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接下来两天时间,谢景宸一有空就研究那透明物,确定能点燃东西。

    他决定借用这块望远镜扣下来的镜片烧了南梁粮草。

    这两天,他也弄清楚粮草藏在什么地方了。

    只是天公不作美,等他准备下手的时候,下雨了。

    不过也正因为下雨,给了他下手之机。

    天下大雨,不会有人来烧粮草,军中疏于防备,他正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到藏粮草的地方把镜片固定在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位置。

    烧粮草是大功一件,但比起他在南梁做卧底,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去烧粮草并不值得。

    但现在有两全其美之法,没有理由不去做。

    大雨滂沱下了一天,淅淅沥沥的又下了大半天,到傍晚的时候,天就放晴了。

    等第二天起来,地上已经干透了。

    阳光照耀在大地上,叫人格外怀念前两日下雨的清凉。

    边关干燥,下雨的时候并不多。

    太阳晒一上午,帐篷就干燥的发烫了,等到正午,阳光最炙热的时候,正好移到镜片需要照射的位置处。

    帐篷着火,火星往下掉,帐篷底下是堆积成山的粮食,麻袋一点就燃。

    火从外燃到内,再从内燃到外。

    因为挑的地方是正中心,官兵们围着粮草所在驻扎,反倒疏忽了里面。

    等官兵赶来灭火的时候,整个藏粮食的营帐已经烧着了。

    原本粮草不是藏在这里的,为了防备大齐夜袭烧粮草,把粮草挪到这一处,临时选的地方,帐篷搭的比较密。

    风一吹,就形成了席卷之势。

    南梁大将军听到走水声出来一看,冲天的火势映的他脸黑成炭。

    “怎么会着火?!”南梁大将军歇斯底里的吼着。

    他抓着一官兵询问。

    官兵吓的六神无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着火啊,没人袭营,甚至就没人进粮仓啊,就那么无端端的起火了。

    南梁军营驻扎的地方离大齐不远。

    大白天的,浓烟滚滚,直冲云霄。

    只要抬头就能看见。

    再加上大齐有望远镜,守城官兵看到浓烟,对着望远镜看了会儿,就赶紧差人禀告东乡侯和老王爷他们知道。

    东乡侯和王爷他们是看着我,我看着。

    谁也不知道南梁军营怎么会突然起火。

    守城官兵说烧的有点猛烈,东乡侯他们上城门一看,好家伙,感觉南梁半个军营都被大火包围了。

    东乡侯手搭在城墙上,心情是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有句话叫趁火打劫,趁他病要他命,痛打落水狗……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东乡侯当即点兵,即刻攻打南梁。

    可怜南梁军营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还遇到大齐攻城,不得不仓促应战。

    士气不振,又应战的仓促。

    这一战,南梁输的是一败涂地。

    大齐一举攻下南梁一座城池,逼的南梁驻扎大军不得不放弃烧掉的军营,退兵二十里。

    等东乡侯带人赶到南梁军营的时候,南梁粮仓已经烧的七七八八了,烧糊的大米味真心不好闻。

    这么多粮草,对于缺粮的大齐来说,真是心肝肉疼啊。

    还有受伤没来得及撤退的南梁将士,南安郡王逼问他南梁粮草怎么就被烧了。

    这话问的南梁将士心堵的厉害。

    天知道粮草怎么突然就起火了?!

    他们还以为是大齐人偷偷摸进来把粮草点燃了,这么问,显然不是了。

    这真是天要亡他们南梁,要他们败这一仗啊。

    虽然不知道南梁粮草是怎么起火的,但最先起火的营帐是哪个,南梁将士都知道。

    楚舜他们闲的无聊,围着那最先烧掉的营帐打转。

    定国公府大少爷用手中的剑扒拉了几下,南安郡王眼尖看到了望远镜镜片。

    他赶紧蹲下,顾不得脏兮兮的,把那镜片给挖了出来。

    南安郡王左看右看,是望远镜的镜片一点没错。

    楚舜伸手接过,南安郡王看着自己脏兮兮的手,也没多想,在兄弟的战袍上随手擦了两下。

    楚舜他们都纳闷望远镜的镜片怎么会在这烧着的营帐内,他们谁也没想过南梁粮草被烧是这么一块小小镜片引起的。

    看了几眼后,镜片就被揣进怀里了。

    最后出现在军中大帐的书桌上。

    过了一天,苏锦才发现镜片,问道,“望远镜坏了吗?”

    苏崇道,“这是从南梁被烧的粮仓里找到的,应该是南安郡王丢的那个。”

    苏锦眼睛睁大,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一句,“这镜片是在南梁被烧的粮草里找到的?”

    苏崇见她格外诧异,道,“怎么了?”

    苏锦看着镜片,勾唇一笑,“我知道南梁粮草是怎么被烧的了。”

    苏崇一头雾水。

    他们这么多人都不知道,她知道?

    苏锦解释镜片怎么能点燃粮草,苏崇半信半疑,苏锦就给他示范了下。

    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都围过来看。

    看到小小镜片烧掉一块帕子,一个个都惊呆了。

    这也太神奇了吧?

    南安郡王松口气道,“我还担心望远镜落到南梁人手里,心底不安了好些天呢,没想到我还立功了?”

    这镜片烧掉粮草说是意外没人信。

    苏崇他们去南梁烧粮草那天压根就没去过南梁真正藏粮草的地方。

    这镜片却出现在那里,明显是有人带去的。

    而且这镜片需要阳光才能点燃营帐,说明镜片在营帐顶,这必须是被人放上去的……

    南安郡王他们一致认为是谢景宸干的。

    毕竟望远镜会掉是谢景宸干的好事,南安郡王的东西,谢景宸不让落入南梁大将军手中也很正常。

    只是他是怎么知道这镜片能烧掉粮仓的?

    南安郡王他们都以为苏锦告诉过谢景宸。

    苏锦摇头,“我没和他说过。”

    她也好奇谢景宸是怎么知道的。

    但谢景宸肯定不会告诉他们是牺牲了一条裤子换回来的教训。

    南梁一败涂地,被大齐追的丢盔弃甲,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更可恨的是粮草被烧,还不知道是怎么被烧的!

    连大营都被人给抢了,想查也查不了。

    丢了一座城池,还没有了粮食,士气大损。

    南梁大将军一边派人向朝廷催粮,一边催北漠快点把承诺给南梁的粮草给他们。

    谢景宸赢了一战,重挫南梁锐气,心情正好,就被南梁大将军安排他跟着董承琅回京一趟。

    董承琅视他为兄弟,一定要他陪着,谢景宸只是一个小小把总,军令如山,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