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苏锦大杀四方,但这不代表谢景宸就很弱。

    只是苏锦太强了,谁惹谁倒霉,以至于他无用武之地。

    嗯。

    不仅是无用武之地,还经常成拖后腿的。

    但谢景宸的手段和本事苏锦和杏儿都是见识过的。

    东乡侯一说他混的不错,苏锦还真以为他混的好了,毕竟在军中,身份越高,接触的机密的可能性就越大,结果居然只混了一个小小千总?

    就他这卧底的谨慎程度,南梁要是能发现才怪了。

    不过仔细一想,也难怪谢景宸在南梁混了这么久才混了这么点地位。

    在战场上,敌人的头颅是他们的登云梯。

    谢景宸身在南梁军营中,他要往上爬,就得踩着大齐将士的尸骨,要么亲自上战场杀敌,要么出的计谋被南梁采纳并大获全胜。

    不论是那种,都太为难他了。

    对谢景宸来说,他在南梁卧底,身份越低,对南梁的贡献越小,对大齐的伤害就越小。

    其实这一点苏锦挺服谢景宸的,万军从中挑选了长宁侯世子,借他做跳板,哪怕只是一个小小千总也能接触到南梁机密。

    还有她都没和谢景宸说过望远镜镜片的妙用,他自己就能发现,还不着痕迹的烧了南梁的粮草。

    谢景宸回南梁军营有半个月了,只要打仗,他必上战场。

    但知道他身份的人少,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都去帮崇老国公了,还未回来。

    东乡侯没见过易容后的谢景宸,这回也是猜出来的,毕竟有那么高超的弓箭术,结果只伤人不杀人,实在惹人起疑。

    除了不能杀不敢杀的谢景宸外,东乡侯想不到别人了,何况又是跟在董承琅和施大少爷身边。

    为了不打草惊蛇,谢景宸自打卧底后,就没和大齐这边接触过,更没传递过什么消息,以至于他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

    谢景宸只伤人不杀人被南梁护国公叮嘱后,几天后,南梁又攻城了。

    这一回,谢景宸和以前一样就跟在董承琅和施大少爷身侧。

    这一次,他奔着杀人去,结果弓箭一次次抬起来,就是没胆量射出去。

    本来能伤五六十人,结果最后一个人都没伤着,把护国公气的啊。

    谢景宸的高超箭术,护国公对他是寄予厚望的,想将他拉拢过来。

    只要他不在董承琅身边,董承琅早就死在敌人的箭下了。

    想拉拢就不能骂的太狠,何况谢景宸认错的态度还特别的好,好的特别气人,他说他没杀过大齐人……

    这话听着没问题,可董承琅和施大少爷都觉得谢景宸用词太过准确,是个特别实诚的人——

    他不是没杀过人,他是没杀过大齐人。

    对于谢景宸这么把护国公的话当成耳旁风,董承琅是满意的不能更满意了,站出来帮谢景宸说情。

    越逼他,他越胆小。

    护国公能怎么办,只伤人总好过上了战场拉着弓箭袖手旁观。

    从军中大帐出来,董承琅对谢景宸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拍着他肩膀道,“我现在一点都不怀疑将来能掌帅印了。”

    整个军中有谁有胆量戏耍护国公的?

    便是他舅舅施大将军也没有那份胆量。

    他只是一个小小千总啊,不但耍了,还把护国公耍的没脾气,退了一步。

    在京都见识了谢景宸的谋略,现在又见识了谢景宸的胆量。

    董承琅更佩服自己的选择了。

    试问一个东临王府小小暗卫,都有这样的胆识谋略了,赵诩身边得有多少人才,何愁大事不成?

    谢景宸刚要谦虚两句,董承琅拍着谢景宸肩膀道,“我拿当兄弟,和说几句推心置腹的话,我看年纪也不小了,还是早点娶媳妇吧,娶公主真没什么好的。”

    谢景宸,“……。”

    谢景宸嘴角狂抽不止。

    董承琅以为他不信,道,“别看尚公主风光,历朝历代,娶了公主过的不惨的驸马就没几个。”

    “不说没法三妻四妾左拥右抱了,一个不小心,连房都进不了,还得被皇上骂,想想就知道有多惨了。”

    董承琅一番好心相劝。

    只是他的肺腑之言都化为利刃嗖嗖射向了谢景宸的心窝里,当场就内伤了。

    这就叫惨了?

    他是没见过有两个岳父,其中一个是皇上,另外一个比皇上更难缠的。

    这么两座大山压过来,动都动不了。

    谢景宸深深的看了眼董承琅,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南梁赵相还有个女儿待嫁闺中……

    董承琅后背一寒,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他瞥头看着谢景宸,就感觉谢景宸眼神有异。

    他没能看懂谢景宸眼神背后的意思,只道,“李兄,我是为了好。”

    “我知道,”谢景宸笑道。

    为了他好,就和他做个伴吧。

    ……

    肇州。

    城门外十里,崇老国公带着三万大军驻扎在那里。

    上回得知自己做了曾祖父,崇老国公要南阳侯陪他喝酒。

    南阳侯添了曾外孙也是高兴。

    两人一醉方休。

    酒醒了后,就开始攻打齐王了,打的齐王的人马丢盔弃甲。

    一路追到肇州,齐王派人送了封信来,崇老国公就再没攻城了。

    不是齐王认怂服软了,他送了封威胁信来。

    崇老国公还追着他不放,不给他喘息之机,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齐王没在信里写什么过分的话,但送信来的人说了两个字:屠城。

    这两个字,没差点把身子骨刚好的崇老国公气的又瘫痪在床。

    他没想到粮草不能作为齐王威胁朝廷的把柄手,他竟然厚颜无耻到拿肇州百姓的命来威胁他们。

    齐王的人马分散在各州郡控制粮草,一时间难以回合,不然也不会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再者齐王并没有想现在就起兵,他原想等南梁和大齐打的难舍难分,把大齐将士和朝廷拖个七七八八的时候,再一举杀到京都。

    谁想到南梁和大齐对上,竟然接连失利,他自己又棋错一招,让本来是他们护身符的粮草成了束缚他们的绳索,陷入困境。

    他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让大军来和他们汇合,再谋后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