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董承琅刚问出来,谢景宸就把赵诩两个字吐出来了。

    董承琅被震的不轻。

    他真的知道?!

    他不是随口说说的?!

    董承琅一脸错愕的看着谢景宸。

    那日,他根本就没看见赵诩的脸啊,怎么就认出他来了?

    偷听的?

    一定是这样!

    他正要问,就听谢景宸道,“或者说是东临王府元诩。”

    董承琅,“……!!!”

    当日,他和赵诩压根就没说几句话,更没有提到东临王府。

    李兄不止知道,可能知道的比他还要多。

    能知道这么多隐秘的事,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董承琅道,“莫非是东临王府的人?”

    谢景宸轻点了下头。

    南梁东临王府是他外祖家。

    他这个外孙儿自然是外祖家的人了。

    董承琅吃惊之余也松了口气。

    是东临王府的人,他就放心了。

    他最怕的还是他是奸细。

    虽然救过他好几条命,可如果是奸细,南梁也容不得他啊。

    董承琅拍着谢景宸肩膀道,“早和我说是东临王府暗卫之子,我也不用揣测这么久,我就怕是大齐奸细。”

    谢景宸,“……。”

    这话——

    他没法接了。

    好在也不用接,施大少爷站在一旁,眉头拧的紧紧的。

    他还不知道董承琅和赵诩私下接触的事。

    还有东临王府……

    十几年前东临王府不就已经被灭门了吗?

    这些事,董承琅也没有和自家表哥说过,虽然护国公一直惦记施大将军手里的兵权,但施大将军对朝廷忠心耿耿。

    就这么直接和表哥说让他反朝廷,那是没事找挨揍。

    就是现在,他也不敢说他是故意拖延时间晚到京都坏自家舅舅好事的。

    本来他也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表哥,现在却是被谢景宸逼着不得不说了。

    董承琅把赵诩是东临王府仅剩的血脉一事告诉施大少爷,道,“赵诩以东临王世子遗孤的身份召集东临王府旧部,准备推翻朝廷……。”

    “胡闹!”施大少爷打断董承琅道。

    董承琅知道自己会挨训斥,他望着施大少爷道,“表哥,忘了是谁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的命了吗?”

    “如今的朝堂有多腐朽不堪,应该比我更清楚。”

    “这样的朝廷,当真值得效忠吗?”

    施大少爷对朝廷也很失望,可再失望,他也没想过推翻朝堂,另立新主。

    “们这是以卵击石!”施大少爷道。

    “想过这事一旦败露,长宁侯府会怎么样?!”

    董承琅看着施大少爷道,“父亲不反对我这么做。”

    施大少爷嗓子一噎。

    他没想到姑父长宁侯会赞同。

    董承琅望着自家表哥,“为夺东临王府兵权,不惜污蔑东临王府通敌,灭人满门,甚至做出刨人祖坟的事,身为东临王府遗孤,赵兄不该报仇吗?”

    “阿柔嫁给太子不到半年就被人给害死了,太子连一句交代都没有,我这个做兄长的不该替她报仇雪恨吗?”

    阿柔,正是董承琅的亲妹妹,施大少爷的亲表妹。

    提到她,施大少爷态度软了几分,“这事太冒险了,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如果我不和表哥说,表哥知道我和赵诩联手了吗?”董承琅问道。

    连自己的亲表哥都不知道,做的还不够隐秘吗?

    施大少爷无话可说。

    总之,他还是不赞同他做这么冒险的事。

    但他也反对不了赵诩。

    “我只当什么事都不知道,”施大少爷道。

    护卫远远的站着,手里还捧着那幅画。

    施大少爷不想掺和赵诩推翻朝廷给东临王府报仇的事,但谢景宸的恩情他不能不还。

    “帮他把画送去北漠交到北漠大皇子手中。”

    护卫翻身上马,骑马离开。

    施大少爷也骑马走了。

    谢景宸看着董承琅道,“想要说服表哥难度不小。”

    董承琅勾唇道,“不了解我表哥,别看他这会儿强硬,等进了军营,看护国公是怎么刁难我舅舅的……。”

    “我敢打赌,不出两个月,他就主动向着我了。”

    董承琅一点都不担心表哥这关过不了,他担心的是自家舅舅……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实在不行,帮护国公把我舅舅弄回家含饴弄孙,让表哥子承父业,”董承琅道。

    “……。”

    谢景宸嘴角抽抽。

    这绝对是亲外甥,打死都不带心疼的那种。

    董承琅一甩马鞭子去追自家表哥。

    谢景宸骑马追上。

    三天后。

    荆山公主的丫鬟兰秀被刺客带到了京都。

    这些天,刺客一直没有放弃找荆山公主。

    可她被人救走后,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信了。

    刺客没辄,只能硬着头皮送假荆山公主进京复命。

    派人去抓荆山公主是南梁太子和北漠郕王的决定。

    刺客是北漠郕王的人。

    宫女直接被带去了太子别院。

    北漠郕王看到宫女,眉头皱的紧紧的。

    他有点分不清到底谁才是荆山公主了。

    这些年他一直在装病,没见过荆山公主。

    和亲那回,如果不是北漠大皇子阻拦,宫女都能蒙混过关。

    当日见北漠郕王的时候,宫女就是公主打扮,只是北漠大皇子说她不是,他气恼宫女骗他,推宫女的时候用力大了些,宫女撞在了桌角上晕了过去。

    北漠郕王私心里也觉得宫女才是公主,只是他无意伤了公主,只能顺着北漠大皇子的话当她是假的。

    这会儿看,他果然还是被大皇子给骗了。

    北漠郕王不知道北漠大皇子当初就是想用这样真真假假的计谋保住荆山公主。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宫女撞晕了,北漠郕王怕担损伤公主凤体一责,北漠大皇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北漠大皇子大概做梦也没想到,当初计谋没能成功,却在时隔这么久后把北漠郕王给骗了过去。

    北漠郕王看着宫女道,“办的不错,有赏。”

    刺客,“……???”

    他们心都快抖成筛子了。

    主子没生气还要赏他们?

    刺客小心翼翼道,“她真的是荆山公主吗?”

    “错不了,”北漠郕王道。

    “……。”

    刺客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荆山公主偷溜出宫,为了安全和宫女互换了身份?

    这倒不是不可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