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再说周管事,从军营离开后,先去了临州,在临州待了两天,就启程去肃州。

    结果半道上听周家铺子上的小厮说禹州魏家铺子出事了,铺子被查封,周四姑爷被下了狱。

    周管事一听这还了得,当即快马加鞭赶去禹州。

    魏家在禹州的胭脂铺贴了封条,周管事去见李管事,问魏家出了什么事。

    李管事叹息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知府夫人和禹州不少贵夫人用了魏家铺子上卖的美人阁的养颜膏,脸上起了不少红疹,不痛不痒也不消,大夫检查说是养颜膏有毒,知府找四姑爷要解药,四姑爷说药膏不可能出问题,知府一气之下就派人把魏家铺子给查封了。”

    魏家铺子被查封,李管事实在摸不着头脑。

    知府夫人过寿,周四姑爷可是送了厚礼,和知府关系不错。

    再者在养颜膏里下毒,这么蠢的事,败坏铺子名声的事,哪个生意人会干?

    做生意,这名声重要着呢。

    李管事看着周管事道,“我正要去探监呢,和我一起去吧。”

    周管事虽然不喜周四姑爷,可那也是周家四姑爷,他忍心看四姑爷下狱,也不忍心四姑奶奶着急伤心啊,少不得和李管事跑一趟了。

    使了银子,才进得大牢,周四姑爷一脸狼狈。

    周管事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周四姑爷三缄其口,一个字不肯说。

    他不说,别人就是想帮他都帮不了。

    周管事和李管事只尽自己本分,别说他们做下人的不能对姑爷不敬了,就算能,还隔着牢门呢。

    什么都问不出来,周管事和李管事就走了。

    两人主动探监,周四姑爷不肯说,两天后,周四姑爷又花钱让狱卒帮他给周管事传话了。

    知府夫人脸上的红疹一直不消,虽然不痛不痒,可脸上长红疹难看啊。

    知府夫人吵知府要给她治脸,知府给大夫施压,大夫束手无策,让他找下毒之人拿解药。

    知府没辄,只能对周四姑爷用刑了。

    三十大板打下去,里子都保不住了,哪还顾的上面子?

    周管事能怎么办,只能再进牢房了。

    看着周四姑爷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趴在那里,周管事还觉得打的好,让他抢周家生意,不是亲兄弟明算账吗,这会儿又想起周家来了?

    周管事看着他道,“四姑爷找我来是有事要吩咐?”

    周四姑爷扭头看着他。

    一动。

    屁股扯着伤口疼他的呲牙咧嘴的闷疼出声。

    他看着周管事道,“是美人阁二管事算计了我!”

    周管事眉心一拢。

    镇北王世子妃算计他的?

    周管事觉得有这个可能,但镇北王世子妃什么身份,她不会无端算计他,尤其知道他是周家四姑爷就更不可能了。

    除非是他自己撞她手里头去了。

    周管事冷淡道,“美人阁二管事我了解,她不会算计四姑爷,四姑爷为何这么说?”

    周四姑爷不想说自己偷买美人阁秘方,自己让人调制养颜膏卖的事,只一口咬定就是苏锦害的他。

    他不说实话,周管事道,“捉奸捉双,捉贼拿赃,那是美人阁二管事,四姑爷一句怀疑,就要我去找她对峙吗?”

    “您要不肯说,那我就先回去了。”

    “我还有事急着去肃州。”

    言外之意,他一走,就休想他出面管这事了。

    周管事转身就走,周四姑爷哪能让他走啊,周老爷还不知道在哪里,只有周管事和美人阁二管事说的上话了。

    周四姑爷自认倒霉,不过这笔账,他迟早和美人阁二管事算清!

    周管事一脸我要听实话的表情,周四姑爷只能咬着牙把实话说了,“美人阁二管事让我给他一万五千两,他把美人阁的秘方卖给我,我一时鬼迷心窍,上了他的当。”

    周管事,“……。”

    周管事怒从心来。

    镇北王世子妃是什么人,会缺他那一万五千两吗?!

    “四姑爷想我帮,却不肯和我说实话,自己想办法救自己吧!”周管事转身就走。

    周四姑爷的小厮赶紧把周管事拦下,道,“是,是我们大少爷从美人阁二管事手里买的秘方……。”

    周管事气的头重脚轻。

    李管事扶着他,道,“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四姑爷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心知肚明。

    也怪老爷看走了眼,没挑好女婿。

    周管事要走,李管事拦着他,他们毕竟只是下人,跟姑爷置气,不是自讨苦吃吗?

    周管事看着李管事道,“这事,我帮不了他。”

    “怎么会?和美人阁二管事不是关系挺好的吗?”李管事道。

    周管事看向牢房里的周四姑爷道,“可知道美人阁二管事是什么人?!”

    “不就是一个小小管事的?”周四姑爷不以为意。

    周管事冷冷一笑,“一个小小管事?”

    “她就是镇北王世子妃!”

    周四姑爷一脸错愕,后背一阵发寒。

    这怎么可能?!

    周管事看着李管事道,“镇北王世子妃的脾气,们就算没亲眼见过,也该听过。”

    “四姑爷财迷心窍,想挖她的墙脚,还挖到她跟前了,她能轻饶了他?”

    “没有当场就砍了他脑袋,已经是世子妃宽厚,给七姑奶奶面子了!”

    周管事是气不打一处来。

    四姑爷不念翁婿情义,抢周家生意就算了,他连镇北王世子妃的主意都敢打。

    周管事都佩服自家四姑爷的胃口了。

    不是肥肉,他都不下口,现在崩了自己的牙,活该!

    丢下几句,周管事抬脚走人。

    这回李管事没拦着了,还跟着周管事一起走了。

    周四姑爷趴在床板上,面如死灰。

    他们的谈话,狱卒听得一清二楚,匆匆赶去禀告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也是吓的浑身冷汗涔涔。

    他没想到锦宁公主会大驾光临禹州府,他这个禹州知府竟然浑然不知。

    周四姑爷打镇北王世子妃美人阁的主意打到了镇北王世子妃跟前,自己被坑了一万五千两不算,还连带着那些买养颜膏的都倒了霉。

    知府大人是恨不得再打周四姑爷几十大板。

    但这板子不能打,还得指着周四姑爷去消镇北王世子妃的怒气,拿到解毒方子,恢复他家夫人的容貌。

    魏家铺子被查封,魏家大老爷得知消息,匆匆赶来禹州。

    周老爷也一起来了。

    听周管事说了事情原委,魏大老爷几乎站不住,“孽子!孽子啊!”

    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敢打镇北王世子妃美人阁的主意,他是要把整个魏家都葬送掉吗?!

    周老爷也对自己的四女婿一脸失望。

    当初真是瞎了眼了,觉得魏大老爷人不错,养出来的儿子也必定不差,谁想到魏老爷为人周正,儿子走的竟是些歪门左道。

    魏大老爷知道周老爷和东乡侯关系不错,求他出面救他儿子。

    周老爷恨铁不成钢,可自己的女婿,怎么也得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守寡。

    “东乡侯是最疼镇北王世子妃这个女儿的,得罪东乡侯都比得罪镇北王世子妃更容易摆平些。”

    “魏家这回不断几根肋骨,是别想世子妃消气了。”

    周管事站在一旁,是有话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们只想到东乡侯,别忘了还有皇上呢。

    东乡侯有多疼镇北王世子妃,皇上就有多疼。

    寿宁公主对上镇北王世子妃都是以卵击石,四姑爷一团豆腐也敢往世子妃手里头撞。

    周老爷也不大了解苏锦,他望着周管事道,“可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有什么喜好?”

    周管事知道自家老爷打算投其所好,哄镇北王世子妃消气,这方法用在别人身上,那是百试百灵,可在镇北王世子妃那里就未必了啊。

    “老爷,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她想要什么没有,哪是那么容易哄得她消气的?”周管事道。

    “那她喜欢什么,只要我魏家有,一定双手奉上,”魏大老爷急道。

    周管事摇头,“我虽陪了世子妃一路,还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喜好,倒是知道她对边关战事很上心,自掏腰包买了四万两的粮食带去边关。”

    “亲家老爷要送,就送粮食去边关吧,或许世子妃会看着魏家忠于朝廷的份上消气。”

    最后一句,周管事自己都说的无力。

    连皇上最宠爱的锦宁公主的美人阁都敢打主意,谈什么忠于朝廷?

    希望这回四姑爷能吃一堑长一智。

    魏大老爷从知道自己儿子惹的是镇北王世子妃后就六神无主了,周老爷也觉得送粮草是最稳妥的。

    讨好不了镇北王世子妃,也能讨东乡侯和皇上的欢心。

    他和东乡侯又有多年交情,说几句软话,东乡侯消气了,帮着劝镇北王世子妃几句,应该就能拿到解药了。

    魏大老爷赶紧差人筹集粮草。

    要让镇北王世子妃消气,这粮草的数目必定不能少了。

    魏家粮铺的粮食根本不够,四处派人运粮,还得去借。

    魏大老爷做生意多年,还没这么低三下四求过人,想活活抽死自己儿子的心都有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