杏儿一个人吃都嫌少,何况是和苏锦两个人吃了。

    苏锦吃多点,她就吃少一点。

    杏儿委婉的和送饭菜的官兵提过一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送来的饭菜还是那么多。

    杏儿扛不住饿,找暗卫去帮忙说话。

    暗卫很坚定的告诉她不行,“一个姑娘,饭量比那些将士还要大,这要叫他们知道了,定觉得羞愧,万一生出争斗之心,越吃越多,军中粮草就更不够吃了。”

    杏儿虽然有点不大高兴,但觉得暗卫说的有理,再饿她也死扛着。

    一两个人多吃点没事,可整个军营一顿多吃一个肉包子,能把伙房的火头军给累个半死了。

    有时候苏锦吃的少,杏儿就在帐篷外熬点粥垫肚子。

    就这样熬了半个月,胃饿小了些,杏儿的饭量至少减了两个肉包子。

    习惯了,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