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跟着马车走了一个时辰,马车在一茶摊停下。

    车夫去买吃的,谢景宸趁机掀开车帘看了一眼。

    马车也就晃动时透点光进来,突然被掀开,有点刺目。

    荆山公主看到有人,极力的动起来,向谢景宸求救。

    然而谢景宸只看了一眼,确定真的是荆山公主就走了。

    和董承琅还有施大少爷一起,他实在不方便救荆山公主。

    再者,当初荆山公主可是有过嫁给他和苏锦做好姐妹这个念头的。

    躲都来不及,哪敢往前凑?

    而且救了她,不但会暴露自己,还得护送她回北漠。

    这事,他有更合适的人选去办。

    车帘放下后,谢景宸进茶摊喝了盏茶,叫了碗牛肉面。

    荆山公主气的恨不得撞马车而死。

    还以为会有人来救她呢,没想到居然看了她一眼就去吃面了?!

    难道是要吃饱喝足了再救她?

    能不能先救她啊。

    荆山公主耐着性子等着,结果小厮吃完赶路了,谢景宸还在等面条……

    荆山公主,“……。”

    她一个劲的踢马车,没人给她反应,反倒惹恼了车夫,“再闹,午饭别吃了!”

    荆山公主气的想咬死车夫。

    谢景宸吃完面后,就翻身上马,赶往前面的镇子上。

    等他到的时候,施大少爷在客栈歇脚,董承琅不在。

    施大少爷问谢景宸道,“李兄事情办完了。”

    “一点小事,已经办完了,”谢景宸道。

    “董兄不在?”

    “他出去了,说是待会儿就回来,”施大少爷道。

    不但李兄奇怪,自家表弟也奇怪的很。

    他去办事,他这个表哥要陪着,他都不让,神神秘秘的。

    果然是去见赵诩了……

    谢景宸回屋找小伙计要了笔墨纸砚写了封信。

    镇子就这么点大,找个人一点难度没有,再者赵诩的马,谢景宸一眼就能认出来。

    靠近马后,谢景宸把信随手塞在马鞍里,只露出一角来。

    办完了,谢景宸就走了。

    过了没一伙儿,赵诩就带着暗卫出来了。

    翻身上马后,就发现马鞍里夹了封信。

    他拿出信来,四下张望。

    暗卫道,“大少爷看什么?”

    “有人塞了封信给我,”赵诩道。

    他把信拆开,入目熟悉的字迹让他愣了下。

    这……不是表哥的字迹吗?!

    看赵诩一脸震惊,暗卫道,“大少爷,没出事吧?”

    赵诩摇头,“没事。”

    声音有些颤抖。

    表哥还活着,他没死。

    大齐镇北王世子带兵夜袭南梁,结果遇到雪崩全军覆没的事早传遍南梁京都了,赵诩又怎么会没有耳闻?

    谢景宸的死也是促进他走上推翻朝廷这条路的原因之一。

    谢景宸把信用这样的方式塞给他,就说明他没打算露面。

    字迹能模仿,但他和谢景宸分别的时候说的话,只有他们两知道,别人是绝不会知道的。

    没错,谢景宸为了让赵诩相信是他,多写两句无关紧要却能证明是他身份的话。

    赵诩把信叠好道,“走,去救人。”

    暗卫有点懵。

    大少爷这是要去救谁?

    但赵诩骑马走了,暗卫只能跟上。

    看到赵诩骑马走,谢景宸才放心的离开。

    那马车只有一个车夫,赵诩救下荆山公主不在话下,何况赵诩还带了暗卫。

    谢景宸以为车夫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只让一个车夫带着被绑架的荆山公主去南梁京都,却没想过是有人认出了长宁侯世子和施大少爷,怕打草惊蛇避开了。

    赵诩去救人,差点没把自己折了。

    荆山公主只带了一个丫鬟,赵诩只来得及救荆山公主,丫鬟还在刺客手中。

    赵诩带着伤,抱着荆山公主逃命,内心的郁闷不必说。

    他是哪里得罪表哥了,要这么坑他?

    而且这人和表哥是什么关系,也不在信里头写清楚,只说要救她,护她周全。

    甩开刺客后,赵诩望着给他上药的荆山公主,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但这么笨手笨脚,还手纤细如笋的姑娘必定是高门大户养出来的。

    可她和表哥是什么关系?

    赵诩按捺不住好奇问道,“是谁?”

    荆山公主愣住了,“救我,不知道我是谁?”

    赵诩,“……。”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

    轻咳一声,赵诩道,“路见不平,顺手就救了。”

    荆山公主看着他的伤,顺手救人能让自己伤成这样,这心也太善良了吧?

    虽然眼前之人是她的救命恩人,但她如今人在南梁,万事要小心,所以荆山公主撒谎了,“我叫赵青儿。”

    这个名字是她脱口说的。

    赵乃百家姓之首,赵诩身上的锦袍是青色的。

    因为取的太快,所以赵诩也没有怀疑她是骗人的。

    就算是骗他的,他也得护着她啊,表哥的话,他总不能不听。

    “居然和我同姓,”赵诩道。

    “……。”

    赵诩陷入怀疑。

    表哥让他救这个姑娘,又刚巧和他同姓,莫非和他有拐着弯的关系?

    荆山公主耳根微红,这也太巧了些,怕露馅,她道,“所以才特别有缘啊。”

    暗卫取水回来。

    荆山公主赶紧站到一旁。

    她在心里把刚取的名字默念了十几遍,可得记牢了,不然别人唤她,她都反应不过来。

    赵诩望着她道,“府上在哪里,我送回去。”

    荆山公主敢说自己是北漠公主吗?

    她连连摇头,继续撒谎,“我就是被我继母给卖了的,在我爹回府之前,我不能回去。”

    护卫看着荆山公主,望着赵诩道,“那她怎么办?要跟着咱们吗?”

    镇北王世子嘱托救的人,不能救了就不管了。

    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姑娘,在这荒郊野岭里,能活下去才怪了。

    赵诩也头疼呢。

    背着无人处,赵诩把怀里的信拿出来。

    他是左看右看,对着太阳看,也没看见信里有写让他救人之后怎么办……

    表哥。

    不能这么坑我啊。

    某个挖了坑没填好的世子爷骑马赶往边关,一路上,喷嚏不止。

    他怕信落到别人手里,没有提荆山公主四个字。

    救了荆山公主,荆山公主自然会告诉赵诩真实身份,赵诩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谁想到被绑架来南梁的荆山公主在敌人手里吃了一堑,在自己人手里长了一智,把自己和赵诩都坑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