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日,苏锦和秦菡儿她们在军医处帮忙调制金疮药。

    在战场,没有比金疮药消耗更大的药了,多少都用得掉。

    这还多亏了苏锦的药方改良过,用的药材分量少一些,效果还更强。

    就这一张方子就给朝廷不知道节省了多少钱,救了多少人命。

    有些乏了,也到了吃午饭的时辰,苏锦就和秦菡儿回营帐。

    从军医处离开,看到那些将士们蹲在营帐外吃馒头,碗里是稀饭。

    苏锦看了一眼,眉头拧紧了几分。

    稀饭比前几日淡了不少,都开清可见底了。

    “朝廷的粮草还没有送来吗?”苏锦问道。

    杏儿摇头,“还没呢,侯爷已经连送了三封奏折去催了。”

    幸亏他们带了银票在身上,还坑了周四姑爷和孙知府两万两,买了粮食来,不然这会儿将士们都饿的没法训练了。

    苏锦迈步去了军中大帐,东乡侯在问粮草还能管几天。

    负责伙房的将军道,“勉强还能撑四五天。”

    东乡侯眉头拧的紧紧的。

    朝廷往边关送了多少粮食,心底有数,这么久还不送粮草来,是让他们靠喝西北风打仗吗?

    粮草未到,兵马先行。

    没有充足的粮草,这战怎么打?!

    南梁这几日也没有攻城,看来是知道军中粮草不足,等将士们断了米粮,兵困马乏之际攻城,事半功倍。

    东乡侯派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去催粮草。

    两人带了七八个官兵,星夜兼程赶路。

    两人前脚往京都方向走,后脚周老爷和魏老爷带着粮草从另外一条道上过来。

    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赶了两天的路,和朝廷运粮队碰上了。

    遥遥相望。

    运送粮草去边关的必经之路上的一座桥被人给毁了。

    运粮队过不去。

    修桥和绕道花的时间一样,只能选择修桥了。

    而且还不只是遇到断桥,之前路被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挡住,又耽搁了好几天。

    只是挡住去路,没有烧毁粮草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北宁侯世子看着南安郡王道,“为什么只挡住运粮队,而不是直接烧毁粮草?”

    问他?

    他问谁啊。

    南安郡王看着那些粮草道,“可能在他们眼里,这批粮草是他们的吧。”

    “边关顶不了几天了,就算我大齐将士骁勇善战,也扛不住饿。”

    南安郡王见不得齐王和崇国公这种暗搓搓的手段。

    要么就直接不顾太后的死活谋反,要么就直接隐姓埋名苟延残喘。

    这种又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能背后捣鬼的做法实在令人唾弃,虽然没有明着举旗谋反,却是里通外敌了!

    南梁,敌营。

    南梁将军们心情颇好。

    大齐军营已经开始在镇子上买米了,足见军营没粮食了。

    他们这些训练强度大的将士,一顿饭至少三四个大馒头的饭量,一天不吃,就能饿的腿脚发软。

    两军交战,敌我军营里都会有细作,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只是接触不到重要机密而已。

    这么绝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必须要一举攻城,拿下大齐一座城池!

    “让将士们给我吃饱,随时准备攻城!”

    南梁的伙房炊烟直冲云霄。

    南梁将士们也士气高涨。

    这边大齐士气就没那么足了。

    东乡侯更是火气大的厉害。

    他们在边关卯足了劲打仗,结果一堆拖后腿的,也是他大意了,只顾着边关,照应不到粮草。

    这才打仗没多久,粮草就这般困难了,往后只会更难。

    也是,齐王有心谋反,崇国公又把持朝政三年之久,崇老国公出事后,他能那么迅速的继承爵位,排除异己,把朝堂牢牢的掌握在手中,手段岂是一般?

    当初他带着飞虎军往边关运粮就该察觉了。

    那些粮草若不是给齐王谋逆准备的,为何欺瞒朝廷说没有粮草了,而是要朝廷派钱派米赈灾?

    他发现的只是一角,却没有想过这一角背后是更大的阴谋。

    东乡侯恼自己思虑不周。

    老王爷和王爷他们制定作战计划一个比一个厉害,可论及粮草,是一个比一个没辄。

    但他们能猜到南梁不会错失这么好的机会,叮嘱将士们提高警惕。

    粮食先紧着守城将士。

    午饭送过来,东乡侯捏着馒头。

    很大的一个馒头,可是稍稍一用力,馒头就能缩一半。

    这样的馒头,一口气吃五六个也不管饱。

    东乡侯吃了三个,猛灌水,馒头遇水化开,能让胃感觉到撑,减弱饥饿感。

    吃的少,军中将士们的训练也减弱了,因为训练会大量消耗体力,会让人更觉得饿,吃的更多。

    东乡侯都只吃那么点,杏儿看后,就吃的更少了,她又不打仗。

    可吃的少,她浑身无力。

    杏儿担心自己会饿死在军营里。

    “要是能把南梁的粮食抢过来就好了,”杏儿摸着肚皮道。

    想法很好,就是实施起来太难。

    南梁人也不是吃素的。

    哪怕宁肯把粮草烧了,也不会留给他们的。

    苏锦拿了块糕点递给杏儿道,“家姑爷没有送消息回来,情况应该还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

    边关打仗,哪有不断粮的时候。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不吃吗?”

    “我不饿,”苏锦道。

    “那我也不饿。”

    说着,一声高呼传遍军营,“粮草送来了!”

    杏儿眼前一亮,“我去看看。”

    东乡侯听到粮草送来了,也往军营门口走。

    看到周老爷骑在马背上,东乡侯皱眉。

    这不是朝廷送的粮草。

    周老爷翻身下马,朝东乡侯走过来。

    东乡侯拍他肩膀,“周兄,这回可帮了我大忙了。”

    不管这粮草是送的还是买的,这送来的时辰太重要了。

    东乡侯一高兴,拍的格外用力。

    那力气大的——

    周老爷胳膊差点没断。

    周老爷眼角都抽抽,“我可不是习武之人,哪扛的住这么拍?”

    东乡侯是高兴坏了,赶紧给周老爷揉揉。

    越揉越疼。

    周老爷是怕他了,道,“这批粮草是我亲家魏大老爷专程送来给世子妃赔礼的。”

    “赔礼?”东乡侯眉头一拢。

    魏大老爷颤巍巍上前为教子无方给东乡侯认错。

    有了粮草,东乡侯暂解燃眉之急,心情还不错。

    只是一听魏大少爷打美人阁的主意,脸就沉了下来,“看来魏家粮食是真多,把魏大少爷的胃都撑这么大了。”

    魏大老爷头皮一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