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住的营帐离军中大帐有点远,走了好一会儿才到。

    去的时候,正巧护国公和几位将军商议事情,他还退后十米等了半盏茶的功夫才进去。

    进了军帐,给护国公行礼,问道,“不知大将军传我来是?”

    护国公看着他,上下扫视几眼道,“听说箭术了得?”

    谢景宸谦虚,“大将军谬赞了。”

    护国公笑了一声,“不必太谦虚,能每一箭都射中敌军,足以证明箭术高超,但为何不射中要害?”

    这是谢景宸最害怕的事。

    没想到还是躲不过去。

    他看了护国公一眼,复又把头低下道,“家父教我射箭时,只准伤猎物,不准射死,否则卖不上好价钱,我……已经习惯了。”

    护国公,“……。”

    真的。

    一口老血都涌到喉咙口,差点没喷出来。

    他还以为是什么原因只射伤敌人,不伤他们性命,就因为涉猎养出来的习惯?!

    的确,活的猎物比死的猎物卖的价高。

    他这么高超的箭术,百发百中的箭术,他爹难道只打算他打一辈子猎物吗?!

    封侯拜将,加官进爵,光宗耀祖不好吗?!

    谢景宸这么淳朴的理由成功把护国公气着了,也给谢景宸下了死命令,“这是战场,不是狩猎,把这习惯给我改了!”

    扔下这一句,就把谢景宸给打发了。

    谢景宸出军中大帐时,轻呼了一口气,好在是蒙混了过去,没有怀疑他。

    他迈步回营帐歇息。

    他就回话的功夫,他借了送画去北漠的护卫回来了,正在禀告施大少爷。

    董承琅好奇道,“北漠大皇子就那么收了画,没好奇是谁给他送的?”

    护卫道,“北漠大皇子自然好奇,只是属下不便透露李把总,便说他收到信一定猜出是谁送的。”

    听到这里,谢景宸心咯噔一下跳了。

    施大少爷都好奇了,“接着说。”

    “结果北漠大皇子猜是大齐镇北王世子妃给他送的画,”护卫道。

    “……。”

    谢景宸提到嗓子眼的心啪嗒一下掉回去,荡的他心口痛。

    董承琅嘴角抽抽,护卫道,“属下也没否认,就告辞回来了。”

    谢景宸撩起帐帘进去,他抬手扶额,道,“有劳了。”

    护卫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送画而已,除了奔波了些之外,没有任何难度,谢景宸却是救了他主子的。

    别说只是帮忙送一回信了,就是要他这条命,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董承琅拍着谢景宸的肩膀道,“现在画也送到了,能告诉我为什么送那幅画去北漠了吧?”

    明明为了靠近太子,最后却要了一个住在太子别院之人的画。

    董承琅琢磨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想明白。

    谢景宸知道他好奇,但有些事真的不便告诉他,但明着欺瞒又有损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谢景宸半真半假道,“那幅画里藏着北漠郕王被杀的真相。”

    “哪藏着了,我怎么没看出来?”董承琅道。

    谢景宸望着他。

    董承琅,“……。”

    董承琅尴尬了。

    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他偷看了画的事。

    他挠了挠额头,很生硬的把这个话题给扭了过去,“护国公找去做什么?”

    这事,谢景宸倒没有隐瞒他。

    董承琅并不奇怪,这么高超的射箭术除了救他时用在了刀刃上,其他时候都是用在刀背上,自然会引起护国公怀疑。

    不过谢景宸居然能找到这么一个理由搪塞护国公,董承琅挺佩服的。

    他望着谢景宸道,“为什么不射中敌人的要害?”

    虽然他们身在军营,也对朝廷失望,但既然上了战场,没有必要手下留情吧?

    知道谢景宸“真实”身份,谢景宸能瞒的过护国公,可瞒不过他们。

    “赵大少爷在大齐受过东乡侯府恩惠,朝廷和大齐是敌人,我们不是,”谢景宸道。

    既然不是敌人,自然不能痛下杀手。

    南梁赵相一直主张和大齐交好,为此触怒南梁皇上和护国公,这两年来不知道受了多少排挤,对朝廷死心,告老还乡。

    董承琅也相信谢景宸进军营只是给赵诩做探子,不是为了建功立业。

    一旦赵诩起兵成事,还怕没前途吗?

    混了军营,正巧知道他和赵诩私下结盟了,才对他多有庇护。

    他和赵诩联盟,还没帮人家多少忙,反倒承了人家不少恩情了。

    董承琅压力很大。

    看来他要更加把劲祸祸自家舅舅了。

    大齐,军营内。

    东乡侯从城门上回军营,先回了军中大帐,和王爷他们商议了会儿战事,就让大家回去歇息了。

    得空了,东乡侯也出了军营,去看苏锦。

    然而苏锦并不在营帐内。

    营帐空荡荡的。

    东乡侯眉头一皱,转身问道,“我女儿呢?”

    “世子妃在将作坊,”守营官兵道。

    怎么去将作坊了?

    东乡侯抬脚朝将作坊走去。

    他这女儿,真是一刻都闲不住。

    不让她上战场救治伤兵,怕她受伤,她没事怎么跑将作坊去了?

    苏锦正在和将作坊的将军聊天,杏儿看到东乡侯过来,忙道,“姑娘,侯爷来了。”

    苏锦抬头望去,就见东乡侯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前些天,东乡侯就不让苏锦去城楼下救人了。

    一旦开战,死伤太多,城门处乱的厉害,有官兵在抬伤兵的时候,不小心撞到苏锦的腰,撞出淤青来了,万幸的是没伤到腹中胎儿。

    那天起,东乡侯就勒令苏锦不许去城门口,她要闲的无聊,就调制金疮药打发时间。

    东乡侯不让,杏儿对东乡侯的话又奉若圣旨,苏锦已经好几天没出过军营一步了。

    见东乡侯过来,苏锦迎上去道,“父亲来找我的?”

    东乡侯四下看了眼道,“在将作坊忙什么?”

    将军走过来要说话,苏锦忙道,“等我忙完了,再告诉父亲。”

    将军话都到嘴边了给咽了下去。

    世子妃是想给侯爷一个惊喜啊。

    东乡侯一听就知道苏锦又在折腾什么,他还真有点好奇了,但也没问。

    既然到将作坊了,就顺带过问一下,检查下兵器和弓箭的质量。

    苏锦几次催东乡侯回去歇息,东乡侯不知道这是真让他回去歇息,还是怕他发现她在捣鼓的东西,他道,“就不问问我姑爷的情况?”

    “父亲看到他了?”苏锦忙道。

    “嗯。”

    “他在南梁军营中混的还不错,现在已经是个千总了,”东乡侯道。

    苏锦,“……。”

    杏儿,“……。”

    “姑爷真是太厉害了,”杏儿忍不住夸赞道。

    东乡侯嘴角抽抽的走了。

    苏锦觉得谢景宸太招摇了。

    潜入敌营就算了,居然还这么不低调,混了个千总。

    只是这官职她怎么没听说过?

    是南梁独有的?

    苏锦找官兵问,官兵道,“除了把总外,千总是军营里最小的官了。”

    苏锦,“……。”

    杏儿,“……。”

    杏儿默默的把夸姑爷厉害的话收了回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