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作画而已,对北漠郕王来说不是难事。

    北漠郕王走后,道士把两张银票收起来,准备收摊了,过来两个算命的。

    道士又继续开张了。

    北漠郕王走远了些,回头看道士,“去打听下这道士的来历。”

    护卫点头离开。

    北漠郕王没有在街上闲逛,都头顶黑烟直冒了,哪还有那份闲心?

    他直接回了太子别院。

    几十年都没抄过佛经的北漠郕王心绪不宁的开始抄佛经了。

    到了傍晚时分,护卫才回来,把打听到的消息禀告北漠郕王道,“那道士之前一直在普陀寺前算卦,前几日才开始在街上摆卦摊。”

    “属下多方打听,那道士确实有几分真本事,起初不少人不信,事后都去道谢的,在普陀寺那一带也算小有名声。”

    其实,能说出不少人给北漠郕王烧纸钱就足够叫人信服了。

    打听下,也是怕被人算计了。

    毕竟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

    不仅知道道士在什么地方算过卦,连落脚的地方都打听出来了。

    北漠郕王让护卫去夜探下。

    护卫去了。

    他去的时候,道士刚沐浴完,端茶轻啜,结果不小心手里的茶盏摔了。

    道士就着摔在地上的茶盏给自己算了一卦。

    道士脸色不好看,喃喃自语道,“今儿那一卦实不该接啊。”

    “这明显是惹祸上身了啊,还是早走为妙。”

    道士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准备连夜离开。

    结果刚出门,就被护卫给堵住了,“这是要去哪儿啊?”

    道士一脸惊色,“茅厕,小道去茅厕。”

    “去茅厕还要背着包袱?”护卫冷道。

    “这癖好是怪了些,”道士都快哭了。

    道士赶紧转身回屋,把门关上了。

    真是要命了。

    为什么每一步都在那男子的算计之中?

    他是不是遇上同行了?

    道士把门关上并拴好,门走不了,他改走窗户,结果护卫又在窗户处等着他。

    道士想死的心都有了。

    护卫冷道,“若我不来这一趟,倒叫这道士逃了。”

    “给我安分的待着,给我仔细想想如何替我家主子避祸,否则明日就是人头落地之日!”

    道士能怎么办,他已经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可他给自己算的卦,那人是他命里的贵人啊。

    为什么他只感觉到了坑?

    道士连连赔不是,把包袱放回去,老实的睡觉了。

    为了防止道士再逃,护卫就守在小院内。

    道士逃跑的举动更让护卫坚信他有真本事。

    道士的话,北漠郕王一一照做,也亏得运气好,是个艳阳天。

    画了画后,让人装裱好,就去了卦摊。

    道士凭着真本事把北漠郕王和护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付了钱,面色深沉的走了。

    半个时辰后,谢景宸才去卦摊取走那幅《百鬼夜行图》。

    他看着道士道,“我承诺的事,必不食言。”

    道士没说话。

    自己算出来的驸马,会掌帅印,他也对自己坦白是易容了,他能不相信这么一位贵人吗?

    只是他实在不明白,这位贵人也没有生反骨,怎么就敢承诺他钦天监一职?

    谢景宸拿着画离开,董承琅就在酒楼上,谢景宸做的事,他不说全知道,至少也知道七七八八。

    等谢景宸带着画回长宁侯府,董承琅看着他,“忙了这么多天,就为了这么一幅画?”

    他都在怀疑谢景宸是不是在胡闹了。

    要命的是他还陪了他这么多天。

    谢景宸仔细看画作,董承琅看了几眼道,“画的又不怎么样。”

    谢景宸把画卷起来道,“这幅画的价值远超的想象。”

    “我的事情办完了,可以启程去边关了。”

    董承琅懵了。

    这就办完了?

    他不是要接近太子吗?

    “放弃接近太子了?”董承琅提醒道。

    谢景宸摇头道,“不需要接近太子了。”

    他把画卷好,放回锦盒中。

    董承琅看着谢景宸把锦盒合上。

    谢景宸要留在京都,他一直以为他是冲着太子手里的边关布防图的,结果就为了这么一幅画?

    还是说边关布防图藏着这幅画里?

    一定是这样!

    谢景宸的事情办完了,董承琅没别的事,第二天就启程赶往边关。

    半道上,董承琅不止一次检查那幅画。

    他可以确定那真的就只是一幅画而已,没有他想的所谓的什么边关布防图。

    他偷看画的事,谢景宸知道,但并未阻拦。

    只要不损坏,他看多少遍都不妨事。

    一行三人,再带了几个护卫,快马加鞭赶往边关。

    跑的太快,在一岔道处,和被缚手缚脚关在马车里的荆山公主擦身而过。

    马车里,荆山公主和丫鬟嘴里塞着布条,手脚被捆的严严实实的。

    她用力的撞马车,但可惜,路颠簸,她那点撞击还顶不顺马车晃荡的动静大。

    跑远了几步后,谢景宸勒紧缰绳,回头看着那驾马车,眉头紧锁。

    是他看花眼了吗?

    见谢景宸停下来,董承琅也勒住了缰绳,“李兄,怎么停下了?”

    “们去前面的镇子上等我,我有点事要办,”谢景宸道。

    说着,他把随身带的包袱扔给了董承琅。

    董承琅随手接过。

    虽然救了董承琅好几回,但谢景宸明显感觉到董承琅对他有所怀疑了。

    那包袱里有他千方百计弄到手的画。

    画在董承琅手中就不怕他跑了。

    施大少爷目送谢景宸骑马走远,看着自家表弟道,“我总觉得他不简单。”

    “但他救了我好几回是事实,”董承琅道。

    “他对我应该没有坏心。”

    至于利用,他似乎没有什么被他利用的?

    军中的事,他根本插不上话,帮舅舅出谋划策对抗大齐就更不会了。

    连包袱和画像都交给他保管了,应该是信任他的。

    “正好我有事去前面镇子上办,先走吧,”董承琅道。

    他一夹马肚子往前跑。

    施大少爷只能跟着了。

    再说谢景宸,骑马尾随那驾马车后面,马车跑的很快,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没有直接就追上去。

    他相信自己没有看花眼,虽然只凑巧车帘被风掀开时瞥了一眼。

    而且南梁有足够的理由绑架北漠荆山公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