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见自家父皇夸赞计谋好,北漠公主赶紧起身研墨,让北漠王把承诺让她自己挑选夫婿的事写下来。

    北漠王看着女儿道,“父皇在心中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北漠公主把锦帛铺好,道,“父皇一言九鼎,女儿自然相信父皇不会骗女儿,可朝廷还有那么多大臣呢。”

    “万一哪天又要女儿和亲怎么办?”

    和亲两个字让北漠王动容,左右既然答应她了,写下圣旨又何妨?

    亲笔写下赐婚圣旨,北漠公主赶紧把玉玺抱给北漠王,盖上玉玺后,北漠公主捧着圣旨,笑的花枝乱颤。

    镇北王世子妃真是她的福星啊。

    上回被逼着和亲,虽然没成功,但也着实让她这个公主感觉到了无奈。

    身在皇家,享尽荣华富贵,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这样的事,她再也不想经历一回了,她的人生,她要自己做主。

    正好有公公进来,北漠公主把圣旨卷好道,“父皇,那儿臣先回去了。”

    拿着圣旨离开,北漠公主走路都仿佛在飘。

    宫女紧随身后,替北漠公主高兴,“镇北王世子妃是大齐公主,她的驸马就是自己选的,现在公主也能自己选驸马了。”

    北漠公主笑道,“虽然都是公主,但她的驸马是自己抢的,我有父皇的亲笔圣旨在手,不论我看上谁,只要把他的名字往圣旨上一填,他就是我的驸马了。”

    这种不用动手就能抢个驸马的感觉不要太好。

    看着北漠公主高兴的快要飞起来,宫女无意泼了她一大盆冷水,“可公主的驸马在哪儿呢?”

    北漠公主,“……。”

    北漠公主脸上笑容凝固,用手里的圣旨狠狠的敲了下宫女的脑袋,“不要提这么扫兴的事。”

    宫女,“……。”

    这怎么就扫兴了?

    公主要圣旨还不是为了嫁个称心如意的驸马吗?

    宫女摸着脑门道,“镇北王世子妃的驸马是在大街上选的,公主也要上街选驸马吗?”

    “这主意不错,”北漠公主笑道。

    “等我挑个黄道吉日,我们就上街。”

    身为公主,出宫一趟不容易,机会不能错失。

    本来北漠公主还打算明儿就出宫,现在她要更慎重一点了。

    北漠公主拿着圣旨去见北漠皇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北漠皇后没想到北漠王会给她这么一份圣旨,她伸手道,“这圣旨给母后,母妃帮保管。”

    北漠公主赶紧把圣旨往怀里一揣,福身告退了。

    她把这事告诉母后,是让她歇了给她选驸马的心思,把圣旨给她,回头母后随便填个名字上去,她都没地方哭了。

    这圣旨她一定要随身带着,谁都不能给。

    翌日,宫女出宫,到暗卫下脚的客栈,告诉暗卫道,“们家世子妃让我们公主帮的忙,公主已经办妥了。”

    虽然不知道帮忙办的是什么事,但办妥了就好。

    暗卫让宫女代为向北漠公主道谢。

    宫女也没多留,就告辞回宫了。

    暗卫事情办完了,准备启程回边关。

    下楼的时候,看到小伙计端着托盘上了,托盘里正好摆着两盘点心。

    暗卫想起杏儿让他买糕点的事,脸色是要多臭就有多臭。

    和小二擦身而过后,暗卫回头喊住他。

    小伙计看着他,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京都哪家点心最好?”暗卫问道。

    问完,恨不得给自己来一拳才好。

    小伙计笑道,“点心要数百糕斋的点心最好,距离这里两条街,客官是自己去买还是小的帮跑腿?”

    暗卫从怀里摸出二两银子,放在托盘里,“挑七八样最好吃的买回来。”

    小伙计连连点头。

    拿起银锭子,小伙计笑眯眯的揣入怀中,“您且等会儿,送完这两盘糕点,我就去给您买。”

    二两银子买七八样糕点还能剩下一大半,这都是给他的跑腿费啊。

    这样的客人多来几个,不出一两个月,他就能攒够钱娶媳妇了。

    暗卫回屋,等了小半个时辰,小伙计就把糕点买回来了。

    暗卫看着包好的糕点,一口气全打开了。

    以为他是买了带回去给杏儿的?

    不。

    他是自己吃的。

    他要气死杏儿那没良心的丫鬟不可!

    暗卫就坐在那里吃,边吃边气。

    也不知道是吃饱了还是气饱了,反正心情和胃都很不好受,胀得慌。

    一样吃了两三块,暗卫拿起收拾好的包袱,下楼结账。

    骑马直接出城。

    可出城后,暗卫又勒紧了缰绳。

    他看着北漠城门,暗咬了咬牙。

    他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丫鬟计较什么,没得失了气度。

    暗卫掉头去买糕点,一样买了一包,足足十种。

    买完了,就放心的快马加鞭的赶回边关了。

    八天后,暗卫回到军营。

    彼时苏锦正在军中大帐劝东乡侯消气。

    齐王造反又有消息传来了。

    就是传来的消息把东乡侯和老王爷他们气的不轻。

    前些天,边关下雨,大齐也有不少地方下雨了。

    云州下了三天雨,倒了二三十座破屋子,这都算不上是灾情了,一般这样的情况,都不会上报朝廷。

    可齐王偏就闹了一出赈灾济民的戏码。

    大雨一停,云州就开仓放粮,领救济粮的队伍据说排到了城门口,只要排队的,不论男女老少,一人领一袋大米回去。

    对百姓们而言,谁做皇帝对他们影响并不大,谁能免征税,让他们过太平日子就是好皇帝。

    这一下雨,就发粮赈灾,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齐王用朝廷的粮食收买人心,在云州威望之高,已无人能及。

    其实对齐王来说,粮草对他是一种负担,他要分散兵力去控制那些州郡粮草,就没法集中兵力攻打进京。

    把那些粮草烧了,传出去伤百姓的心,那可都是百姓们辛苦种出来的。

    现在烧了粮草,回头需要的时候,百姓们必定不愿意上缴。

    现在还给百姓们,以后再取也有理由,而且他这边放粮,回头朝廷征粮,为了应付战事苛捐杂税,百姓们就更念及他的好了。

    齐王用自己不需要的粮草,换了一拨民心,还给了朝廷重击,如何叫人不愤怒?

    尤其边关还缺粮!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