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虽然丹书铁劵已经从施大将军府上收回,可这也是先皇御赐之物,就这么被他一剑给劈成了两半……

    护国公不能不怕皇上怪罪啊。

    不过护国公是南梁皇上的心腹,两人又是表兄弟。

    南梁皇上登基,护国公和护国公府居功至伟,劈开铁匣子也是南梁皇帝的命令,只是皇上要的是劈开铁匣子,护国公把丹书铁劵一块劈了。

    如今施大将军在边关接连失利,南梁皇上还指着护国公去边关把丢掉的城池给夺回来,又怎么会怪罪他?

    “起来吧,”南梁皇帝道。

    护国公这才起身。

    他看着摔在地上的丹书铁劵,发现被他劈开之外,还缺了一角,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劈过一般。

    护国公把丹书铁劵呈给南梁皇上过目。

    他就觉得奇怪,好好的丹书铁劵为什么要藏在铁匣子里,原来是早就损毁了,怕被人看见,责怪施家对御赐之物保护不力,不得不藏起来!

    南梁皇帝也发现丹书铁劵有损毁,但缺口干净利落,像是新的。

    要是没有被护国公劈断,可以治施家一个不敬之罪。

    现在施家只是小小的损毁了丹书铁劵,却是被护国公一剑劈成了两截,施家要受罚,那护国公要罚的更重。

    就算护国公说是不小心,难道施家就是故意为之吗?

    何况这缺口是新的,要是施家反咬一口,倒成他护国公栽赃嫁祸了。

    哪怕明知道是被人算计了,替施家挡灾,这口怒气,护国公也只能咽下。

    护国公带着一肚子邪火出了宫。

    而宫里发生的事,有公公偷偷给施家送了信,施大将军夫人和长宁侯夫人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松。

    谢景宸又帮了董承琅一回,不仅成了长宁侯府座上宾,也是施大将军府的贵客。

    谢景宸易容后其貌不扬,至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来他是个这么聪慧的人。

    长宁侯夫人想到了算命的说的话,有此急智,将来封侯败将绝不在话下,她要是还有女儿,真要收这个么女婿了。

    想到自己嫁给太子,不到一年就香消玉殒的女儿,长宁侯夫人心如刀割。

    如今施大将军丢失城池,粮草被烧被劫,威望已大不如前,人虽还在边关,却早已失心于今上,甚至连他的嫡长子都狠心除掉……

    长宁侯夫人为施大将军的前途,为长宁侯府的未来担心。

    没有了兵权和丹书铁劵,施大将军就是护国公砧板上的鱼,任他宰割了。

    董承琅觉得这回他表哥施大少爷出事就是被护国公给算计的,再留在京都,施家没有第二块丹书铁劵救他了。

    此番去边关,他正好可以劝劝舅舅,但愿舅舅不打死他。

    谢景宸也觉得可以离开了,只要施大将军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被护国公世子给算计的,他必定会对南梁朝廷死心。

    施大将军的谋略不差,只是比较倒霉遇到了他们,谁能想到那么一块小小的东西就能烧掉南梁那么多的粮草?

    南梁朝廷损失一员大将,赵诩多了个得力帮手,此消彼长,大齐的压力会小很多。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要去南梁太子的别院一趟。

    谢景宸一直住在长宁侯府,夜里从来没出去过。

    这一天,入夜后,他翻墙出了长宁侯府。

    而谢景宸出去的时候,正好董承琅来找他,看见他出去,眉头拧紧了。

    李兄大晚上的出去做什么?

    董承琅悄悄跟了上去。

    谢景宸飞檐走壁到了城南太子别院。

    董承琅不敢跟的太近,他一直知道谢景宸武功不弱,可他没想到他武功会这么高,他拼进全力还差点把人跟丢。

    只是他为什么到太子别院来?

    虽然谢景宸救过他三回,但难免起疑心。

    谢景宸翻墙进别院,董承琅悄悄跟上去。

    进了别院,谢景宸才发现别院里守卫严明,他以为能轻而易举找到雪姨娘,可现在他得小心不被人发现。

    只是南梁太子的一座别院而已,为什么守卫会这么严?

    若说是护着雪姨娘,可那日在街上,雪姨娘出行并未带多少人。

    谢景宸觉得不大对劲,难道南梁太子在别院里?

    且不说天色已晚,太子要住在东宫,就算在,也不会把各个角落都严防死守,一看就不是临时加强守卫的。

    夜色是最好的掩护,再小心些,不会被发现。

    董承琅见谢景宸小心,怀疑的心放下了,要是自己人,就不用这么谨慎了。

    可他一个小小把总,为何要夜探太子别院?

    这座小院有什么值得他来查的?

    而且一座别院为何守卫这么严?

    疑惑盘踞心头,董承琅决定一探究竟。

    谢景宸是打算进内院的,就在他准备去的时候,突然哐当一声在夜色袭来。

    砸东西的声音是从凉亭处传来的。

    “王爷息怒,”有人劝道。

    谢景宸脚步停下。

    这里是太子别院,叫太子息怒很正常,为何叫王爷息怒?

    谢景宸身子一闪,借着夜色躲进了凉亭旁的假山里。

    凉亭内点了灯,但夜色实在太暗,看的不真切,但隐约映出一记朦胧的影子,带了几分熟悉。

    然而凉亭内的人说话,却是把谢景宸惊的不轻。

    北漠郕王!

    他还活着?!

    北漠郕王坐在凉亭内,那茶盏就是被他给捏碎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本王在南梁隐忍数月,好不容易才到手的黄金和粮草却被大齐给劫了?!”

    一番盘算,全给坏他好事的大齐做了嫁衣裳,如何叫他不愤怒?

    谢景宸真的被北漠郕王还活着的消息给惊到了,他以为南梁会狠心杀了他来挑拨北漠和大齐的关系。

    居然还让北漠郕王活着,谢景宸有些捉摸不透南梁此举何意了。

    在他看来,北漠郕王活着对南梁是个威胁,而且这个威胁不小。

    一旦让北漠王知道,北漠郕王和南梁勾结,没准儿会对南梁起兵。

    可现在……

    南梁却冒这个风险,野心当真是不小,不止想灭了大齐,还想把北漠也一口吞下。

    这一战会比他想的还要有趣了。

    谢景宸刚这样想,突然,一声冷喝传来,“是什么人?!”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