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边关大捷,这事必须要上奏朝廷,让皇上高兴。

    捷报六百里加急送回京。

    送信的信差跑的慢,捷报送到了,信还没有送到。

    边关大捷,皇上龙心大悦,问信差道,“公主有没有给朕带家书?”

    信差摇头,“没有。”

    “前些天,公主写了信,还有军中将军都写了,整整一包袱,应该快送到了。”

    皇上赏赐了信差,就静静的等女儿的家书。

    一等再等,等的皇上耐心全无。

    几日后,皇上皱眉了,“怎么家书还没有送到?”

    福公公眸光躲闪。

    皇上察觉了,问道,“怎么回事?”

    被抓包了,福公公也只能说实话了,“前两日,信差就把信送进京了。”

    “那朕的信呢?”皇上问道。

    “……。”

    “快拿来。”

    “……。”

    “没有皇上您的信,”福公公的嗓音有点飘。

    皇上脸顿时黑成锅底,“没有朕的信?”

    福公公后背都发凉啊。

    皇上不高兴了。

    公主也真是的,她怎么就没给皇上也写封信呢。

    哪怕只言片语报个平安也好啊。

    福公公赶紧劝皇上,“公主善良,那些将军都写了信,她肯定是不好意思写太多……。”

    不劝还好,一劝皇上脸更黑了。

    不好意思写太多,唐氏和王妃都有,就没有他这个皇上的?

    堂堂公主,就是加个人专门送封信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就唯独多了他那一份?

    福公公没辄,只能把黑锅往东乡侯身上塞了,“肯定是东乡侯嫉妒皇上太宠着公主了,给公主送御厨去,怕公主以后更向着皇上您,把公主给皇上您的信给扣了。”

    这个解释,皇上心里舒服多了。

    不用说,这是东乡侯干的出来的事。

    “给朕记在本子上,等战事平息了,朕在跟他算账,”皇上火气很大,摇着扇子道。

    “……。”

    福公公心虚啊。

    万一真算账,东乡侯还不得灭了他?

    可皇上的话,他又不敢不听。

    福公公记完账,赶紧派人给边关送信,让苏锦一定一定要记得给皇上写家书。

    这要换成别的公主皇子,知道皇上盼着收家书,肯定会一封接一封的送来,到公主这里还得催。

    福公公心累。

    不过这回苏锦是真忘了,边关大事,多有东乡侯和王爷他们向皇上禀告,还有军中也有监察官,负责写战报的,皇上对边关的事,不说知道的很详细,大概也是知道的。

    然后苏锦就没想再写一封了。

    她也没想起来,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想暗卫有没有把信送到,北漠公主能不能帮她这个忙呢。

    再说暗卫,快马加鞭赶到北漠,结果信没那么容易送进宫。

    要是随便什么人给公主送信都递给公主,皇上威严何在啊?

    可暗卫又没别的东西能证明自己的身份,托人带话都难。

    在宫外等了一天,逮了个出宫办事的公公,威逼利诱,让他帮忙给北漠公主带话。

    公公怕死,以为暗卫真的给他喂毒了,当真趁着北漠公主逛花园的时候,跑上前道,“公主,大齐镇北王世子妃的暗卫说是有事找您,宫人不让进,逼奴才给您带话。”

    北漠公主愣了下,“镇北王世子妃的暗卫找本公主?”

    公公连连点头。

    宫女望着北漠公主道,“会不会有诈?”

    北漠公主看向宫女,“诈什么?这里是北漠皇宫。”

    “去看看。”

    宫女去宫门处,公公跟着一起去的。

    宫女不认识暗卫,暗卫想公公也不敢骗他,便把信交给了宫女。

    宫女带着信回宫,交给北漠公主。

    北漠公主拆开信一看。

    其实信上并没有写什么要紧事,只是让她亲自见暗卫一面,她把要和她说事都写在了信里。

    北漠公主找出苏锦写给她的方子,一对比,果然是苏锦的亲笔。

    北漠公主就让宫女把暗卫接进宫,没敢直接带进后宫,找了个还算正大光明的地方见的暗卫。

    宫女不认得暗卫,北漠公主还记得暗卫,他们走的那天,暗卫还追过来问同心蛊的事,印象很深刻。

    从暗卫手里接了信,北漠公主看后,眼睛都睁圆了。

    暗卫还不知道信上写了些什么,北漠公主把信收好,贴身藏着,道,“先出宫,回头我让银儿出去找。”

    暗卫便告退了。

    等暗卫一转身,北漠公主脸上就笑开了花,宫女银儿见了道,“公主怎么这么高兴?”

    “走,先去见父皇,”北漠公主高兴道。

    她见北漠王的心情很迫切,几乎是拎着裙摆小跑了。

    北漠王正和大臣商议事情,荆山公主跑进来道,“父皇……。”

    北漠王看着她,言语责怪,但脸上不带丝毫怒气,“朕正和几位大臣商议事情,怎么就进来了?”

    “儿臣也有大事要和父皇商议,”荆山公主昂着脖子道。

    北漠王不信。

    他这个女儿能有什么大事?

    荆山公主站在一旁道,“那父皇先和两位大人商议吧,我待会儿在说。”

    虽然这么说,但她也没有走。

    正巧,商议的正是南梁派人催粮草的事。

    荆山公主心情不要太好,北漠王都发现了,等两位大人一走,他道,“怎么这么高兴?”

    荆山公主抱着北漠王的胳膊道,“父皇,只要您答应儿臣,儿臣的亲事让儿臣自己做主,南梁粮草的事,女儿帮您摆平。”

    “摆平?”北漠王失笑。

    荆山公主点头,“父皇不信女儿有这本事?”

    北漠王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他还能不清楚?

    别说摆平南梁粮草了,就是一麻袋的粮草,稍微离远一点,她都摆不平。

    荆山公主有点生气了,这也太小瞧她了。

    她撇过头去,北漠王摇头好笑,他端起茶盏道,“要真能摆平,父皇依了又何妨?”

    “父皇说话算话?”荆山公主脱口道。

    北漠王脸有点黑了,“父皇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荆山公主看着他,巧笑嫣然,“我就知道父皇还记得准许儿臣出宫玩的事。”

    北漠王,“……。”

    北漠王把茶盏放下,转移话题道,“先说说要怎么摆平这件事。”

    北漠公主把怀中信掏出来给北漠王看。

    北漠王看了两眼,眸光就亮了起来。

    看了一遍后,他又看了一遍,然后望向北漠公主,“这也能算是出的主意?”

    北漠公主站起来,脖子一昂,“怎么不能算?”

    “整个北漠,镇北王世子妃最信任的就是我了。”

    北漠王拿她没办法。

    北漠公主继续蹲下抱着北漠王的胳膊道,“父皇且说说,这主意怎么样?”

    “一举两得。”

    “不,是一箭三雕的计谋。”

    北漠王看着信叹息。

    虽然北漠公主说这信是苏锦写的。

    但北漠王并不信一个女子有这等谋略,他相信是东乡侯的计谋。

    只可惜东乡侯是大齐良将,对大齐朝廷忠心耿耿,否则他北漠必定以王爵拉拢。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