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远处,暗卫看着杏儿狂奔,那不沾地的脚步仿佛跑在他心尖上,踩的他整颗心都在颤抖。

    暗卫快马加鞭回京,疲惫不堪,洗个澡就打算上床歇息了。

    刚准备睡下,就得知杏儿吃坏了肚子,一趟接一趟的往茅厕跑的事。

    暗卫心咯噔一下跳了,不会是他买回来的糕点吃坏了肚子吧?

    一问之下还真是,然后暗卫就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是在梦见他给了她几个石头馅包子,崩了她的牙,就恼了他个半死。

    现在吃了他带回来的糕点拉肚子,暗卫已经不知道杏儿在想怎么报复他了——

    从他知道杏儿吃坏了肚子到现在,已经打了不下十个喷嚏了。

    杏儿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过来,只觉得半条命都没了。

    见暗卫站在那里,杏儿想都没想,一记眼刀扔过去,气的不轻,但也没骂人。

    谁让糕点是她自己要的。

    倒霉也是她自找的。

    可她是怎么看暗卫怎么都不顺眼。

    从暗卫跟前路过,杏儿伸手道,“把我的荷包还给我!”

    “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要回去?”暗卫坚决不给。

    杏儿气鼓了腮帮子。

    营帐内,苏锦喊道,“杏儿。”

    杏儿揉着肚子,狠狠的瞪了眼暗卫,就转身进营帐了。

    看着杏儿小脸苍白遭了大罪的模样,苏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快把药喝了。”

    杏儿端起药碗,闻着苦涩药味,她望着苏锦,可怜兮兮道,“能不能不喝?”

    苏锦手撑着下颚看着她,“这话问的是不是有那么点耳熟?”

    杏儿,“……。”

    杏儿想了下,姑娘也这么问过她,她义正言辞的说,“不吃药怎么行,吃了药才能好的快。”

    杏儿没再说话了,低头看药碗,感觉药碗里有人,还是她现在最讨厌的人。

    感觉暗卫就在药碗里泡着,杏儿张嘴一口把药喝光。

    好苦。

    杏儿把碗放下,赶紧灌茶。

    杏儿眼睛转了一圈,道,“姑娘,糕点呢?”

    “已经让人拿去扔了,”苏锦道。

    “要糕点做什么?”

    杏儿摇头,“没什么。”

    她就是想把糕点还给暗卫。

    蹲了大半个时辰的坑,杏儿有点站不住,坐在那里,揉肚子。

    好在喝了药后,肚子不疼了。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吃糕点了。

    她这辈子也都不想再蹲茅坑了。

    偏偏某个傻暗卫觉得在哪里跌倒的就要在哪里爬起来,得空就去街上给杏儿买糕点赔罪,把杏儿气的恨不得活活挠死他。

    杏儿身子骨一向很好,毕竟以前一顿饭要吃不少肉包子,进了军营,前前后后饭量小了差不多一倍,气色比之前差了几分。

    这一遭吃坏肚子,花了整整三天才恢复元气,食欲不振,消瘦了一圈。

    苏锦都在反省是不是对杏儿太严苛了,但好不容易才减下来的饭量,要是放任不管,肯定很快就会长回去。

    再心疼,也得忍着,只让杏儿隔三差五喝一碗鸡汤调补下。

    这一天,天气晴好,阳光灿烂的看不见一丝云彩。

    这样的天气在边关并不讨喜,一来训练热,二来太阳暴晒地面,一旦有风,风沙会很大。

    不过这一天,苏锦的心情却很好。

    因为北漠来人商议借粮一事了。

    来的速度比她预料的还要快,这说明北漠王也很迫切的促成此事,毕竟天天被南梁催着要债的感觉并不好。

    做皇帝的,都爱脸面。

    每催一次,北漠王就会想起自己被人活捉,最后还被人打着搭救他的幌子算计他的事。

    这件事已经成了北漠王的心病了,卡在喉咙里的刺,不除不快。

    南梁不依不饶的催了这么久,要是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南梁皇上的脸上定然很好看。

    因为这件事是苏锦一手促成的,所以北漠来人后,王爷就派人来请苏锦去了。

    进了营帐一看,没想到来的还是个熟人——

    北漠大皇子。

    也难怪来的是北漠大皇子了,苏锦给北漠公主送信都谨慎又谨慎,事关北漠王名声,北漠王又怎么能不慎重?

    出借的粮草数目大,还有十万两黄金,稍有不慎走漏风声,那是钱粮俱损,还搭上个忘恩负义的名声。

    北漠大皇子是北漠王的嫡长子,是荆山公主的亲兄长,他来办这事,北漠王放心,大齐也放心。

    北漠大皇子温文尔雅,打过招呼后,苏锦道,“劳烦北漠大皇子亲自前来,北漠王借粮应该有条件的吧?”

    北漠大皇子笑道,“父皇确实有一个小条件。”

    “什么条件?”苏锦问道。

    北漠大皇子看向东乡侯,“大齐活捉我父皇有仇,但放我父皇回北漠又有恩,南梁和我北漠的关系,诸位也都清楚,大齐和南梁对峙,我北漠实在不好明着参与,和大齐联手对抗南梁,风险太大。”

    “父皇权衡再三,让我跑这一趟已示慎重,但借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数目太大,父皇要点东西做抵押才放心。”

    因为数目太大,王爷和老王爷他们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东西能抵押的,除了城池。

    “我大齐绝不会拿城池做抵押,”东乡侯道。

    北漠大皇子笑了笑,“父皇不要城池。”

    “那要什么?”东乡侯眉头拧紧。

    “令郎的一纸婚书,”北漠大皇子的声音在军中大帐内飘荡起伏。

    “……。”

    所有人都懵了。

    东乡侯一脸黑线。

    没看出来北漠王居然这么记仇,不就是没看上他女儿,不肯和他结亲家吗?

    至于记到现在,逼的他把自己儿子的婚约双手奉上吗?

    北漠王有意和东乡侯府结亲的事,除了东乡侯外,没人知道。

    谁也没想到北漠王看上的是苏小少爷,不是苏崇。

    南安郡王他们就在军中大帐内凑热闹,反正他们都是信得过的人,不怕泄密。

    南安郡王拍着苏崇肩膀道,“没想到娶了媳妇了还这么值钱。”

    苏崇,“……。”

    楚舜上下扫视苏崇,文武双全,容貌俊逸,更重要的是飞虎军少主。

    这样的身份,给北漠王做女婿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东乡侯答应,皇上也不会答应。

    北漠王要把公主嫁给苏崇做平妻不成?

    “北漠王真是个好人啊,送了钱粮还送公主,”楚舜道。

    “……。”

    “我看侯爷有点心动了,”北宁侯世子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