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的作战方案,没有人否定。

    齐王谋反,控制了大齐粮仓,边关暂时不缺粮草,但士气已经受了影响,这时候能烧毁南梁粮草,不仅能打压南梁气势,还能鼓舞将士们士气。

    前两日打仗,南梁将军就骑在马背上笑话大齐祸起萧墙,让大齐主动俯首称臣,免得无辜将士们白白送掉性命。

    必须给南梁一个教训,告诉他们,即便大齐没粮草,即便南梁粮草充足,不代表他们就能吃饱了!

    粮草,一把火的事!

    只是军中粮仓必定会派重兵把守,想要烧掉实在不易。

    第一次烧不掉,再次偷袭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东乡侯和老王爷他们仔细商议后,把烧掉粮草的任务交给苏崇。

    偷袭,不宜人多,南安郡王他们主动请缨和苏崇一起去,东乡侯答应了。

    苏崇又从飞虎军中挑了一百人,一行人趁夜摸入敌营,准备烧掉南梁粮仓。

    和他们想的一样,南梁粮仓处派了重兵把守,粮仓旁摆了大水缸,以防走水可以及时灭火。

    为了能顺利烧毁粮草,只能用声东击西的之计,转移敌军注意力。

    计划的很完美,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远处一着火,负责看守粮仓的官兵就赶去灭火。

    等人一走,苏崇他们就要去烧掉粮草。

    南安郡王躲在一营帐旁,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下,南安郡王心头一颤,心里把楚舜他们骂个半死。

    这是在敌营啊!

    大晚上的本就提心吊胆了,还突然拍他肩膀,这是想活活吓死他吗?

    这是地方不对,不然南安郡王真的要直接开打了。

    他一扭头,就看到一张黑衣蒙面的脸。

    南安郡王,“……。”

    “快撤,”蒙面人道。

    熟悉的声音,南安郡王心头一喜。

    这是景宸兄啊。

    南安郡王刚要说话,谢景宸道,“从军中大帐那边撤。”

    只说了两句,南安郡王都没开口的机会,黑衣人就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色中。

    南安郡王骂人的心都有了。

    那边苏崇抬手,准备靠近粮草放火了,南安郡王赶紧过去道,“快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撤。

    但他没有理由不相信谢景宸。

    尤其还是潜伏在敌营做卧底的谢景宸。

    楚舜看着南安郡王道,“为什么要撤?”

    “景宸兄让我们撤,”南安郡王回道。

    苏崇眉心一皱,“撤!”

    依照谢景宸指示的,苏崇他们从军中大帐那边撤。

    到了军中大帐,苏崇就发现问题了。

    军中大帐是大将军商议军情的地方,里面有军事布防图,是军营最重要的地方。

    军中大帐着火,可灭火的人却没有多少,这显然有问题。

    看来南梁已经猜到他们会来烧粮仓,并用声东击西之计,要是真动手烧粮仓,只怕他们这些人会被人来个瓮中捉鳖。

    因为军中大帐这里就是空出来给他们烧的,防备也最弱,从这里反倒能逃走。

    可就是逃,也免不了厮杀。

    南安郡王刚砍了个南梁将士的脑袋,另一官兵就朝他刺了过来。

    乍一看,面容很陌生。

    再细看,又有那么点眼熟。

    南安郡王的记性还不错,几乎在长枪刺过来的瞬间就反应过来这冲着他要害来的人是谁了。

    景宸兄啊。

    不过谢景宸只用了三分力,南安郡王轻易避开,并打了起来。

    南安郡王把谢景宸的长枪夺了,和谢景宸赤手空拳过招。

    谢景宸只用三分力,南安郡王一拳头朝他砸过来。

    谢景宸眼睛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身子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

    谢景宸眼睛火辣辣的烧疼。

    说是损友真是对得起这两个字。

    他是易容的啊。

    就算脸上的人皮面具再贴合,淤青也没那么容易显示,被人察觉异样,他还怎么待的下去。

    谢景宸退后几步,是南梁一将士扶住他才停住。

    谢景宸回头看了一眼,就又冲了上去。

    这回,谢景宸用了四分力气,一把将南安郡王的锦袍撕掉,从他胸前掉出一玉瓶来,被谢景宸抓住了。

    南安郡王想揍死谢景宸的心都有了。

    打架就打架,扯什么衣服?

    苏崇过来帮南安郡王,谢景宸才摆手。

    两人迅速撤退,南梁将士在后面追,只是南安郡王衣裳被抓破,藏着的望远镜掉在了地上。

    谢景宸走过去,捡起来。

    南梁大将军过来道,“这莫非就是望远镜?”

    “快拿给我看看。”

    谢景宸眸底寒芒一闪。

    果然,大齐军营有奸细!

    谢景宸左右看了看望远镜,把望远镜递给南梁大将军。

    南梁大将军看着望远镜,拍着谢景宸的肩膀道,“干的不错。”

    谢景宸手里还有一药瓶,递给南梁大将军的时候,他摸了下挨揍的眼睛。

    南梁大将军道,“这药就赏了。”

    南梁大将军一门心思都在望远镜上,一旁的副将军道,“实在奇怪,他们来烧粮草,怎么突然撤退了?”

    “这一点,确实奇怪,”南梁大将军面色冷沉。

    谢景宸站着没动,董承琅过来看他,“没事吧?”

    谢景宸摇头,

    他摸着刺疼的眼睛,看着手中药瓶。

    董承琅道,“能随身带着望远镜,身份必定不俗,这药膏定然不错。”

    谢景宸就回营帐上药了。

    再说,苏崇他们逃出南梁军营后,借着微弱星光,南安郡王看着自己胸前飘飘的锦缎,想到什么,他突然一叫,“坏了,望远镜丢了!”

    北宁侯世子看着他,“怎么会丢?”

    南安郡王把胸前锦缎扯下来。

    都这样了,能不丢才怪了。

    苏崇看着身后,得亏他们体力好,跑的快,夜里昏暗,不利骑马,他道,“先回军营再说吧。”

    彼时,夜已经很深了。

    南梁,军营里。

    将士们已经熟睡了,谢景宸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坐起来,刚准备掏怀中,一旁的官兵道,“还不睡吗?”

    谢景宸摸出药瓶来,道,“眼睛疼的睡不着。”

    “睡熟就好了,”官兵道。

    “这回立了功,给大将军抢了个宝贝,指不定从此就平步青云了,”官兵咕噜一句,带着羡慕翻了个身睡去。

    确定他睡了,谢景宸从怀里摸出一圆形玻璃来。

    这是他从望远镜上扣下来的。

    能让南梁大将军眼前一亮的必定是好东西。

    大齐的宝物怎么能落入他手中?

    可既是宝物,南安郡王那么不靠谱,怎么就放他手里了。

    南梁大将军要的东西,他不能不给。

    也不知道扣下这么一块透明的东西,那望远镜还有没有用……

    这边谢景宸忧心忡忡,那边南梁大将军在研究望远镜。

    他是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东西有什么奇特之处。

    看的很远?

    看的很清楚?

    价值他南梁将士二百颗人头的宝贝?

    他眼睛都快看瞎了也没看出来。

    这破玩意还没有直接用眼睛看看的清楚。

    南梁大将军有些恼了,一旁副将道,“是不是天黑的缘故?”

    “那明天再看看,”南梁大将军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