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所有人都望着他,包括刚来没一会儿的苏锦和秦菡儿。

    楚舜忙问道,“快说话。”

    南安郡王走的急,再加上今天打仗累着了,有点喘气,他给自己倒了盏茶润喉道,“宁远将军的表弟是遂州郑家三少爷。”

    “遂州郑家三少爷?”北宁侯世子听的糊里糊涂的。

    “这又是谁?”

    “……。”

    “的连襟,周家五姑爷,”南安郡王有点恨铁不成钢了。

    “……。”

    自己都有什么拐着弯的亲戚自己都不知道,还问他?

    这样子会显得他知道的比较多,他很难为情好不好!

    楚舜想起来,北宁侯世子是有这么个连襟,他和赵诩陪北宁侯世子去周家迎亲还见过。

    其实北宁侯世子也见过,只是连襟太多,足足有六个,当时迎亲的又急,满脑子除了尴尬还是尴尬,根本就没记住谁是谁。

    周老爷膝下无子,周家偌大家产无人继承,当初在周家,楚舜是见识过北宁侯世子那几个连襟,那真是一个比一个狠的角色。

    若不是他和赵诩陪着,北宁侯世子一个人还真应付不过来。

    周老爷说立了遗嘱放在东乡侯那里,和东乡侯府关系最好的非北宁侯世子莫属。

    周家那么大的家产,值得那些女婿不遗余力的去争去夺了。

    想到周四姑爷的野心,大的连美人阁的主意都敢打,苏锦还真替北宁侯世子捏一把冷汗。

    周家家产之争这还没开始呢,他就差点中箭身亡,往后还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算计。

    北宁侯世子确定和宁远将军无冤无仇,又因着周家有这么一层拐着弯的关系,说不是因为周家富可敌国的家产,帮自家表弟排除劲敌动的杀心都没人信。

    他倒是聪明会挑地方下手,在城墙上被敌人的箭射中身亡,谁能想到是他?

    这是借箭伤人,让南梁替他背这个黑锅!

    北宁侯世子气的伤口痛的厉害。

    南安郡王看着他道,“气什么,好好养伤。”

    “的仇,我们帮报。”

    敢伤他们的兄弟,这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当天夜里,宁远将军就摔断了鼻梁。

    宁远将军知道是谁害他摔倒的,他是有苦说不出。

    他借箭伤人的事,南安郡王他们知道了,没有抖出来,不是给他留着面子,实在是因为他这事做的巧妙,他只是一脚踢了个东西,不小心打了个官兵,撞到了北宁侯世子。

    他完全可以说是不小心。

    知道明着奈何不了他,还用得着来明的吗?

    暗搓搓的想起来就整他一顿出气,他还有气都没地方撒。

    宁远将军以为摔断鼻梁够消北宁侯世子的气了,但这远远不够。

    鼻梁断后,在营帐内养了两天伤,出去洗澡又摔了一跤,这回胳膊摔断了。

    三天摔两跤,一跤比一跤惨。

    伤筋动骨一百天,宁远将军摔断的又是右胳膊,留在军营也没有用,东乡侯让他回家养伤去了。

    宁远将军不敢不听,他怕留下来,迟早命会摔没掉。

    只是走的那一天,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武将升官不易,不似文官那般什么时候都行,武将是凭着军功升的官。

    打仗的时候不攒军功,太平时候就更别想了。

    他还打算趁着这机会往上爬一两级,现在……不降级就不错了。

    宁远将军走后,楚舜看着北宁侯世子道,“我们几个还是太心软了点,他以后还敢不老实,我们直接帮把他弄死。”

    雪兰在一旁听的瑟瑟发抖。

    连摔了那么两跤,宁远将军估计以后看见他们都要绕道走了,哪还敢不老实?

    北宁侯世子靠在床上作揖道谢。

    南安郡王就坐在床边,抬手拍他肩膀,“和我们还客气什么?”

    北宁侯世子感动不已。

    只是这样的感动没有坚持一会儿,就又换成了嫌弃——

    南安郡王鼻子一痒,朝他打了个大喷嚏。

    鄞州。

    南阳侯府。

    产房外,南安王妃是急的团团转,丫鬟跟在后面扇扇子。

    叫疼声一声高过一声。

    已经进产房两个时辰了,还没生,南安王妃着急啊。

    她这辈子只生过南安郡王一个孩子,但生孩子那种痛苦,南安王妃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虽然这是女子都要经历的一遭,可生孩子犹如从鬼门关踏过,不得不让人担心啊。

    听苏锦说过孩子足月提前和推后半个月都是正常的,南安王妃怕提前,算着孙儿出生提前了半个月来。

    得亏提前来了,她前天才到的,今儿中午就发动了。

    中午多吃了几口饭,丫鬟扶着聂瑶在花园里散步,走着走着肚子就疼了起来。

    南安王妃走走停停,丫鬟差点撞上她,“王妃,您别着急啊,郡王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南安王妃没说话,从丫鬟手里接过团扇,猛扇起来。

    南安王妃一心急就骂儿子,要不是他稀里糊涂的,她能让聂瑶回鄞州吗?

    肚子大了,又不好启程回京,在京都,她怎么也能请三五个稳婆,这回来只带了一个来。

    在王府,她急的不行的时候,还有南安王陪着她,她也不至于这么慌。

    听着稳婆教聂瑶用力,南安王妃都恨不得帮聂瑶用力才好。

    头上急出来一层细密汗珠,擦了又擦。

    从中午发动,到太阳落山,院子里灯火通明了,聂瑶的叫声越来越弱。

    南安王妃怕有什么万一,赶紧差人请大夫来。

    大夫前脚到,后脚一声婴儿啼哭传来。

    那洪亮的哭声,哭的南安王妃鼻子都发酸了。

    谢天谢地,可算是生了。

    稳婆出来报喜,“恭喜王妃,是个小世子。”

    南安王妃高兴的合不拢嘴,问道,“郡王妃情况如何?”

    “郡王妃瞧着应该没大碍,只是累着了,睡一觉就好了,”稳婆喜不自胜。

    她这一趟跑的值,她从京都出发,每一天都算钱的。

    虽然坐马车颠簸了些,南安王妃金贵身子都受得了,她还能受不得?

    丫鬟婆子向南安王妃道喜,南安王妃笑道,“赏,都赏。”

    等稳婆和丫鬟把屋子收拾了下,南安王妃就进屋抱孙儿了。

    钱妈妈站在一旁看着,笑道,“这小模样和郡王爷刚出生那会儿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