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崇添了个儿子高兴,南安郡王他们都觉得自己添了个女婿,比他更高兴。

    从城门口到军营,南安郡王他们已经想好怎么把女婿哄到手了。

    东乡侯府的女孩是宝,男孩是草。

    不缺揍,缺爱。

    他们要让他从小就感受到来自岳父的疼爱,还愁女婿骗不到手?

    苏崇心累。

    重点不应该是在生女儿上吗?

    女儿都没有,就想要女婿了。

    不过南安郡王他们抓不住重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他也习惯了。

    东乡侯府。

    今儿是东乡侯府办满月宴的日子。

    一向清冷的侯府是格外的热闹。

    门前石狮子上系着红绸,两块匾额也都挂了,小厮们脸上的笑容灿烂的晃人眼睛。

    高朋满座,宾客如云。

    道贺声不绝于耳。

    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的腮帮子都快笑抽筋了。

    府里人少,东乡侯和苏崇都不在,沈大太太、沈三太太都来帮忙招呼客人。

    沈大老爷、沈三老爷就更得来了。

    拂云郡主抱着孩子出来待了一刻钟,夸赞之词差点没把他们给淹没了。

    孩子走到哪儿,苏小少爷他们就跟到哪儿。

    奶娘把孩子放在摇篮里,他们四个直接把摇篮四周给霸占满了。

    沈小姑娘看着摇篮里躺着的小人儿,道,“他好小。”

    这么点大,她都能抱的动。

    小娃儿睁着眼睛,不哭不闹,乖的不行,就是人多了点儿,眼睛看不过来。

    他吐泡泡玩。

    “希望他快点儿长大,就可以吃我给他买的糖人了,”沈小姑娘摸着他小手道。

    自打拂云郡主生了孩子,沈小姑娘为了宠小侄儿,糖人都不吃了,要给小侄儿攒着,等他长大一点,买给他吃。

    苏小少爷道,“还是慢点儿长大比较好。”

    “为什么?”沈小姑娘不解道。

    “长大了就要挨打了。”

    “这么小,打他一拳都要哭好久。”

    “……。”

    奶娘站在一旁听着苏小少爷的话脸都白了。

    小小年纪这么凶残。

    这么小的孩子就想要打他了?

    九皇子也觉得苏小少爷凶残,虽然苏小少爷就是这么过来的,他道,“舍得打他吗?”

    “现在当然舍不得了,”苏小少爷道。

    “我这么小的时候,我爹娘也舍不得打我啊,现在看他们手软了吗?”想起来就心酸。

    “……。”

    奶娘嘴角抽抽。

    她被请进东乡侯府才一个月,有大半个月苏小少爷都在挨打挨罚。

    别人家孩子可能打一顿就要萎靡大半个月,他能消停半天就不错了。

    苏小少爷的话听着叫人难以反驳,但九皇子他们除外,斜了苏小少爷一眼,九皇子道,“那是那时候太小,还不会找打。”

    苏小少爷,“……。”

    说他找打,他知不知道他说这话也是在找打。

    苏小少爷都没空瞪他,他还是太稀罕

    这个小侄儿了。

    就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取名字,不知道该叫他什么好。

    取名是大事,一般多是父亲或者祖父取,偏这些人一个都不在府里,离京之前也没有取好。

    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就是想孩子叫什么才对上谁也没给东乡侯他们报喜的事。

    不取大名,还可以取小名,取个贱名容易养活。

    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她们商议的时候,苏小少爷他们积极帮忙取名字。

    苏小少爷取的狗蛋差点没被唐氏打的跳上屋顶躲鸡毛掸子。

    那天九皇子刚好把九连环解开回宫给皇上看。

    因为苏小少爷没去,皇上多问了一句。

    九皇子便说了苏小少爷挨打的事,狗蛋两个字直接让皇上喷茶了。

    得亏东乡侯不在,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打。

    苏小少爷很委屈。

    不是说好的要取贱名吗?

    越贱越好养活吗?

    他离家出走假扮小乞丐的时候,接触到了各种贱名,他还入乡随俗给自己取了个叫虎娃。

    狗蛋——

    这个是他认为最贱的了啊。

    苏小少爷看着摇篮里的小侄儿,郑重道,“要不我把虎娃这个小名传给?”

    “以后就叫虎娃了。”

    “不说话,我就当同意了。”

    “……。”

    九皇子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苏小少爷,却见他眉飞色舞的模样,他道,“欺负他还不会说话。”

    “我们家都是大的欺负小的,他自然也不例外了。”

    “再说了,虎娃不好听吗?”

    九皇子白了他一眼,他能违心的说好听吗?

    可比起狗蛋,这个已经好听百倍了。

    要真取了狗蛋这个小名,估计长大了,他们叔侄见面就得打架了。

    这边东乡侯府办满月宴高兴,那边军营里南安郡王他们喝酒庆贺,唯独谢景宸是郁闷又郁闷。

    南梁长宁侯世子董承琅被施大将军,也就是他的舅舅派遣回京,他随行护送。

    谢景宸不愿意离开南梁军营,但他也反抗不了,只能听之任之。

    想着施大将军在军中威望极高,他派给董承琅的任务想必很重要,或许此行有别的收获也不一定。

    结果从南梁军营出来,快马加鞭跑了两天后,董承琅就吊儿郎当了。

    先是肚子疼,再不头晕,要么就是蹲坑的时候把信差点掉茅坑里……

    谢景宸明显感觉到他的敷衍。

    施大将军叮嘱他尽快把信送到,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不,是他抢了这个活,现在却在故意拖延时间,可要说他对自己舅舅不信任又或者什么企图,谢景宸并没有发现这个苗头。

    但他在拖延时间,这一点,谢景宸很明确。

    这一日,在客栈落脚的。

    明明在往前再跑二十里地能住驿站,他非要说太晚了赶路不安全,要住客栈。

    他是将军,谢景宸只能听他的。

    南梁的事,他都不急,他急什么?

    两人一人住一间房,房间紧挨着,夜里,谢景宸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在反省自己是不是挑错了人。

    因为董承琅是施大将军的外甥,在军中职位却不高,靠近他不容易惹人起疑,却能知道一些甚至二品大将军都不知道的事。

    可事情知道的不多,却陪他在这里浪费时间,也不知道苏锦这会儿怎么样了,还有那天拿刀架在她脖子上的事……

    谢景宸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突然有吱嘎开门声传来。

    不是他的开门声,是隔壁传来的,很微弱,若非谢景宸耳力好,当真听不见。

    他们只两个人往京都赶路,这时候怎么会有开门声?

    谢景宸起了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