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打开门出去,就听到隔壁关门声传来。

    他只来得及捕捉一抹黑影。

    但他可以肯定那不是长宁侯世子董承琅。

    这些天董承琅的行为明显透着古怪,谢景宸决定一探究竟。

    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到,戳破窗户纸,就看到屋子里的情形。

    黑衣人背对着他,看不清楚容貌,董承琅在说话,“我长宁侯府虽向着,但他毕竟是我舅舅,我不希望有朝一日会伤害他。”

    很快,另外一道声音传来,“我知道……。”

    听到这声音,谢景宸眉头狠狠一皱。

    这声音怎么这么的耳熟?

    这像是……

    耳朵动了动,有脚步声传来。

    一黑衣劲装暗卫上楼来,在门外守着。

    过了一会儿,开门声又传了来,听到有脚步声,谢景宸飞快的把门打开走了出去。

    只可惜,他速度再快,开门的功夫也够黑衣人转身了。

    谢景宸又没看到正脸,不过他看到了暗卫的脸。

    一张熟悉的面孔。

    听声音,谢景宸就怀疑是赵诩,现在暗卫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表弟赵诩。

    而且因为他突然出来,打算正大光明的看下正脸,没想到暗卫动了杀心,眼底流露一抹杀气。

    董承琅介绍谢景宸道,“李兄救过我三回,是信得过的人。”

    谢景宸化名李牛。

    暗卫这才把杀气消了,即便这样,黑衣人也没有转身,纵身一跃下了楼。

    谢景宸装作不知,看向董承琅道,“刚刚那两位是……?”

    “是我一位多年好友,因为容貌受损,不愿以真面目示人,”董承琅随口道。

    “夜深了,快歇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谢景宸打了个哈欠,没有对黑衣人的身份表现出过多的好奇。

    但刚刚随耳听到的两句话,足够他猜到几分了。

    赵诩是南梁东临王府仅存的血脉,东临王被南梁朝廷冤枉致死,赵诩和南梁皇帝有着血海深仇。

    南梁朝廷甚至做出刨人祖坟这样的事,幸亏南梁右相早有防备,才没有惊扰东临王府先人之魂,让他们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

    在东乡侯府训练,赵诩就不遗余力,上次分别,谢景宸也觉察到赵诩回南梁已经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这样的仇恨,谢景宸不会劝他,只会帮他,因为东临王府不只是赵诩的家,也是他外祖家。

    南梁毁他娘容貌,毒哑了她十几年!

    给东临王府伸冤也是他娘的心愿。

    只是如今他带着易容面具,不便和赵诩相认。

    现在知道赵诩暗中和董承琅联手了,就更说明这个人他没有选错。

    谢景宸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了会儿事情,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董承琅和谢景宸就起身赶路了。

    收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懒散,一路快马加鞭。

    之前懒散没事,这一跑的急,出事了,在驿站内,遭遇了刺客。

    董承琅的胳膊被“刺伤”,在驿站“晕”了两天。

    醒来后又休养了一天,方才启程,只是脸色苍白,更赶不快了。

    谢景宸耐着性子陪他蹉跎时间。

    到这会儿,谢景宸总算明白董承琅要做什么了,他想用这种不着痕迹的办法把自己的舅舅施大将军给拖下水。

    兵权这东西,人人喜欢,想抢施大将军手中兵权的大有人在。

    谢景宸在南梁军营待了这么久,早看出端倪来了。

    南梁军营粮草被烧,大齐趁机夺了一座城池,施大将军威望大损。

    董承琅这时候回京,定然与这两件事有关。

    就他这磨蹭的本事,等他把信送进京,什么黄花菜都凉了。

    施大将军是他亲舅舅,为了帮他送信命都差点没了,只会心生愧疚,哪还责怪他?

    看来,这么久他看到的长宁侯世子也不过只是一层表面。

    但他站在赵诩这边的就是友非敌。

    本来快马加鞭七八天就能赶到南梁京都,硬是花了半个月才到。

    如谢景宸猜测的那般,董承琅成功的把事情搞砸了,长宁侯夫人心疼儿子遇刺,庆幸有惊无险的回来,又心疼自己的兄长,“他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去办呢。”

    “几天前,边关粮草被烧,城池被夺的消息传到皇上耳中,皇上勃然大怒,护国公趁机请缨,皇上准了,这几日就要启程去边关了。”

    董承琅急了,“护国公觊觎舅舅手中兵权由来已久,他去了边关,舅舅怎么办?”

    长宁侯夫人头疼,“我要知道怎么办就好了。”

    长宁侯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才劝自己的夫人道,“大将军是见过风浪的人,护国公要是那么容易夺他的兵权早夺走了。”

    话虽这样说,可今时不同往日啊,她也没想到自家兄长会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把粮草烧了个精光,还把城池给夺了。

    这败仗吃的皇上龙颜震怒,哪还记得他以前立过的功?

    不过她一个妇人也操心不到边关的事,董承琅自知把事情办砸了他道,“我这就去边关帮舅舅。”

    长宁侯夫人瞪他,“还敢去呢?!”

    “还嫌弃拖舅舅的后腿不够是不是,我就不该由着让去。”

    “老实的把亲成了,别去祸祸舅舅。”

    董承琅听到祸祸两个字就心虚。

    长宁侯摆摆手,他赶紧退下。

    谢景宸就站在一旁,董承琅走,他跟着走。

    长宁侯夫人这才发现他,道,“这位是……?”

    “娘,这是我的救命恩人,救了我三回,”董承琅介绍道。

    长宁侯夫人忙道,“原来是琅儿的恩人,都站半天了,也不见叫人坐下。”

    长宁侯夫人上下打量谢景宸,那眼神看的谢景宸实在不自在。

    谢景宸望向董承琅,董承琅忙道,“他第一次来京都,我带他出去尝尝京都最有名的菜肴,中午就不回来吃了。”

    说罢,赶紧跑。

    长宁侯夫人在后面喊,越喊走的越快。

    长宁侯看着自家夫人道,“刚刚那眼神太吓人了。”

    长宁侯夫人瞪了他一眼,“那是琅儿的救命恩人,我看他年纪也不大,能救琅儿三回,可见武功不错,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我当然要帮琅儿拉拢一二,将来好成为琅儿的左膀右臂。”

    出了长宁侯府,谢景宸骑上马背,走远了些,才看着他道,“要留在京都成亲,我再待两日就回边关了。”

    “谁要成亲了?”董承琅道。

    “不立业,不成家。”

    他一夹马肚子,就往前跑去。

    谢景宸骑马紧随身后。

    南梁京都的繁华一点不比大齐差,边关打的热火朝天,天子脚下依然祥和一片。

    董承琅在一家酒楼前停下,谢景宸刚要下马,就看到一顶软轿走过去。

    轿帘掀开一角,谢景宸正好瞧见软轿里坐的人——

    雪姨娘。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