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双膝一软,魏大老爷直接给东乡侯跪下了。

    这些年,他奔波东西忙于扩展魏家生意,对儿子疏于管教,内子多宠溺,把好好一个儿子给养成了个唯利是图的小人。

    这是魏大少爷被关在禹州府衙大牢,魏大老爷进不去,否则真的要抽掉他半条命。

    连镇北王世子妃,东乡侯的女儿,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开的铺子的主意都敢打,这已经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这是想吞天!

    魏大老爷跪在地上连连认错。

    周老爷帮着说情,毕竟惹事的是他的女婿。

    东乡侯看了魏大老爷一眼,道,“堵在军营门口做什么,进军帐说话吧。”

    东乡侯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之后,道,“让伙房开火做饭,随时应对南梁进攻!”

    东乡侯进了军中大帐旁边的帐篷。

    军中大帐里多机密,哪怕周老爷是信得过的人,军规也不可废。

    东乡侯恼魏大少爷胃口太大,居然敢打他女儿美人阁的主意。

    但魏大老爷及时送来军粮,又是大功一件。

    魏大老爷认错的态度很诚恳,送四万担粮食来就足见一斑了。

    再加上周老爷对青云山多有帮助,这一次也对亏了周家相互,苏锦才能安然无恙的抵达边关。

    周老爷的面子得给。

    东乡侯坐在那里,就那么看着魏大老爷。

    魏大老爷哪受得住东乡侯这么看的啊,就是一般的将军也架不住,何况他只是一介商人。

    周老爷看着东乡侯道,“就别吓唬他了,这些天,他是站也不安坐也不安,被那孽障给气的不轻,禹州知府夫人和不少人买了养颜膏,脸上红肿难消,赶着来向世子妃讨解药,匆忙之下只来得及凑四万担粮食来。”

    “我知道仅四万担粮食难消世子妃的怒气,有什么条件,世子妃只管开口,只要魏家能办到,一定在所不辞。”

    东乡侯让人去请苏锦来。

    苏锦没来,让杏儿带了句话过来,“姑娘忙着调制金疮药,脱不开手,让侯爷处置魏家就行了。”

    东乡侯看向魏大老爷道,“魏大少爷犯的什么罪,不用我说,魏大老爷心里有数。”

    “这一回们送粮草来军营,虽然是赔罪,但也立了一功,我也不为难们。”

    “再送四万担粮草来,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魏大老爷心里苦,但也得赶紧认下。

    谁让他儿子惹谁不好,惹镇北王世子妃,还一头直接扎她手里。

    “那……皇上那儿?”魏大老爷颤巍巍道。

    他可没忘记镇北王世子妃有两个爹。

    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传到皇上耳中。

    魏大老爷希望东乡侯再给个承诺,让皇上别恼了魏家。

    东乡侯眉头一挑,“把皇上给忘记了。”

    “那就再添两万担粮食,皇上那里,我帮摆平。”

    “……。”

    王爷看了东乡侯一眼,道,“还是添四万担吧,不然传到皇上耳中,他的雷霆之怒只值两万担粮食,不及侯爷,只怕更恼魏家。”

    魏大老爷双肩沉甸甸的,他看向周老爷,希望周老爷帮他还还价。

    周老爷给他使眼色,让他赶紧应下。

    魏大老爷有点吃不消了。

    这是要他再送八万担粮草来啊。

    他不敢讨价还价,怕损失的更多。

    现在周老爷都觉得合适,魏大老爷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他跪在地上,东乡侯让他起来,魏大老爷根本起不来,还是周老爷把他扶起来的。

    杏儿见事情办妥了,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苏锦。

    营帐内,苏锦正把药膏倒进药瓶子里,杏儿掀开帐帘跑进来道,“侯爷让魏老爷再送八万担粮食来。”

    苏锦只笑不语。

    落到她爹手里,魏家不脱几层皮是休想把这事了了。

    魏大少爷想占美人阁便宜,却葬送掉魏家两三年的利润。

    魏家遭此重创,魏大老爷一定会严加管教这个儿子的。

    不过这些粮草完全在苏锦意料之外。

    她写了张药方,让杏儿送去给魏老爷,又写了一张给周老爷。

    药方送到魏老爷手里时,杏儿道,“我家姑娘是厚道人,这回魏家送粮草来有功,这张方子调制的药膏不仅能解毒,还能养颜。”

    周管事就站在魏老爷身边,他瞥了一眼,然后就嘴角抽抽了。

    因为苏锦给魏老爷的药方他眼熟啊。

    苏锦给过两张方子给他,其中一张就是这个。

    因为药方给他印象特别深刻,药方最后有两味药,用朱红笔做了标记。

    添上就解毒,不添就是美颜。

    周管事,“……。”

    周管事心虚了。

    魏大少爷撞到世子妃手里,被世子妃坑了一万五千两,世子妃的怒气已经消大半了。

    魏大少爷是周家四姑爷,他护送世子妃有功,看在周家的面子上,世子妃怒气全消,才把方子给了他。

    只要他让人把养颜膏做出来涂上,就能解了魏家之忧。

    他急着救魏大少爷,压根就没想这回事……

    苏锦猜到周管事没想到,又写了张药方给魏家,另外给周家又补了一张。

    可怜周管家还贴身藏着那两张方子,这会儿后背都湿透了。

    他一时疏忽,连累魏家损失了小三年的利润啊。

    不过他算是误打误撞的讨好了世子妃和东乡侯……

    另外一张待会儿就把它烧了。

    不然叫四姑爷知道了,还不得想办法弄死他?

    周管事暗暗擦汗。

    军营重地,与军营无关的人,不宜久待,尤其南梁有攻城迹象的时候。

    东乡侯看着周老爷道,“今儿就不留们在军营里,改日我在请们喝酒。”

    周老爷笑道,“我难得来边关一趟,打算多待几日,魏亲家还得送药方去禹州,顺带筹集粮草。”

    儿子还在禹州府衙大牢关着呢,虽然再恼他,也得先把人捞出来才好管教。

    东乡侯送周老爷出军营。

    周老爷东张西望,道,“我那七女婿呢?”

    “我派他去催粮草了,来的路上们没有碰上?”东乡侯问道。

    周老爷摇头。

    要是碰上了,他就不问了。

    既然女婿不在,周老爷就告辞了。

    到了镇子上,魏老爷向周老爷道谢后,当即启程回禹州。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