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是谁?

    护卫还真不好介绍。

    总不能说是南梁军营里一小把总吧?

    这样的身份,百十个加起来也高攀不上北漠大皇子啊。

    护卫心下一动,道,“送信之人说大皇子看过画后一定能猜出他的身份。”

    北漠大皇子把画仔细看了一遍,没看出什么奇特之处来。

    反倒是锦盒里还有一张纸,纸上只写了一个字:北。

    不过锦盒上写有三个字:同心蛊。

    这世上知道同心蛊的人不多。

    这护卫刚刚开口问他是不是北漠大皇子,说明他不是北漠人。

    “是镇北王世子妃派来的?”北漠大皇子道。

    “……。”

    护卫懵了。

    南梁人猜成大齐人就算了。

    男的还猜错成女的……

    这错的也太离谱了些吧?

    护卫也没否认,就这么让北漠大皇子误会了也好。

    北漠大皇子疑惑了,镇北王世子妃为何让人给他送这么一幅画来?

    他是左看右看也没觉得这画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但既然是专程让人送来的,就一定有深意。

    北漠大皇子猜不透,带着画去给北漠王看。

    北漠王一眼就看出送这幅画的用意了,脸顿时阴云密布。

    北漠大皇子一看北漠王的脸色就知道没好事,他问道,“父皇,这画……。”

    “这是郕王的亲笔画,”北漠王道。

    北漠大皇子眼睛倏然睁大。

    郕王?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画上不仅有题词,还有时间,是二十天前画的。

    镇北王世子妃差人送这么幅画给他,是想告诉他北漠郕王还活着是吗?

    怕是弄错了,北漠王叫人取来北漠郕王的上呈的奏折,两相一对比,确认是郕王亲笔无误。

    确认了,北漠王也更生气了。

    北漠郕王打着救他的幌子夺他的权,若非东乡侯出于大局考虑私放了他,如今的北漠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本以为北漠郕王死了,这仇就一笔勾销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可知道郕王如今人在哪里?”北漠王问道。

    北漠大皇子摇头。

    他连这画是郕王亲笔都不知道,何况是他的下落了。

    派人送来的东西只有一个锦盒,知道是和郕王有关,那锦盒上一点线索都没有错过。

    北漠郕王和南梁勾结,他在南梁的可能性最大,锦盒上的暗纹是南梁独有的,也算是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

    再者,若是北漠郕王在大齐,镇北王世子妃就不用送这么一幅画来北漠,而是直接把人抓了送来了。

    好一个郕王!

    当真是把所有人都骗的团团转了!

    北漠大皇子望着北漠王道,“皇妹的失踪会不会和郕王有关?”

    北漠王也有此猜测,他面寒如霜,“他要敢伤荆山,我绝不饶他!”

    深呼吸,北漠王将怒气压下。

    之前当北漠郕王死了,他又是去大齐救他才被杀的,人死如灯灭,即便知道北漠郕王救他不是真心,北漠王也没有对郕王一家怎么样。

    他总得顾着天下人的对他的看法,不但不能那郕王一家怎么样,还得善待他们。

    如今知道郕王还活着,人就在南梁躲着,像是一条蛰伏的蛇,伺机而动,扑出来狠狠咬他一口,北漠王还会姑息吗?

    即便顾着脸面,也不是就拿郕王一家没辄了。

    北漠王当即赐了郕王一家一座大宅,让他们搬进京住,并给郕王之子加官进爵……

    总之,打着照顾郕王家眷的理由把郕王一家老小都放在眼皮子底下,严家看管起来。

    护卫把画送到,就出了宫,都没在北漠歇一晚,就快马加鞭离开了。

    北漠郕王做梦也不会料到他还活着的事被谢景宸知道了,精心给他挖了个坑,而且只坑了一幅画,就轻而易举不动声色的把他还活着的消息递给了北漠王知道。

    护卫离开的第七天,荆山公主去南梁探望表姑母南梁漠妃的消息就传到了北漠王耳中。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事和郕王有关,但真的听到这消息,北漠王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怕啊。

    怕南梁和北漠郕王故技重施。

    当年北漠郕王去南梁道贺,把女儿带去,结果被南梁皇上看中做了南梁宠妃。

    要是早禀告北漠王知道,他绝不会答应。

    现在荆山公主落到了南梁手中,明明是被绑架去的,却偏对外宣称是荆山公主自己跑去的!

    坑了北漠王不说,还送给他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名声,好的北漠王怒火中烧,咬牙切齿。

    北漠王最怕的就是南梁派人来告诉他女儿看上了南梁谁,要嫁给南梁。

    荆山公主失踪的时候,身边仅带了一个宫女,如今落到南梁手中,还不是南梁想怎么样便怎么样的?

    北漠王后悔了。

    他就不该答应女儿她的亲事让她自己做主。

    不答应,她就不会出宫,不会被人绑架。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后悔也晚了。

    北漠大皇子要去南梁接荆山公主回来,北漠王看着他道,“去,除了多给南梁添一个人质逼迫我北漠之外,能有什么用?”

    北漠皇后知道荆山公主在南梁的消息,哭着来找北漠王,“快把女儿接回来。”

    北漠王更是头疼。

    安慰了北漠皇后一通后,北漠王就派大臣去南梁接荆山公主道,“就说朕给荆山公主物色了个夫婿,带她回来成亲。”

    北漠大臣心头沉甸甸的。

    直觉告诉他此次南梁之行不会顺利,好在两国相交不斩来使……

    没有耽搁,北漠大臣领命后就出发去南梁了。

    马车跑的再快都嫌慢,就怕他们赶到,公主这朵黄花菜被人给摘了。

    这些事,谢景宸不知道,若是他知道荆山公主没有让赵诩护送她回北漠,他怎么也会在画中透露一二。

    他之所以让赵诩去救荆山公主,一来是他不便出手,二来就是让赵诩领这份功劳。

    救了荆山公主,护送她回北漠,这对北漠来说是份不小的恩情。

    将来他起兵,有什么需要北漠帮忙的,北漠也不好回绝。

    谁想到荆山公主太坑了,这么份功劳硬砸在赵诩手里送不出去不说,还硬生生的急白了北漠王一撮头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