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谢景宸猜测的那般,请他去的人正是护国公世子。

    护国公世子在南梁的地位比当初崇国公世子在大齐的地位更甚。

    护国公和南梁皇上是表兄弟。

    护国公夫人和南梁皇后是亲姐妹。

    对护国公世子来说,他有个表叔是南梁皇上,还有个表哥是南梁太子。

    这样的身份,在南梁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什么。

    但长宁侯世子是个例外。

    长宁侯世子的胞妹两年前被南梁皇帝赐婚给了南梁太子。

    只可惜出嫁不过半年便因小产大出血而亡。

    对长宁侯世子董承琅来说,南梁太子是他的妹夫。

    施大将军对南梁朝廷忠心耿耿,二十年前,施老将军为救南梁先帝而死,先帝便御赐了一块丹书铁劵给施家,也正因为手里握着块丹书铁劵,护国公想抢施大将军手里的兵权都抢不到。

    这回南梁粮草被烧,又丢了座城池,才给了护国公可乘之机。

    虽然谢景宸这么做是为了帮大齐,但到目前来看,似乎除了施大将军,其他人都挺满意这件事的。

    大齐自然不必说,重创南梁,将士士气大盛,还缓解了缺粮的危急。

    董承琅则希望借粮草被烧,他的舅舅施大将军和朝廷离心,从而倒向赵诩。

    护国公更是想借着施大将军军威受损之际,夺他兵权。

    ……但谢景宸不想在花楼见护国公世子。

    站在花楼前,谢景宸眉头拧的紧紧的,上回进花楼的感觉实在不大好。

    逮媳妇,还挨了大舅子一拳头。

    小厮见他止步,道,“请。”

    谢景宸往前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我就不进去了。”

    小厮愣了下,“我家世子爷在里面。”

    “我知道,”谢景宸道。

    “但我怕我媳妇知道我逛花楼,会打死我。”

    说完,转身就走了。

    小厮,“……。”

    小厮就那么看着谢景宸走远。

    虽然谢景宸没去见他的主子,他没完成任务,但他竟然一点没生气,甚至内心还有那么一点点同情。

    哪有男人不逛花楼的?

    惧内成这样,也真是少见了。

    小厮转身进花楼。

    花楼里,莺歌燕舞,脂粉味大的熏人。

    二楼,最好的位置处,护国公世子坐在那里左拥右抱。

    一美人喂护国公世子喝了杯酒,他亲了美人一口,惹的美人含羞,“讨厌。”

    “真有那么讨厌我吗?”护国公世子笑道。

    “世子爷真讨厌,”声音软的人骨头都酥软了几分,顺势往他嘴里塞果子。

    小厮走上前,唤道,“世子爷。”

    护国公世子瞥了他一眼,“人呢?”

    护国公世子身边还坐着一男子,喝酒道,“不会是不给面子吧?”

    小厮也不知道算不算不给面子。

    说不给面子吧,人家没反对来见世子爷。

    说给面子吧,人家到底没进来。

    小厮如实道,“知道世子爷请他,就跟小的出门了,只是到了花楼前停下了,说是怕进了花楼,被他媳妇知道了,会打死他,说完就走了……。”

    咳咳!

    那男子呛着了。

    “在酒楼,他站出来护长宁侯世子,我还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呢,没想到居然会惧内,”男子不敢置信。

    不过帮人帮倒忙的也是少见。

    歪在护国公世子怀里的女子也笑了,“一个惧内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

    护国公世子握着她的手道,“口中这个惧内的男人在战场上救了长宁侯世子三回。”

    “其中一回还是在大齐飞虎军少将上官霆手下救的。”

    女子倒吸了一口气,“这么厉害?”

    她倒是有些羡慕他媳妇了。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这么厉害的男人怕她生气都不敢进花楼。

    “不知道是真惧内还是在搪塞本世子?”护国公世子眸光危险。

    男子笑道,“是惧内还是搪塞,一试便知,但愿他聪明一点,不要和我们为敌!”

    今儿兴致正浓,不会为了见谢景宸就挪地儿。

    试探的事留到明天。

    他们在试探谢景宸,谢景宸也在试探他们。

    他也想瞧瞧在酒楼那随口一句,护国公世子有多想拉拢他。

    回了客栈,谢景宸画了雪姨娘的肖像,易容跳窗出了屋。

    找了最擅长打听消息的地方,托人帮忙找。

    身边没带暗卫,做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

    小伙计收了银子,把画像打开,先是惊艳画中人的美貌,随即又咦了一声,“怎么又是她?”

    又?

    谢景宸看向小伙计。

    小伙计笑道,“两个月前,也有人拿了幅画来托我们找人,找的正是这画中姑娘,不过那幅画没的这么好。”

    “这女子目前就住在城南一座别院内,那院子临湖,风景极美。”

    谢景宸道了谢,转身就走,小伙计见他没要回一部分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收了两百两。

    小伙计喊住谢景宸道,“公子的钱,小铺挣的容易,奉劝公子一句,这画中姑娘不是能肖想的。”

    谢景宸,“……。”

    “为何?”谢景宸道。

    “那座别院是当今太子的。”

    雪姨娘是南梁太子的人。

    这个消息谢景宸并不诧异,他道,“不知道另外一幅找人的画像可在铺子里?”

    小伙计面露难色。

    看他的神情,谢景宸就知道,画像还真在,只是不能随便给别人看。

    谢景宸从怀里摸出一银锭子放在柜台上,小伙计就好说话了,“客官稍等,我给您找找。”

    真是有钱的主。

    自己有画像,居然还为了看别人画的画掏十两银子。

    小伙计找了半盏茶的功夫,把那幅画找出来。

    谢景宸看了几眼。

    果然如他猜测的那般,是三老爷的笔迹。

    三老爷失踪,谢景宸就怀疑他是不是来南梁了。

    雪姨娘利用他偷布防图,事成之后卸磨杀驴废了他,这口气,换做是谁也忍不下。

    只是他一个人如何是南梁太子的对手?

    两个月前就知道雪姨娘的下落了,不知道这会儿是不是还活着。

    谢景宸打算趁夜去别院打探下,虽然三老爷罪有应得,但毕竟是镇北王府的人。

    三老爷被废,镇北王府也沦为了京都的笑柄。

    只是事情变化赶不上计划,谢景宸前脚回客栈,后脚长宁侯府就来人了。

    长宁侯夫人怪儿子慢待恩人,初来京都,人生地不熟,正是需要逛街让人带路的时候,他却由着人自己到处溜达浪费时间。

    长宁侯夫人派人专程来请,谢景宸能怎么办,只能搬去长宁侯府住了。

    长宁侯府盛情,谢景宸都有点招架不住,借口不胜酒力,喝了几杯酒,被小厮扶下去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谢景宸借口落了东西在客栈,去客栈取。

    刚到客栈,昨儿请他的小厮又来了,自来熟道,“放心,我家世子爷这回不在花楼。”

    谢景宸,“……。”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