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刺客没能追上赵诩和荆山公主,气的咬牙,却不知道怎么办好。

    小宫女躲在马车里瑟瑟发抖。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她陪公主出宫物色驸马,谁想到会被人直接给打晕。

    等她们在醒过来,已经被捆了手和脚,嘴里塞着布条根本说不了话。

    本以为死路一条了,谁想到一路颠簸从北漠到了南梁。

    一路上无数次的想求救都始终没人发现她们被绑架了。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却只看了她们一眼就袖手旁观吃面了。

    她和公主都死心,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挟持她们。

    结果!

    救她们的人就来了。

    想到这里,宫女就哭的不能自已。

    公主得救她高兴,可她还在刺客手中啊,她还不想死。

    感觉到有骑马声传来,宫女忙止了眼泪。

    看着她的刺客见刺客空手而回,道,“没抓到荆山公主?”

    “让她给逃了,”刺客恼火道。

    “那现在怎么办?”

    他们一路小心谨慎,都把人带到南梁了,最后还让荆山公主被人给救走了。

    办事不利,主子绝不会轻饶了他们的。

    荆山公主被人救走了,宫女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刺客把宫女从马车内揪下来扔在地上,要一剑封喉。

    就在剑刺下去的时候,被另外一个刺客给抓住了手,道,“刚刚救人的应该不是北漠人,只要北漠王知道荆山公主在我们南梁就行了。”

    “这宫女姿容不错,打扮打扮,说是荆山公主也不会有人怀疑。”

    “公主不肯写信,由宫女代劳也无不可……。”

    就这样——

    宫女侥幸逃过一死。

    只是被刺客逼着假扮荆山公主。

    这对宫女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

    她从小就跟在荆山公主身边伺候,除了因为撞伤了额头没能跟着去大齐和亲外,几乎寸步不离的伺候。

    荆山公主的生活习惯,宫女了如指掌,模仿起来也没难度。

    尤其她以前也假扮过荆山公主。

    北漠王被大齐活捉后,北漠郕王逼着荆山公主和亲。

    荆山公主想救北漠王,却不想嫁给大齐,谁愿意背井离乡做一个和亲公主?

    宫女觉得反正大齐没人见过她家公主,她要代替公主去和亲。

    那回她都穿上了公主的裙裳,只是北漠大皇子不同意她们这样做,万一被人识破,激怒大齐,情况会比现在更糟糕。

    没想到,不让她冒充公主去大齐,却要她冒充公主去南梁。

    公主待她亲如姐妹,恩重如山,只要公主活的好好的,她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愿意。

    宫女梳妆完出来,刺客看过后道,“还真有几分公主的样子。”

    刺客兵分两路,一半护送宫女进京,一半去追荆山公主。

    刺客不知道,就在宫女换打扮的时候,荆山公主也换了打扮。

    救她的时候,赵诩的血染在她的裙裳上,走在路上太引人注目了,换身打扮,也容易蒙混过刺客的眼。

    衣铺内,赵诩坐在那里喝茶,荆山公主换了裙裳出来。

    卖裙裳的是个妇人,左看右看都觉得不错,转过头问赵诩道,“公子,尊夫人这身打扮可还入眼?”

    咳咳!

    赵诩直接呛着了。

    荆山公主脸颊绯红。

    荆山公主忙道,“我不是他的夫人。”

    不是?

    那妇人愣了下,笑道,“现在不是,以后迟早是。”

    赵诩,“……。”

    荆山公主,“……。”

    解释不清了,赵诩干脆不解释了。

    付了钱,赵诩和荆山公主走人。

    赶巧护卫买了匹马来,妇人送他们出门,道,“下回公子记得还带夫人来光顾小铺。”

    护卫,“……???”

    他才走开这么一小会儿,大少爷就给他就添了大少奶奶了?

    看着赵诩和荆山公主涨红的脸,护卫就知道是被人给误会了。

    但误会也不妨碍他趁机打趣自己的主子。

    “大少爷,这发展的是不是也太快了些?”护卫憋笑小声道。

    “……。”

    赵诩狠狠的瞪了护卫一眼。

    荆山公主翻身上马。

    身姿矫健,骑在马背上,英姿飒爽。

    赵诩看着她道,“先下来。”

    荆山公主,“……。”

    乖乖的从马背上下来,往前走了几步,进了间客栈,要了个包间。

    荆山公主虽然换了身裙裳,但容貌绝伦,太过招摇。

    赵诩教她易容。

    等易容完出客栈,正好和那群抓荆山公主的刺客碰上。

    荆山公主吓的心噗通乱跳。

    他们骑马离开镇子上。

    这边谢景宸快马加鞭赶往边关,那边宫女被带回京都,荆山公主则是赵诩去哪儿她就跟去哪儿。

    赵诩虽然觉得带个姑娘不方便,一路上不知道被误会了多少回,都快习惯了,可人是表哥让救的,又不能放任不管,不方便也只能忍着。

    五天后,谢景宸他们到了边关。

    眼看着就要回南梁军营了,谢景宸却犹豫了。

    一旦进了南梁军营,想出来就不容易了。

    他想趁机回大齐看一眼,这个念头涌起来被他给压了下去,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可以不回去,但身上带了一路的画却不能不处置。

    他身边无人可用。

    谢景宸几次看向董承琅和施大少爷,眸带犹豫。

    董承琅见了道,“李兄有话不妨直说。”

    谢景宸便道,“施兄能否借个可靠之人帮我送个东西去北漠?”

    施大少爷愣住了,忙道,“这有何不可?”

    他把身边武功最高最信任的护卫借给谢景宸。

    谢景宸把那幅画交给护卫道,“帮我把这幅画送到北漠交给北漠大皇子。”

    董承琅眼睛睁大。

    他实在摸不透谢景宸了。

    武功高,谋略惊人,现在还和北漠大皇子有关系……

    说他是北漠安插在军营的细作吧,可他却直言相告,哪个细作这么不谨慎的?

    “……到底是谁的人?”董承琅没忍住问出声来。

    谢景宸看向董承琅道,“我只是我,如果董兄一定要我说是谁的人,可以把我当作是当日在客栈内那黑衣人的人。”

    董承琅倒吸一口气,“……知道他是谁?”

    “赵诩。”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