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屋漏偏逢连夜雨,施大将军多年积攒的威望随着这一口血吐出来分崩瓦解。

    他一倒下,南梁士气更萎靡不振。

    大齐夺了粮草和黄金,士气高涨,趁机攻城,打的南梁抱头鼠窜,又失了一座城池。

    南梁丢失从北漠要来的黄金和粮草消息八百里加急送到南梁都城。

    南梁皇帝听到消息是勃然大怒。

    本来南梁军营粮草被烧,丢了一座城池,南梁皇帝就对施大将军不满了。

    没想到护国公因有事耽搁没有赶去边关,他又把好不容易才从北漠要回来的粮草和黄金丢了!

    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就这么落入了大齐之手,解了大齐缺粮之危?!

    护国公听到这消息,气的差点没把桌子拍烂。

    他辛苦谋划的大好局面,就这么被破坏殆尽了,叫他怎么能不生气?

    怒气大的把施大将军活剐了的心都有了。

    正好施大少爷又卷进人命案,而且是“罪证确凿”,护国公请旨南梁皇帝将施大少爷斩首示众。

    南梁皇帝气头上准了,南梁朝廷一部分老大臣站出来替施大少爷求情,虽然不知道施大将军为什么一再的吃败仗,但施大将军为朝堂立下过汗马功劳。

    就这么砍了他嫡长子的脑袋,这不是逼他谋逆吗?

    王太傅府六少爷只是当众讥笑了几句施大将军打败仗,和施大少爷起了争执而已,他们不信施大少爷会为此杀人,虽然有人证物证,可施大少爷并未认罪。

    几位老大臣跪下来求南梁皇帝,暂保施大少爷一命,就在南梁皇上又那么点动摇的时候,边关又丢了一座城池的消息传了回来。

    南梁皇帝刚动摇了一点的心瞬间就硬了。

    施大少爷杀人,于西街菜市口斩首示众。

    施大将军夫人哭的是悲痛欲绝,几次昏倒。

    长宁侯府为了救施大少爷也是办法用尽,一筹莫展。

    长宁侯夫人抹眼泪,望着长宁侯道,“明儿就要行刑了,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要是有办法,长宁侯能不救施大少爷吗?

    长宁侯世子董承琅气道,“我今晚就带人去劫狱!”

    “现在已经够乱了,给我老实点,别雪上添霜,”长宁侯道。

    谢景宸坐在一旁,实在不解。

    丹书铁劵是份荣耀不错,可如今施大少爷都要被斩首了,还不拿丹书铁劵出来救他?

    难道丹书铁劵比人命还要重要?

    要施家当真这么迂腐,赵诩想施大将军和护国公斗起来,拉他反南梁朝廷几乎不可能。

    只是这是长宁侯府和施家家事,他多听已是不该,更何况管了。

    董承琅气的捶桌子,谢景宸才没忍住道,“施家不是有丹书铁劵吗?”

    谢景宸不说还好,一说董承琅就直叹息了,“施家是有丹书铁劵,可不能拿出来救命。”

    “为何?”谢景宸不解。

    董承琅没说话,他总不能说丹书铁劵有损毁吧?

    丹书铁劵是先皇赏赐给他外祖父的,是施家最大的荣耀。

    损毁御赐之物,是对先皇的大不敬。

    拿一块损毁的丹书铁劵出来救命,他表哥死的更快。

    虽然谢景宸救过董承琅三回,董承琅信任他,但这么大的事也不能告诉他知道。

    就是他,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事的。

    谢景宸看着他道,“莫非丹书铁劵有损毁?”

    董承琅猛然抬头望着谢景宸,“这……这都能猜到?”

    这有什么猜不到的?

    自家媳妇就有一块,没事就拿出来玩玩,他都不知道担心了多少回。

    “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帮,”谢景宸道。

    ……

    第二天,就是施大少爷行刑的日子。

    囚车拉着他去了西街菜市口。

    围观行刑的百姓是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

    施大少爷跪在刑台上。

    这个邢台不知道砍了多少凶神恶煞之徒,又要了多少无辜之人的命。

    只是他没想到他会有一天死在这里。

    青石地面的缝隙里都被血浸的泛红,血腥味重的熏人。

    护国公亲自监斩。

    时辰到了。

    护国公让人行刑。

    刽子手拿酒灌了一口,要砍刀上喷酒。

    刚要砍人,施大将军夫人就到了,她怀里抱着个铁匣子,上邢台,高高举起铁匣子,道,“我施家有先帝御赐的丹书铁劵!”

    施家拿丹书铁劵救命,谁也不能阻拦。

    何况护国公要的并非是施大少爷的命,就是这块先帝赏赐给施家的护身符。

    护国公让人结果铁匣子。

    铁匣子上了锁,护国公皱眉道,“开锁。”

    施大将军夫人道,“我施家丹书铁劵是先帝御赐,是我施家先人用骨血换回来的荣耀,先帝赏赐于我施家后,就一直锁在匣子里,放在祠堂里供奉,这锁的钥匙大将军随身携带着,我已经差人去取钥匙了。”

    护国公眉头皱紧,他道,“这匣子里当真有丹书铁劵,不是在匡我?”

    施大将军夫人看着护国公道,“这丹书铁劵是要呈给皇上过目的,犬子杀人,被砍脑袋只一条人命,欺君是诛九族的死罪,护国公觉得我施家敢冒这个险吗?!”

    “丹书铁劵就在这铁匣子里,护国公若是不信,大可以把这铁匣子劈开,若是里面没有丹书铁劵,今日我就陪我儿子一起在这邢台被砍了脑袋!”

    施大将军夫人的声音掷地有声。

    她这么说,由不得护国公不信。

    他带着铁匣子进宫向皇上复命。

    施大将军夫人身子都要虚脱了,护国公一走,她就撑不住了,长宁侯世子赶紧扶着她。

    施大将军夫人稳了稳心神,赶紧给施大少爷解开绳索,施大少爷望着她,“娘,那丹书铁劵……。”

    “先回府再说,”施大将军夫人声音颤抖道。

    差一点点,她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走远了些,董承琅捶了下谢景宸的胸口,感激道,“可是又帮了我一回。”

    居然能想到用铁匣子装丹书铁劵,还把锁眼堵死。

    要想开铁匣子,只有劈开一个办法。

    偏偏铁匣子无坚不摧,绝没有那么容易劈开,要真劈开了,谁能保证不会伤到里面的丹书铁劵?

    软轿内,护国公看着铁匣子,越看越觉得可疑。

    他总觉得里面装的不是丹书铁劵。

    他进宫呈给南梁皇帝过目,南梁皇帝让宫里的锁匠开锁。

    锁匠试过几次,怕皇上责怪,惶恐道,“这锁眼被堵死了,开不了。”

    “劈开,”南梁皇帝道。

    虽然是皇上吩咐的,可侍卫哪敢劈啊?

    轻轻劈了几回,铁匣子没坏,刀坏了。

    越是这样,护国公越怀疑有问题,本来他只想要施大将军手里的兵权,施大将军坏他好事,他要他全家的命!

    正好南梁皇帝有宝剑,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护国公拿来剑,朝铁匣子劈过去。

    第一次,只砍了点口子。

    第二次,刀卡住了,也没能砍断。

    护国公来气了,深呼吸,一剑劈下去。

    哐当。

    铁匣子被劈成了两半。

    连带着里面的丹书铁劵都被劈断了。

    护国公,“……!!!”

    双腿一软,护国公跪下就求饶,“皇上,臣该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